明太祖畫像


【大明帝國和明教】
本文摘自《朱元璋傳》
作者:吳晗
出版社:啟動文化

延伸閱讀:【朱元璋傳】朱元璋自評「憂危積心」,晚年他承受著怎樣的悲哀?

吳元年(元順帝至正二十七年,一三六七)十二月,朱元璋的北伐大軍已平定山東,南征軍已降方國珍,移軍福建,水陸兩路都勢如破竹。一片捷報聲使應天的文武臣僚歡天喜地,估量軍力、人事和元政府的無能腐敗,加上元朝將軍瘋狂的內訌,蕩平全國已經是算得出日子的事情了。苦戰了十幾年,為的是什麼?無非是為做大官,拜大爵位,封妻蔭子,大莊園,好奴僕,數不盡的金銀錢鈔,用不完的錦綺綢羅,風風光光,體體面面,舒舒服服過日子,如今這個日子來了。吳王要是升一級做皇帝,王府臣僚自然也進一等做帝國將相了。朱元璋聽了朱升的話,「緩稱王」,好容易熬了這多年才稱王,稱呼從主公改成殿下,如今眼見得一統在望,再也熬不住了,立刻要過皇帝癮。真是同心一意,在前方砍殺聲中,應天的君臣在商量化家為國的大典。

自然,主意雖然打定,自古以來做皇帝的一套形式,還是得照樣搬演一下。照規矩,是臣下勸進三次,主公推讓三次,文章都是刻板的濫調,於是,文班首長中書省左丞相宣國公李善長率文武百官奉表勸進:「開基創業,既宏盛世之興圖,應天順人,宜正大君之寶位……既膺在躬之歷數,必當歸御於宸居……冀俯從眾請,早定尊稱。」不用三推三讓,只一勸便答應了。

十天後,朱元璋搬進新蓋的宮殿,把要做皇帝的意思,祭告於上帝皇衹說:「惟我中國人民之君,自宋運告終,帝命真人於沙漠,入中國為天下主,其君父子及孫百有餘年,今運亦終。其天下土地人民,豪傑分爭。惟臣帝賜英賢,為臣之輔,遂戡定諸雄,息民於田野。今地周迴二萬里廣,諸臣下皆曰生民無主,必欲推尊帝號,臣不敢辭,亦不敢不告上帝皇祇。是用明年正月四日於鍾山之陽,設壇備儀,昭告帝祇,惟簡在帝心。如臣可為生民主,告祭之日,帝祇來臨,天朗氣清。如臣不可,至日當烈風異景,使臣知之。」

即位禮儀也決定了,這一天先告祀天地,再即皇帝位於南郊,丞相率百官以下和都民耆老拜賀舞蹈,連呼萬歲三聲。禮成,具皇帝鹵簿威儀導從,到太廟追尊四代祖父母、父母都為皇帝皇后,再祭告社稷。於是皇帝服袞冕,在奉天殿受百官賀。天地社稷、祖先百官和都民耆老都承認了,朱元璋成為合法的皇帝。

皇帝的正殿命名為奉天殿,皇帝詔書的開頭也規定為奉天承運。原來元時皇帝白話詔書開頭是「長生天氣力裡,大福蔭護助裡」,文言譯作「上天眷命」,朱元璋以為這口氣不夠謙卑奉順,改作奉作承,為「奉天承運」,表示他的一切行動都是奉天而行的,他的皇朝是承方興之運的,誰能反抗天命?誰又敢於違逆興運?

洪武元年正月初四,朱元璋和文武臣僚照規定的禮儀節目,逐一搬演完了,定天下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以應天為京師。去年年底,接連下雨落雪,陰沉沉的天氣,到大年初一雪停了,第二天天氣更好,到行禮這一天,竟是大太陽,極好的天氣,元璋才放了心。回宮時忽然想起陳友諒采石磯的故事,做皇帝這樣一樁大事,連日子也不挑一個,鬧得拖泥帶水,衣冠汙損,不成體統,實在好笑,怪不得他沒有好下場。接著又想起這日子是劉基揀的,真不錯,開頭就好,將來會更好,子子孫孫都會好,越想越喜歡,不由得在玉輅裡笑出聲來。

奉天殿受賀後,立妃馬氏為皇后,世子標為皇太子,以李善長、徐達為左右丞相,各文武功臣也都加官晉爵。皇族不管死的活的,全部封王。一霎時鬧鬧嚷嚷,欣欣喜喜,新朝廷上下充滿了蓬勃的氣象,新京師裡添了幾千家新貴族,歷史上也出現了一個新朝代。

皇族和其他家族組成的一個新統治集團,代表這集團執行統治的機構是朝廷,這朝廷是為朱家皇朝服務的,朱家皇朝的建立者朱元璋,給他的皇朝起的名號是大明。

大明這一朝代名號的決定,事前曾經過長期的考慮。

歷史上的朝代稱號,都有其特殊的意義。大體上可以分作四類:第一類用初起時的地名,如秦,如漢。第二類用所封的爵邑,如隋,如唐。第三類用特殊的物產,如遼(鑌鐵),如金。第四類用文字的含義,如大真、大元。大明不是地名,也不是爵邑,更非物產,應該歸到第四類。

大明這一國號出於明教。明教有明王出世的傳說,主要的經典為《大小明王出世經》。經過了五百多年公開的、秘密的傳播,明王出世成為民間所熟知、所深信的預言。這傳說又和佛教的彌勒降生說混淆了,彌勒佛和明王成為二位一體的人民救主。韓山童自稱明王起事,敗死後,他的兒子韓林兒繼稱小明王。朱元璋原來是小明王的部將,害死小明王,繼之而起,國號也稱大明。據說是劉基提出的主意。

朱元璋部下分紅軍和儒生兩個系統,這一國號的採用,使兩方面人都感覺滿意。就紅軍方面說,大多數都起自淮西,受了彭瑩玉的教化,其餘的不是郭子興的部屬,就是小明王的餘黨、天完和漢的降將,總之,都是明教徒。國號大明,第一,表示新政權還是繼承小明王這一系統,所有明教徒都是一家人,應該團結在一起,共享富貴;第二,告訴人「明王」在此,不必癡心妄想,再搞這一套花樣子;第三,使人民安心,本本分分來享受明王治下的和平合理生活。就儒生方面說,固然和明教無淵源,和紅軍處於敵對地位,用盡心機,勸誘朱元璋背叛明教,遺棄紅軍,暗殺小明王,另建新朝代,可是,對於這一國號,卻用儒家的看法去解釋。

「明」是光亮的意思,是火,分開是日月,古禮有祀「大明」朝日夕月的說法,千百年來「大明」和日月都算是朝廷的正祀,無論是列作郊祭或特祭,都為歷代皇家所看重、儒生所樂於討論的。而且,新朝是起於南方的,和以前各朝從北方起事平定南方的恰好相反。拿陰陽五行之說來推論,南方為火,為陽,神是祝融,顏色赤,北方是水,屬陰,神是玄冥,顏色黑,元朝建都北平,起自更北的蒙古大漠,那麼,以火制水,以陽消陰,以明克暗,不是恰好?再則,歷史上的宮殿名稱有大明宮、大明殿,古神話裡,「朱明」一名詞把國姓和國號聯在一起,尤為巧合。因此,儒生這一系統也贊成用此國號。一些人是從明教教義,一些人是從儒家經說,都以為合適、對勁。

元朝末年二十年的混戰,宣傳標榜的是「明王出世」,是「彌勒降生」的預言。朱元璋是深深明白這類預言、這類秘密組織的意義的。他自己從這一套得到機會和成功,成為新興的統治者,要把這份產業永遠保持下去,傳之子孫,再也不願意、不許別的人也來耍這一套,危害治權。而且,「大明」已經成為國號了,也應該保持它的尊嚴。

為了這,建國的第一年就用詔書禁止一切邪教,尤其是白蓮社、大明教和彌勒教。接著把這禁令正式公佈為法律,《大明律.禮律》「禁止師巫邪術」條規定:「凡師巫假降邪神,書符咒水,扶鸞禱聖,自號端公、太保、師婆,妄稱彌勒佛、白蓮社、明尊教、白雲宗等會,一應左道亂正之術,或隱藏圖像,燒香集眾,夜聚曉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為首者絞,為從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句解:「端公、太保,降神之男子;師婆,降神之婦人。白蓮社如昔遠公修淨土之教,今奉彌勒佛十八龍天持齋念佛者。明尊教謂男子修行齋戒,奉牟尼光佛教法者。白雲宗等會,蓋謂釋氏支流派分七十二家,白雲持一宗如黃梅、曹溪之類也。」明尊教即明教,牟尼光佛即摩尼。

《昭代王章》條例:「左道惑眾之人,或燒香集徒,夜聚曉散,為從者及稱為善友,求討佈施,至十人以上,事發,屬軍衛者俱發邊衛充軍,屬有司者發口外為民。」善友也正是明教教友稱號的一種。

招判樞機定師巫邪術罪款說:「有等捏怪之徒,罔顧明時之法,乃敢立白蓮社,自號端公。拭清風刀,人呼太保。嘗云能用五雷,能集方神。得先天,知後世。凡所以煽惑人心者千形萬狀。小則人迷而忘親忘家,大即心惑而喪心喪志,甚至聚集成黨,集黨成禍,不測之變,種種立見者,其害不可勝言也。」何等可怕,不禁怎麼行?溫州、泉州的大明教,從南宋以來就根深蒂固地流傳在民間,到明初還「造飾殿堂甚侈,民之無業者咸歸之」。因為名犯國號,教堂被毀,教產被沒收,教徒被逐歸農。甚至宋元以來的明州,也改名為寧波。明教徒在嚴刑壓制之下,只好再改換名稱,藏形匿影,暗地裡活動,成為民間的秘密組織了。

事實是,法律的條款和制裁,並不能,也不可能阻止人民對政治的失望。朱元璋雖然建立了大明帝國,並沒有替人民解除痛苦,改善生活,故二十年後,彌勒教仍在農村裡傳播,尤其是江西。朱元璋在洪武十九年年底告誡人民說:「元政不綱,天將更其運祚,而愚民好作亂者興焉。初本數人,其餘愚者聞此風而思為之,合共謀倡亂。是等之家,吾親目睹……秦之陳勝、吳廣,漢之黃巾,隋之楊玄感、僧向海明,唐之王僊芝,宋之王則等輩,皆係造言倡亂者……致干戈橫作,物命損傷者既多。比其事成也,天不與首亂者,殃歸首亂,福在殿興。今江西有等愚民,妻不諫夫,夫不戒前人所失,夫婦愚於家,反教子孫,一概念誦南無彌勒尊佛,以為六字,又欲造禍,以殃鄉里……今後良民凡有六字者即時燒毀,毋存毋奉,永保己安,良民戒之哉!」特別指出凡是造言首事的都沒有好下場,「殃歸首亂」,只有自己是跟從的,所以「福在殿興」。勸人民不要首事肇禍,脫離彌勒教,翻來覆去地說,甚至不惜拿自己作例證,可以看出當時民間對現實政治的不滿意和渴望光明的情形。

政府對明教的壓迫雖然十分嚴厲,小明王在西北的餘黨卻仍然很活躍。從洪武初年(一三六八)到明成祖永樂七年(一四○九)四十多年間,王金剛奴自稱四天王,在沔縣西黑山等處,以佛法惑眾,其黨田九成自稱漢明皇帝,年號還是龍鳳,高福興自稱彌勒佛,帝號和年號都直承小明王,根本不承認這個新興的朝代。前後攻破屯寨,殺死官軍。同時西系紅軍的根據地蘄州,永樂四年「妖僧守座聚男女,立白蓮社,毀形斷指,假神煽惑」被殺。永樂七年在湘潭,十六年在保定新城縣,都曾爆發彌勒佛之亂。以後一直下來,白蓮教、明教的教徒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傳播以至起義,可以說是史不絕書。雖然都被優勢的武力所平定了,也可以看出這時代,人民對政府的看法和憤怒的程度。

延伸閱讀:【朱元璋傳】朱元璋為甚麼棄用歷代都城,選擇建都南京?又如何為國佈防鞏固統治?

《朱元璋傳》

現代明史研究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吳晗,三十年嘔心瀝血之作。吳晗用翔實的考據、生動的筆觸,刻畫了朱元璋從乞丐到皇帝、從「文盲」到「一國之主」跌宕起伏的一生。本書以一九四九年版本為底稿,尚未受毛澤東影響,註解詳盡,是至今明史研究的必讀書目,也是吳晗的代表作品。

圖片來源: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