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女神伊修塔爾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二十)】哈圖沙的深宮計:西臺王太后Danuhepa為何遭到其繼子罷黜流放?

一位沒人相信能活到成年的王子,怎樣成為了西臺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偉大國王?

西臺國王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共育有四名兒子,當中最年輕的是哈圖西里(Hattusili)。但在他還小的時候,哈圖西里的健康狀況一直讓人擔心。由於他體弱多病,大家都擔心他活不到成年。當時,沒有人能預料到哈圖西里將來能擁有錦繡的前途:成為一位出色的西臺國王,並擁有長達數十載,而且能被後世所傳訟的事業。

根據哈圖西里親筆撰寫的自傳,在他年幼時,戰爭女神伊修塔爾(Ishtar)向他的兄長穆瓦塔尼二世(Muwatalli II)報夢,預言他的弟弟哈圖西里將早逝。但是這個命運並不是不可逆轉的:如果他將哈圖西里交予伊修塔爾,當她的祭司,他就可以獲得祝福,得以長壽。穆瓦塔尼二世相信這個夢的真實性,並將之轉告其父親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穆爾西里二世決定遵從伊修塔爾的指示,將哈圖西里獻予戰爭女神,作她的祭司。按照哈圖西里的自傳,伊修塔爾果然眷顧了他,並使他得以存活。即使病痛的問題一直困繞哈圖西里,但他活了下來,並在他兄長在位年間成為西臺帝國第二把手。地位高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哈圖西里的《自辯書》:一份彌足珍貴,卻立場偏頗的西臺史文獻

我們對哈圖西里早年的資料主要來自他所寫的《自辯書》(Apology of Hattusili),自辯書可以說是哈圖西里的自傳,覆蓋由他早年如何在西臺帝國政府的行政機關和軍隊中級級晉升,最終奪取到西臺國王大權的的歷史文件。我們之後會經常提到這份文件。不過這份文件的目的旨在自我表揚及自辯,性質和凱撒的自傳《高盧戰記》及《內戰記》相差無幾,立場完全是由哈圖西里的觀點與角度出發,描述他所作的決定及成就。由於其政治宣傳性質,關於他敵人的一切,難免會有偏頗之處。考慮到他和被推翻的烏希.圖哈合有直接利益衝突的問題,他絕對有動機對歷史進行有利於他的美化演譯,並將所有責任推卸予烏希.圖哈合。《自辯書》甚至可能比其他西臺國王的重要歷史記錄文獻,例如《鐵列平詔令》、《穆爾西里編年史》等更為偏頗。

按照《西臺法典》,哈圖西里所作關於推翻西臺王位合法繼承人,讓自己得以登上大位的一切,都是非法的,而且是在西臺人民以及附屬國眼中都非常不受歡迎的行為。由於哈圖西里在文件中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辯護,文件的內容當然有欠中立。他希望帶出他的成功並非倚賴政治上的手腕和軍事上的武力,而是得到神明眷顧的結果,也是理性和正義的勝利。當我們以《自辯書》作為參考文獻去理解哈圖西里的事蹟和他的事業,以及被他推翻的國王的事蹟,我們必須緊記這份文件帶有強烈宣傳性質這一點。

哈圖西里被委任為北方王國的統治者及他所面對的挑戰

當穆瓦塔尼二世登上王位之後不久,他很快就授予其弟弟哈圖西里管治西臺帝國北部領土的重任,這一切就由將他委任為上地區(Upper Land)總督開始。

哈圖西里的事業一開始就面對嚴峻的挑戰:穆瓦塔尼二世的委任並無得到大多數人的同意,尤其是北方領土本來的總督,玆達(Zida)之子阿瑪.塔洪達(Arma-Tarhunda)因為這次委任而被罷黜。他成為了哈圖西里仕途晉升的犧牲品而失去了職權,內心非常苦澀。阿瑪.塔洪達並不是唯一一位反對哈圖西里即任北方地區總督的人。事實上,很多人都曾經控告哈圖西里,並企圖令他喪失名譽。我們不知道這些控訴的性質,但我們知道對哈圖西里的敵意是真實存在,而控訴的內容很可能並非無中生有。不過哈圖西里成功在敵人面前為自己辯護,並聲稱他得到了戰爭女神伊修塔爾的支持和指導。至少暫時而言,哈圖西里成功抵擋了敵對勢力的攻擊,並且獲委以重任,承擔北方領土的多個國防重責。

以寡敵眾,卻贏得勝利榮耀的哈圖西里

從哈圖西里自己的記錄當中,他不辱使命,完成了他的職責。他征服了一個又一個敵人,戰爭女神伊修塔爾一直與他同在,並將西臺領土上的敵人全部驅逐出去。然而,對於哈圖西里能力的最大考驗仍在後頭,因為當穆瓦塔尼將西臺首都由哈圖沙遷到達塔薩之時,西臺的北部立即發生叛亂,並遭到敵人的攻擊。哈圖西里被迫以少得可憐的軍力應對洶湧而至的敵軍,而穆瓦塔尼亦沒有為他提供足夠的支援。

雖然這段記載表面上看似是在批評穆瓦塔尼,然而歷史學家相信這並非他的目的。他很可能只是想強調他的任務縱然艱鉅,他仍能迎難以上,以突顯後來的成就。記錄中,他有可能誇大己方和敵軍之間的差距。這個是從古到今不同軍事記錄中常見的問題。然而哈圖西里的做法並非想自吹自擂一番,他謙恭地將軍事行動的成功歸功於神祇的支持和恩惠。根據他自己的說法,神祇的支持也包括奪權,以顯得他的西臺王位是天命所歸。他相信正義站在他一方,而這個亦也是他賴以成功的主要原因,而不是他所掌握的軍隊數目和軍事實力,導致他的成功。

西臺帝國的「南北分治」及哈圖西里重新殖民荒廢北方國界的功績

有了戰爭女神伊修塔爾的眷顧,他鞏固了西臺對週邊地區的控制,這點亦為他在北方領土,從帕拉(Pala) 、圖瑪拿(Tummanna)到上地區(Upper Land)建立自己的附庸王國鋪平了道路。我們之前已經提過,穆瓦塔尼將他的兄弟哈圖西里封為國王,並在北方重鎮哈皮斯(Hakpis)建立了他的勢力核心。這點為當地的民眾以及境外虎視眈眈的敵人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息:雖然西臺將首都南遷,但西臺並沒有放鬆對北方領土的控制。北方領土將會被當作一個王國,被哈圖西里所統治,就如羅馬帝國在戴克里先時期所提出的「四帝共治」一樣。

和東、西羅馬皇帝各懷鬼胎不同,哈圖西里一直是他兄弟最得力的助手。哈圖西里其中一個最迫切的任務,是重新殖民被嚴重破壞、廢棄而且人口稀少的北方領土。這點意味著,他必須和卡斯卡部落(Kaska tribes)達成相關協議。卡斯卡人居住並佔據他希望再殖民的地區附近,北方領土的再殖民若要成功,就必須解除卡斯卡人的威脅。哈圖西里對卡斯卡人的政策體現在他和位於西臺—卡斯卡邊界的提里魯亞城(Tiliura)所訂立的條約之中。這座城市在漢提里二世年間被廢棄,並在穆爾西里二世期間被重建,但穆爾西里二世的再殖民計劃並無完成。一直到哈圖西里年間,西臺才完成了對提里魯亞城的再殖民,並且將此城的原居民重新安置。

困擾哈圖沙多年的卡斯卡部落問題:西臺帝國的「蠻族政策」與羅馬帝國不列顛尼亞政策的比較

哈圖西里在歷史記錄中批評他的父親穆爾西里二世並沒有成功做到這一點,而他成功做到。更重要的是:哈圖西里希望確保這座城鎮由原居民的後代重新安置,這點和穆爾西里二世利用戰俘重新安置並不相同。更重要的是,卡斯卡人被完全禁止居住甚至進入城鎮之內。這條條約反映西臺的政策是:他們允許邊境地區的卡斯卡人和西臺人之間有一定程度的和平互動,但與之同時嚴格禁止卡斯卡人居住在屬於西臺人的邊境城鎮之內,這比羅馬帝國在不列顛尼亞有限度允許凱爾特原居民獲得羅馬公民權,並在羅馬領土定居的規定更嚴苛。

西臺人的卡斯卡政策和羅馬早期對凱爾特人的政策不乏相似之處,都是以「差別對待」為基礎。卡斯卡人能和西臺人互動,只局限於部分被認定為「盟友」的卡斯卡部落,而非其他被認定為「敵人」的卡斯卡部落。「盟友」卡斯卡部落受到一定程度的管理並被允許受控地進入西臺領土,甚至在西臺領土境內放牧,但他們仍被禁止在西臺城鎮內定居或佔據西臺的邊境城市。後來,當西臺預備和埃及作大規模正面衝突之時,北方的再殖民計劃暫時停止。穆瓦塔尼不希望在缺乏最有實力的將領幫助下就直接和埃及法老衝突,所以他召回哈圖西里並準備和他合作派軍敘利亞。哈圖西里將成為指揮從北方召集而來步兵和騎兵的重要將領。

哈圖西里三世《自辯書》(Apology of Hattusili)泥板殘片

西臺歷史中最史詩般的浪漫愛情故事:哈圖西里與普多喜帕(Puduhepa)如何從一見鍾情到情定終身

在埃及與西臺的卡佚石大戰之後,阿布地區(Aba) 的埃及軍隊被西臺所擊敗,哈圖西里獲委派作當地的指揮官。我們不知道他在這個崗位執行職務多久,但他因公務必須長期離開西臺本土,肯定為他造成很大的焦慮。他的王國局勢從未曾安穩,國內、外的敵人一直都在虎視眈眈,並會抓緊一切機會興風作浪。當穆瓦塔尼最終允許他放下在敘利亞的職責時,他立即開始啟程返回本土。但在途中他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在他返回北方領土的途中,他在基祖瓦達一座叫Lawazantiya的城市短暫停留,這座城市是當地一個重要的宗教中心。他到訪這座城市的目的,就是為戰爭女神伊修塔爾舉行祭典。這位女神由他小時候一直看顧著他,戰爭勝利後,是他要「還願」的時候。此外,伊修塔爾持續的支持,對他回國後要面對的眾多問題非常重要。

但是這次短期停留並不是只有公務,哈圖西里也在Lawazantiya喜結良緣。哈圖西里和一位叫普多喜帕(Puduhepa)的年輕女祭司相遇並邂逅。一次的偶遇,竟意外為西臺歷史上最有名的一對夫妻牽了紅線。這段情緣可以稱得上是天作之合。伊修塔爾不止是哈圖西里的個人守護神,在古代近東,伊修塔爾也是掌管愛情、性愛、生育和戰爭的女神。在《吉爾迦美什史詩》(Epic of Gilgamesh)中,她男伴眾多,但大多下場淒慘。她曾色誘烏魯克之王吉爾迦美什,遭到拒絕後因愛成恨,結果詛咒吉爾迦美什。然而根據哈圖西里的說法,女神這次卻為他提供了正確的指引。她在夢中向哈圖西里顯現,並指示他要娶普多喜帕為妻。戰爭女神的眼光被證明是正確的,在個人的層面,哈圖西里和普多喜帕之間的關是親密而長久。戰爭女神賜予他們夫妻之間最刻骨銘心的愛情,兩人畢生都深愛著對方。

愛人、妻子、王后、母親,同時也是西臺歷史上最傑出的女性外交家

普多喜帕是哈圖西里背後的女人,為他提供最重要的支持及鼓勵,但她的角色遠不止於此。她的聰慧和才華,在國際政治的舞台上亦發揮得淋灕盡至。身為女性能有這樣的成就,在距今超過三千年前的時代中,特別顯得珍貴。當丈夫成為西臺國王之後,作為妻子和王后的普多喜帕,注定要成為西臺帝國地位崇高而重要的角色。她是一位活躍於政治、外交的出色女性外交家。在筆者之前的文章中有提過,如果橫向比較同時代的世界,西臺帝國是一個女性地位相當高的古文明。有時候,王后和國王能接近於共治國政,王后作為國王的左右手參與關鍵政策的決定並不是罕見的事。普多喜帕婚後擁有自己的印章,她和丈夫共同分擔公務的壓力,和埃及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之間有直接的外交書信來往,不須經丈夫書面批准。在一個幾乎是父權至上的世界,普多喜帕能獲得埃及國家元首拉美西斯的直接回信,可見她在國際關係的舞臺亦深受尊重。

古代王室的婚姻,愛情很多時都不是首要考慮。在國家利益面前,國王、王子、公主的婚姻大事很多時都只是政治工具。對一位在西臺位高權重的男人而言,兒女私情是不能凌駕於對國家的責任。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對於王室成員而言,很多時都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哈圖西里能夠魚與熊掌兼得,兩人自由戀愛,他的妻子在公在私都和他互相扶持,在古代世界可說是難得一見的模範夫妻。

哈圖西里的根據地發生叛亂,主謀是誰?

婚禮之後,哈圖西里不可以再拖延北返的腳步,因為他所擔心的事成為事實:卡斯卡部落再次利用他長期缺席這點向西臺邊境發動襲擊。更凶險的情況陸續有來:北方的權力核心哈皮斯城竟然發生叛變!當哈圖西里返回北方領土之際,他果斷發動反擊,將卡斯卡人驅趕回西臺領土之外,並且恢復對哈皮斯的控制。在哈皮斯,他回復國王的地位,並將普多喜帕立作王后,這個就是普多喜帕政治生涯的開始。

在哈皮斯的叛亂清楚提醒哈圖西里一點,即使他用盡方法希望為北方領土帶來長久的穩定,西臺在當地的統治仍然脆弱。而哈皮斯的叛亂顯示即使在他的行政中心,仍然有不少人對哈圖西里的統治持敵對態度。要達到北方領土長治久安,並且令當地居民接受哈圖西里統治的目標,這仍然任重而道遠。

以哈皮斯的叛亂為例,這場叛亂很有可能是由被罷黜的阿瑪.塔洪達所策劃,他對自己被罷黜以讓位予哈圖西里仍然深感怨恨,因此利用哈圖西里在敘利亞的時候策劃反對他的政變,阿瑪.塔洪達甚至被指控利用巫術以達到他的目的。他此後又利用控訴狀向哈圖西里提告,然而哈圖西里反控訴阿瑪.塔洪達,後者輸掉這場官司,穆瓦塔尼將阿瑪.塔洪達交予哈圖西里發落。

對謀反者阿瑪.塔洪達網開一面,哈圖西里的決定是對是錯?

對哈圖西里而言,這個是一勞永逸地剷除這位敵人的機會,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哈圖西里決定網開一面。由於阿瑪.塔洪達和自己有血緣關係,加上顧念到對方已經是一位老人,他決定將對方及其兒子釋放,將他的妻子以及別的兒子在阿萊西亞(今塞浦路斯)安排了工作,並將他們一半的產業歸還。哈圖西里希望用從輕發落的方法解決他同阿瑪.塔洪達一家之間的仇恨,如果這個是他的目的,那麼很明顯他是失敗的。因為阿瑪.塔洪達的兒子西帕塞梯(Sippaziti) 此後仍然會和哈圖西里陷入敵對邊緣。

圖片來源: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