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凱美什現址,位於土耳其(2011年照片)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三)】《赤河戀影》中凱魯的真實原型:穆爾西里二世

敘利亞的叛亂

穆爾西里二世登位之後的第七年,麻煩再一次從敘利亞爆發。努哈殊什地區(Nuhashshi)的國王迪蒂(Tette)對西臺發動叛變,而卡佚石亦都牽涉在其中。但穆爾西里二世正面臨一個矛盾的局面,因為當時他仍然在北方作戰,由於卡斯卡形勢未穩,他未能夠從北部戰線中抽身出來應付東南部的局勢變化。

西臺駐卡爾凱美什的總督Sharri-Kushuh代表穆爾西里二世秘密與迪蒂的兄弟殊米塔拉(Shummittara)談判,希望利用努哈殊什國內對迪蒂行為的分歧意見罷黜迪蒂,將他刺殺或拘留,以待西臺國王發落。Sharri-Kushuh答應殊米塔拉若他發動政變罷黜迪蒂,將支持他成為國王,以及允許努哈殊什保留邊境城市雅盧雅塔(Yaruwatta)。於是殊米塔拉答應了西臺方面的要求,他發動政變推翻迪蒂,並將他拘留。穆爾西里二世亦都短暫從北部戰線中抽身,帶軍進入敘利亞攻打迪蒂的同謀者en-urta並將之擊敗。en-urta的王國的土地被轉移到西臺堅定的同盟國巴格(Barga)國王Abiradda手上,以補償他所損失的邊境城市雅盧雅塔。

卡爾凱美什現址,位於土耳其(2011年照片)

但當危機似乎告一段落之際,穆爾西里二世卻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他沒有按慣例將反抗西臺統治的迪蒂繼續拘留甚至帶回哈圖沙,他就此將對方放虎歸山。結果迪蒂在埃及的支持下發動反政變並將王位還未坐得熱的殊米塔拉罷黜,並且繼續向西臺發動叛亂。此時西臺總督Sharri-Kushuh只有出兵平亂,但埃及對迪蒂的支持令問題更複雜化。

此時穆爾西里二世仍身在北方戰線,只能派出將領Kantuzzili率軍向南支援其兄Sharri-Kushuh對迪蒂的鎮壓。但由於面對埃及的介入,兩人所率的西臺軍隊顯得力有不遞。為了解決西臺於南方軍力不足的問題,穆爾西里二世決定跟其在敘利亞的附庸國烏加里特簽訂合作條約,共同對付迪蒂的反抗勢力。

雖然西臺希望跟烏加里特合作剿滅反對勢力,但烏加里特國王尼克瑪杜似乎在協議得到落實前就過了身。他的接任人阿赫巴(Arhalba)採取一個更獨立的外交戰略,並跟埃及的新任法老王霍朗赫布(Horemheb)有外交上的接觸。即使如此,被派往敘利亞的西臺軍隊仍然成功將埃及的勢力逐出努哈殊什地區,而穆爾西里二世亦都準備好親自率領軍隊面對埃及的敵人。

但當他仍在路上的時候,就收到消息指埃及人已經打敗並已撤退回埃及本土。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穆爾西里二世鬆了一口氣,並返回北部戰線,應對上地區和卡斯卡地區的威脅。然而我們沒有證據西臺軍隊成功完全壓制迪蒂的反抗勢力,即使Sharri-Kushuh及Kantuzzili的聯軍暫時打敗左迪蒂,但兩年之後迪蒂所引發的叛亂將會捲土重來。

一場三條戰線的戰爭

穆爾西里二世登位第七年,在西臺的東北部,西臺的屬國Azzi-Hayasa王國攻擊丹庫華(Dankuwa)王國,並將對方的居民轉移回自己的王國。當穆爾西里二世得悉事件之後,他馬上朝Azzi-Hayasa的邊界進軍,並要求歸還他掠走的居民。當他的要求被拒絕後,穆爾西里二世立即攻打Azzi-Hayasa的邊境要塞烏拉(Ura)。

針對Azzi-Hayasa的軍事行動一直持續到第八年,但與之同時,有更多惡耗傳來。在Azzi-Hayasa的軍事行動到第九年仍未結束,而同時在派拉地區(Pala),一座城市從派拉地區分離出去,西臺立即派出一位將領協助派拉的總督重奪這座城市。此時,穆爾西里二世短暫離開前線前住昆馬尼(Kummanni)參與宗教祭祀活動,並在昆馬尼城會見他的兄弟Sharri-Kushuh討論敘利亞的局勢發展。

努哈殊什的問題仍未得到解決,亞述正日益成為西臺在敘利亞地區利益的威脅,而埃及法老霍朗赫布則似乎欲重新將埃及的勢力範圍拓展至敘利亞。阿勒頗的總督鐵列平的離世,亦都令阿勒頗總督的位置懸空,而穆爾西里二世則必須與Sharri-Kushuh商討讓鐵列平的兒子繼位一事。然而當事情仍未解決之際,Sharri-Kushuh突然在昆馬尼病逝,他的病逝令穆爾西里二世突然失去左右手。

努哈殊什地區再次叛變,連同卡佚石都從西臺分離出去,亞述則乘機入侵卡爾凱美什。西臺東北部的局勢亦迅速惡化,Azzi-Hayasa發動反攻,入侵上地區及伊斯迪迪那(Istitina)並向卡努瓦拉(Kannuwara)發動攻城戰。穆爾西里二世立即派出將領卡隆塔(Kurunta)進攻敘利亞,並派出另一名將領努瓦札(Nuwanza)進攻Azzi-Hayasan,而他則親自率軍向卡爾凱美什方向前進,準備將亞述的軍隊從西臺的屬國驅逐出去。

努瓦札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他之前曾經為Sharri-Kushuh提供援軍應付亞述的威脅,他不辱使命,成功將Azzi-Hayasan從上地區驅逐出去。上地區最終穩妥地回到西臺手上,並由哈圖沙派出的總督直接管理。

雖然西臺的軍事行動成功恢復部分地區西臺的控制,但Azzi-Hayasan本土尚未被征服,這個是要等到穆爾西里二世在位第十年才完成的任務。努瓦札延遲出兵或許是第九年間未能完成征服的原因,但王室內的危機可能是更合理的解釋。至於被派往敘利亞的卡隆塔亦都不辱使命,重新征服了努哈殊什和卡佚石,而發動叛變的卡佚石國王阿塔卡瑪(Aitakkama)亦都因此被他的兒子刺殺。

卡隆塔將阿塔卡瑪的兒子帶到卡爾凱美什等待穆爾西里二世發落,穆爾西里二世最終遣責了他弒父篡位的行徑,但最終仍考慮到該地區的政治現實容許他繼位為卡佚石國王。穆爾西里二世最終成功將卡爾凱美什從亞述手上重新奪回,他讓Sharri-Kushuh的兒子接任為卡爾凱美什的總督,而鐵列平的兒子則接任阿勒頗總督。為鞏固西臺在敘利亞的勢力,他亦都讓烏加里特國王的弟弟取代其兄接任烏加里特的王位。他跟烏加里特訂立條約,將烏加里特的領土面積減少三分一,將部分領土劃歸卡爾凱美什。

穆爾西里二世《編年史》的記載到第十年正式結束。在這十年之內,穆爾西里二世成功化解兩場危機,一場是他的兄長阿努瓦達突然病逝後西臺全境所發生的大規模叛亂事件,另一場是第九年Sharri-Kushuh和鐵列平猝逝導致努哈殊什地區及卡佚石的叛變。在兩次危機中,穆爾西里二世都顯示出過人的果斷和勇敢,在富經驗的將領幫助下成功化險為夷。在西臺北部、東北部的戰爭成功打壓了卡斯卡部落的威脅,亦都再一次將Azzi-Hayasa降服成為西臺的附庸國。

在西部的戰線,穆爾西里二世成功征服了阿札瓦地區,並將阿札瓦諸國納入成為西臺附庸國。在敘利亞,戰事穩固了西臺在該區的勢力,穩固地控制反叛的附庸國,並且擊退了野心勃勃的亞述帝國。我們可以如此評價:「西臺在這場三面戰線的戰爭中取得了勝利,而曾經因為年輕而被小看的穆爾西里二世,終於獲得普遍的認同成為西臺史上其中一位最有能力和偉大的國王。」

肆虐西臺的大瘟疫

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的瘟疫禱文泥板(CTH376,KUB24.3),公元前14世紀

在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在位晚期,西臺爆發了一場大瘟疫,瘟疫蹂躪西臺國土,導致嚴重的人命傷亡及經濟損失。這場瘟疫一直延續到穆爾西里二世在位時期。對於穆爾西里二世而言,瘟疫是諸神所降下的懲罰,他在禱文中告誡諸神他們將西臺懲罰得太重,而西臺國力正因為瘟疫而被大幅削弱,迅速成為敵人的獵物。

延伸閱讀:一場穆爾西里瘟疫,成為了西臺帝國史的轉捩點

他在禱文中急切尋求諸神對西臺發怒的原因。經過冗長的占卜,他相信自己已經知道了背後的原因,因為他父親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忽視了對幼發拉底河的獻祭,並兩次違背了他的誓言。一次是他暗殺小圖哈利瓦奪位,另一次是他違背了跟埃及的條約,攻打埃及的邊境城市Amka。當然,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可以辯解對埃及的攻擊是因為埃及未經挑釁的侵略,但對於穆爾西里二世,他是沒有權力跟諸神辯解。

對於深信瘟疫是天罰的穆爾西里二世,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通過獻祭和儀式化解諸神的怒氣。至於這些辦法有沒有用,瘟疫有沒有結束?歷史學家並不清楚結局如何。我們只知道這場瘟疫是穆爾西里二世繼承自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一場不幸。

下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五)】巴比倫王太后塔瓦娜娜為西臺帝國帶來甚麼麻煩?

圖片來源: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