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有西臺王太后Danuhepa的石雕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九)】兩大帝國的碰撞:古代早期最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卡佚石大戰

同時面對多線壓力,但見招拆招的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 II)

在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 II) 在位的二十三年間,他以行動證明了他是一位值得對手尊敬的西臺王位繼任者。毫無疑問,他將會以埃及知名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在戰場上所面對過最強大的對手而被世人所銘記。從戰爭的結果而言,西臺人戰略上的勝利要歸功於穆瓦塔尼二世。如果西臺君主是一個較弱勢的國王,拉美西斯二世想恢復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時期埃及在敘利亞版圖的計劃,很可能已經成功達成。

然而,在穆瓦塔尼二世應付埃及人的領土野心之前,他首先要解決安納托利亞本土的政局穩定問題。因為正值此時,在西邊的Piyamaradu等勢力在邁錫尼希臘的支持下,公然挑戰西臺統治。而且他迫切需要穩定北方卡斯卡(Kaska)地區的局勢。西臺曾多次運軍卡斯卡地區,想要一勞永逸地解決從這裡而來的威脅,但卡斯卡是一塊西臺帝國啃不下的硬骨頭。針對卡斯卡的軍事行動每次都只是暫時打壓了當地部落的力量,但並無長遠解決任何問題。

穆瓦塔尼將西臺帝國一分為二的決定是否明智?

由於目前他要集中精力應對埃及的威脅,他作出了一個絕非常規、而且大膽的解決方案:將西臺帝國一分為二。他將首都遷到達塔薩(Tarhuntassa),並將他的兄弟哈圖西里(Hattusili)委任為北方領土的最高領導人,希望可以憑此鞏固西臺北方的防線,並騰出精力集中對付埃及。這種做法在之後的西方歷史會再次出現,例如三世紀末羅馬皇帝戴克里先的「四帝共治制」。但是羅馬的經驗告訴我們,將帝國分割統治,隨之而來的是分裂、割據和內戰風險的上升。即使共治皇帝來自同一個利益集團,甚至同一個家族,在權力的誘惑下一樣可以六親不認。到底穆瓦塔尼二世的決定會否造成和後來的羅馬帝國一樣的東、西分裂?下文自有分曉。

姑勿論將帝國一分為二的長期負面影響,這個做法至少在短期來說可解哈圖沙當局的燃眉之急。因為安納托利亞的局勢穩定下來,並將防守北方的責任交予信任的兄弟全權負責,讓他可以專心對付埃及和南邊的局勢變化。然而,他在安納托利亞的行政安排並無辦法長久,至少在他死後,一切都已經開始起變化。

青銅器時代的深宮鬥:王太后Danuhepa為何因一場政治危機遭到審判、罷黜和流放?

在穆瓦塔尼二世在任西臺國王的晚期,西臺王室內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政治危機。這場危機牽涉到前國王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 的妻子,王太后Danuhepa,也就是以西臺帝國為背景的日本穿越漫畫《赤河戀影》中夕梨的原型。

西臺帝國是古代近東諸國當中女性地位比較高的國家,在這裡,王后被視為國王的左右手,而不是純粹為王族血統製造子嗣的工具。在王室內,偉大的王后(MUNUS.LUGAL) 和偉大的國王(LUGAL.GAL) 經常都會共享治國的職權。王后和國王的名字經常以聯名形式出現在國家文件的印璽上,王后可以擁有自己的私人印章,並可以獨自進行外交活動,和外國政要交換外交書信。依照西臺傳統,穆爾西里二世駕崩後,他的妻子Danuhepa可以保留榮譽和實權,繼續以塔瓦娜娜(Tawananna,這個頭銜可以同時解作王后和王太后)的身份繼續執行職能。只有當西臺王太后死後,現任國王的王后才能繼承塔瓦娜娜的銜頭。Danuhepa的名字,曾經和繼子穆瓦塔尼二世的名字並列於粘土印章之上,顯示她在丈夫死後和繼子親政時期,仍然對西臺朝政有極大影響力。

對比起其他同時期的古文明,西臺人並沒有太重的男尊女卑文化,但是一個權傾朝野的女人注成會招來麻煩,這是一個亙古不變的定律。她和其繼子的關係一直都充滿張力,事情甚至發展到一個地步,穆瓦塔尼二世在別無選擇下將Danuhepa的行為提上公堂。歷史記載,她被審判的行為牽涉到她在擔任祭司時的褻瀆行為。從這個角度看,她的命運和之前的王太后、蘇庇路里烏瑪一世(Šuppiluliuma I)的妻子塔瓦娜娜(Tawananna)有不少相似之處。事實上,Danuhepa和塔瓦娜娜的職業生涯,曾經一同出現在穆爾西里二世的兒子,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對太陽女神亞莉娜(Arinna) 的禱文之上。

西臺國王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的禱告,竟將哈圖沙深宮中不可告人的秘密娓娓道來

禱文中,哈圖西里否認參與其父親穆爾西里二世罷黜並流放塔瓦娜娜的決定,同時否認參與其兄流放Danuhepa的決定。他向西臺神明告白,兩件事都和他絕對無關,以此來和上述兩人劃清界線。此外穆瓦塔尼二世的兒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同樣亦否認自己參與其中。他再三強調,他並無參與其中,不應該為此嘗到惡果。

雖然Danuhepa在後來獲得平反,然而在公堂上,她輸掉了這場官司。她被罷黜並被逐出西臺王室,而她的兒子亦一同受到牽連。當回望這場審判時,哈圖西里對判決提出疑問,他懷疑這個決定是否正當,而且他也擔心這個行為會否招來諸神的懲罰。我們不禁懷疑,罷黜Danuhepa的決定是否有政治的動機。事實上,歷史學家懷疑Danuhepa和穆瓦塔尼二世的爭端,起源於西臺王位繼承的問題。Danuhepa有可能曾經向穆瓦塔尼二世要求由她的兒子,而非穆瓦塔尼的兒子烏希.圖哈合來繼承王位。我們知道,烏希.圖哈合並非正室所生,而只是妃嬪或是側室所生,按照西臺法律,他的繼承順序敬賠末座。正因為名不正、言不順,其他西臺的王室成員根本吞不下這道氣。如果他被委任為西臺國王,將引起全國的反對聲音,也可以預計會引起不少腥風血雨(關於這個問題,在之後的文章會再談)。從Nisantepe的粘土印章中,我們知道Danuhepa曾經和另一位不知名國王的名字同時出現在一枚粘土印章之上。到底他會否就是Danuhepa想捧上王位的兒子?我們不清楚,但學術界對這個可能性一直都有所猜測。

烏希.圖哈合否認參與Danuhepa放逐的禱文泥板(CTH297)

和她丈夫穆爾西里二世的繼母不同,Danuhepa的命運並沒有那麼悲慘。她最終會被恢復榮譽和地位。考古證據指出,到了穆瓦塔尼二世的兒子烏希.圖哈合執政時,Danuhepa再次恢復西臺王太后的地位,這個很可能是哈圖西里支持的結果。哈圖西里王子,也就是後來的國王哈圖西里三世,從來都不認同他兄弟將Danuhepa流放的決定,他利用自己的巨大政治影響力,為她恢復榮譽,確實並不令人意外。Danuhepa這位傳奇王后的政治生涯終將橫跨三代國王:穆爾西里二世、穆瓦塔尼二世、烏希.圖哈合,時間跨度長達四十年之久。歷史學家相信,Danuhepa下嫁穆爾西里二世時,她相對較年輕,但也並非年幼的少女,因為她同穆爾西里二世有過兒子。而她的過世年份應在公元前1265年之後,由此推斷,她享壽最保守估計也有六十五歲以上,甚至可能超過七十歲。在那個年代,能活到七十歲高齡,實在是很不簡單的事情。

有一點令歷史學家氣餒的是,我們對Danuhepa所知非常少。雖然深宮權鬥一直是引人遐想的歷史題材,但我們對她在哈圖沙宮中的爾虞我詐中所扮演甚麼角色所知甚少。我們知道這個問題,在穆瓦塔尼二世及烏希.圖哈合兩位穆爾西里的繼任人在位年間,一直困擾著西臺王室。我們不知道對Danuhepa的審判和放逐發生在卡佚石之戰前或之後,但專家普遍相信,它發生在戰爭前。當一位國王要御駕親征之時,被敵方俘虜甚至戰死沙場的風險必然存在,尤其是面對埃及如此強大,而又舉全國之力出戰的對手。穆瓦塔尼肯定很緊張繼任人選的問題。他必須確保即使自己戰死沙場,他的兒子都能夠在不受挑戰的情況下繼位。毫無疑問,這正是穆瓦塔尼小心而且詳細的計劃,以預備出國和拉美西斯決一高下。

西臺王室的歷史清清楚楚地說明一個道理:當國王在外征戰時,國內發生政變的威脅往往是最高。穆瓦塔尼二世和他後母之間的關係,早非一日之寒,如果他真的有野心要將自己其中一位兒子捧上西臺王位,那麼她對於她的繼子以及穆瓦塔尼的兒子,就必然會是一個重大的威脅。這個是穆瓦塔尼出征敘利亞前必須解決的一個問題。事情終於到了Danuhepa不得不被放逐的地步,既然已經做了「醜人」,穆瓦塔尼就不再需要擔心自己不在西臺本土時會發生政變。他可以將全副精力投入到敘利亞的戰爭之中。

除此之外,這個也是穆瓦塔尼將自己排第二的兒子卡隆塔(Kurunta)交予其兄弟哈圖西里照顧、撫養的背景。這個是卡佚石之戰前數年,穆瓦塔尼所作的一個重大決定。穆瓦塔尼很可能將卡隆塔送到赫皮薩斯(Hapkis),也就是他兄弟哈圖西里的根據地。他的打算是:當卡隆塔王子在哈圖西里照顧下,他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保證,免受Danuhepa和她在首都哈圖沙的支持者威脅。若然烏希.圖哈合這位王位繼承人遭遇任何不測,他仍然有另一位兒子可以頂上王位。幸運的是,這個最壞的情況最終並沒有發生。但是,穆瓦塔尼為了要達到讓他自己的兒子可以順利繼位的目的,他開左一個很危險的先例,並為持續不停的王室內部鬥爭打響了第一槍。長遠而言,這件事甚至可能導致西臺王室不停的內鬥、瓦解,並引致極盛一時的西臺帝國最終國運衰落,走向覆亡。

圖片來源: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