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臺帝國首都哈圖沙古城遺址鳥瞰圖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篇: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五)】陷入嚴重的混亂和繼承危機的西臺古王國

圖哈利瓦一世(Tudhaliya I),新王朝的開始

西臺新王國的第一位國王圖哈利瓦一世,跟很多登位的國王一樣,他的王位都是從一場政變開始。兩位可能是胡斯雅二世的兩位兒子,西臺高官Kantuzzili和Himuili發動一場政變嘗試推翻穆瓦塔尼,而親穆瓦塔尼的軍隊聯同胡里安人(Hurrians)的援軍在穆瓦塔尼親衛隊隊長穆瓦(Muwa)的領導下向叛變者宣戰,結果是叛變者取得勝利,穆瓦塔尼的軍隊聯同胡里安人聯軍傷亡慘重。這個決定性的勝利標誌著得到兩位發動政變的西臺高官支持的圖哈利瓦穩奪大權,亦都象徵著新王朝的開始。

關於圖哈利瓦的身份,歷史學界認為他有可能就是發動叛變同謀者的兒子,而由於發動叛變者有可能就是前一位國王胡斯雅二世的兒子,這場叛變被認為是將王位回歸到胡斯雅二世血脈之舉。在西臺新王朝期間,西臺國王將會再次踏上對外擴張的步伐,在安納托利亞西部和敘利亞攻城掠地,並將與青銅器時代晚期的其他大帝國直接衝突,為西臺成為雄霸一方的帝國奠下穩固的根基。

在開始介紹圖哈利瓦一世的政蹟軍功之前,我們必須先明白一件事,就是歷史學家對新王國早期的王表認知存在空白。考古出土的逾萬塊泥板並無覆蓋新王朝早期的可靠王表,我們只是知道由新王朝開始到著名的蘇庇路里烏瑪一世(Suppiluliuma I)之間至少相隔三代,但歷史學家對於這三代的時間總共存在過多少位國王意見分歧,而新王國早期命名為圖哈利瓦的國王可能有兩位,至於已知肯定存在的圖哈利瓦則有一位,而西臺王室可能存在共治國王的情況亦都令問題更複雜化。

為簡化討論,我們會將對圖哈利瓦的歷史記載歸納到圖哈利瓦一世之下,但為容納有圖哈利瓦二世存在的可能性,我們姑且將新王國的開國國王命名為圖哈利瓦一世/二世(Tudhaliya I/II)。

圖哈利瓦一世(Tudhaliya I)征服安納托利亞西部的阿札瓦地區

當圖哈利瓦一世登位之時,經過多年內憂外患和政局混亂,西臺已經不再是一個強大的帝國。自從古王朝的穆爾西里一世之後,西臺的勢力再無進入過敘利亞。目前敘利亞牢牢處於胡里安人建立的米坦尼王國(Mitanni)勢力之下,而從安納托利亞到敘利亞的貿易路線,則被米坦尼的附庸國基祖瓦達(Kizzuwadna)所控制。西臺本土的北邊有卡斯卡部落(Kaska)、西邊有阿札瓦聯盟(Arzawa)、東南邊有新興而強大的米坦尼(Mitanni),形勢對西臺可謂相當不利。

圖哈利瓦一世在處理東南邊敘利亞地區的米坦尼威脅前,他首先將目光投放在安納托利亞西邊的阿札瓦地區。事實上,在西臺古王朝期間,西臺介入安納托利亞西部事務次數可謂相當少,只有哈圖西里一世曾經派軍進攻阿札瓦地區。然而圖哈利瓦一世卻重新重視該地區,並多次派軍進入安納托利亞西部,可能的原因是阿札瓦地區一堆小國經常組成軍事聯盟,威脅到西臺西面的邊界。為一勞永逸地解決西邊的威脅,圖哈利瓦一世曾四次派軍攻打阿札瓦地區,並試圖將阿札瓦地區歸入西臺勢力範圍之內。

安納托利亞西邊的亞細亞地區勢力地圖

圖哈利瓦一世的首要目標是阿札瓦(Arzawa Minor)、塞哈河流域地區(Seha River Land) 和哈普拉(Hapalla)。在戰場上,西臺軍隊成功擊敗阿札瓦聯軍,並將500隊戰馬作為戰利品運回哈圖沙,以降低將來該地區對西臺的威脅。但這次軍事行動只是戰術上擊倒阿札瓦地區,但戰略上是失敗。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戰爭的結果並沒有帶來長久的和平,反而激起阿札瓦地區更激烈的反抗。當攻打完阿札瓦地區後,安納托利亞西部22個小國組成反西臺聯軍,向西臺在該地區的勢力發起挑戰。

戰爭的過程記載在《編年史》泥板之上,圖哈利瓦一世再次擊敗阿札瓦聯軍,並將600隊戰馬、10,000名步兵戰俘、對方精英的戰車隊伍以及反西臺聯軍的領袖普雅瑪—卡隆塔(Piyama-Kurunta)帶回哈圖沙,摧毀了位於安納托利亞西邊亞細亞地區(Assuwa,即古典時代的Asia)的反西臺勢力,並將西臺的勢力範圍擴展至西南部的呂基亞(Lycia),和西北部的特洛伊(Wilusiya和Taruisa)。自此以後,安納托利亞西部大片地區被納入西臺勢力範圍,而反西臺聯軍其中一名領袖庫庫里(Kukkulli)被釋放回亞細亞地區並成為西臺的傀儡王。

沒相隔多久後,庫庫里就再次向西臺發動叛變,不過叛變被西臺軍隊壓制,而庫庫里則在過程中被殺。經此大敗之後,亞細亞再無能力對西臺構成威脅。1991年,考古學家在哈圖沙發現了一把青銅長劍,上面刻上銘文,銘文寫著:「偉大的王圖哈利瓦擊碎亞細亞地區,他將此劍獻予風暴之神,他的主」,顯示此劍相信是圖哈利瓦擊敗阿札瓦聯軍後帶回哈圖沙的戰利品之一。

來自西臺東部米坦尼王國和北部卡斯卡的威脅

米坦尼勢力範圍地圖,藍色部分是西臺帝國領土

由於圖哈利瓦一世長期在安納托利亞西部的亞細亞地區征戰之時,西臺本土附近無可避免出現守備空虛的情況,而根據《編年史》記載,西臺本土北部的卡斯卡部落很快就看準這個機會,出兵攻打赫梯(Hatti)地區並造成嚴重破壞。當圖哈利瓦從亞細亞返回哈圖沙後,他迅速對卡斯卡部落發動迎擊,並成功攻入西臺本土北面的卡斯卡地區。雖然軍事行動成功,但戰略上卡斯卡仍長期對西臺本土造成威脅,這個威脅一直延續到圖哈利瓦之後的繼任國王年間。

短暫解決卡斯卡的問題後,圖哈利瓦又將目光放到東邊,一個位於西臺和米坦尼之間的伊蘇雅王國(Isuwa),這個王國曾經在米坦尼煽動下跟西臺敵對,雖然伊蘇雅的叛亂被西臺軍隊所壓制,但叛亂分子投奔米坦尼,並獲得米坦尼的政治庇護。圖哈利瓦曾經向米坦尼施壓,要求遣返這批叛亂分子,但結果不得要領。米坦尼甚至派軍伊蘇雅,攻擊當地親西臺的地區。當外交談判的手段都失效之時,圖哈利瓦知道只有憑武力決定,於是當他完成對西邊和北邊卡斯卡地區的軍事行動後,就出兵伊蘇雅並再次將該地區納入西臺勢力之下。

然而圖哈利瓦的成果最後被證實只帶來短暫的效果,在之後的歷史我們會見到,伊蘇雅仍然極度親近米坦尼,並將參與一場幾乎將西臺帶到亡國邊緣的大戰。圖哈利瓦在東邊的戰爭並沒有消除到米坦尼在東邊的勢力,相反,西臺東部邊境地區一直曝露在米坦尼的威脅之下,對西臺而言,危機並無解除。

下一篇:【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七)】西臺帝國與邁錫尼希臘文明的第一次交手

圖片來源: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