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衛城(萊奧.馮.克倫茨於1846年作品)


【古希臘的生活-希臘人怎麼過日子?】
本文摘自《人類的故事【名家重譯精裝珍藏版】:房龍傳世經典巨著,掌握領略九千年的全球通史》
作者:亨德里克.威廉.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
譯者:鄧嘉宛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延伸閱讀:【人類的故事】中世紀的世界觀:中世紀的人怎麼看他們所生活的世界?

你大概會問,古希臘人如果一直要跑到市集去商討國家事務,他們哪來的時間照顧自己的家庭和事業?我會在本章當中告訴你。

在所有政府的事務裡,希臘的民主政治只承認一個階級的公民—自由人—有資格參與。每個希臘城邦都是由一小群生來自由的公民,加上數量龐大的奴隸,以及稀稀落落的外國人所組成。

在一些罕見時刻(通常是需要男性當兵入伍的戰爭時期),希臘人會願意把公民權授予他們稱之為「野蠻人」的外國人。但是這種情況屬於例外。公民身份是一件和出生相關的事。你是雅典人,是因為你父親和你祖父是雅典人。換句話說,無論你是有多大貢獻的商人或士兵,如果你父母不是雅典人,你就永遠是一個「外國人」。

因此,無論何時,只要希臘城邦是由自由人來管理,而不是被國王或僭主統治的時候,如果沒有一支遠超過自由人五、六倍的奴隸大軍,來擔負我們現代人必須投注大量時間和力氣去做的工作—如果我們想好好養家和付房租的話—就不可能維持這種制度。奴隸負責整個城邦所有的煮飯、烤餅、製作蠟燭。他們是裁縫師、木匠、珠寶匠、學校教師和記帳員;當主人去參加公共會議,討論戰爭與和平的問題,或去劇院觀看埃斯庫羅斯(Aeschylus)最新推出的戲劇,或去聽歐里庇得斯(Euripides)—他竟敢對偉大、全能的宙斯神表示質疑—提出革命性觀念的討論時,他們也要照看商店和工廠。

事實上,古代的雅典很像現代的俱樂部。所有的自由公民都是世襲的會員,所有的奴隸都是世襲的僕人,總是等候滿足主人的需求,能成為這組織的會員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不過,當我們提到奴隸,我們不是指你在《湯姆叔叔的小屋》裡讀到的那種奴隸。沒錯,那些每天給人種田犁地的奴隸日子當然過得辛苦,但是那些家道中落,必須被他人雇用到田裡幫工的自由人也同樣生活悲慘。此外,城邦中的許多奴隸比自由人階級中的窮人更富有。凡事都喜歡中庸之道的希臘人,並不喜歡像後來的羅馬人那樣對待他們的奴隸;羅馬人的奴隸像現代工廠裡的機器,沒有任何權利,並可能因為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被丟去餵野獸。

希臘人認為奴隸制度是必要的,如果沒有奴隸,城邦就不可能成為一個真實不假的、文明人的家園。

這些奴隸也要負責一些現今由商人和專業人員從事的工作。至於那些占據了你母親大量的時間,並讓你父親下班回家之後還要煩惱的家務勞動,深懂休閒之價值的希臘人,是靠著生活在極其簡樸的環境裡,把這樣的義務縮減到最少。

首先,他們的住家非常簡單樸素。即使是富有的貴族人家,也是住泥磚蓋的大屋子,裡面連一個現代工人視為住家基本條件的舒適設備都沒有。古希臘人的住家有四面牆和一個屋頂,有一扇通向外面大街的門,但是屋子沒有窗戶。廚房、起居室和臥房圍著露天的庭院而建,庭院裡有座小噴泉或雕像,種有一些植物,讓整體環境看明亮有生機。當天氣沒下雨或不是太冷,一家人就在這庭院裡生活。庭院的一角有廚子(是個奴隸)做飯,另一個角落有老師(也是奴隸)教導小孩認識字母和乘法表,還有一個角落是鮮少離家的女主人(因為希臘人認為已婚婦女常上街拋頭露面不好)跟她的女裁縫師(還是奴隸)在一起縫補她先生的外套,在房門邊的小辦公室裡,男主人正在檢查農場的工頭(同樣是奴隸)帶來給他看的帳本。

當餐點準備好,一家人便聚在一起吃飯,但是他們的餐點也很簡單,吃飯並不耗時。古希臘人似乎把吃東西視為不可避免的惡,而不是一種消遣,消遣可以殺掉許多無聊的時間,最後也殺掉許多無聊的人。他們主要吃餅,喝葡萄酒,吃少量的肉,搭配一些綠色蔬菜。他們只在沒有別的東西可喝時才喝水,因為他們認為喝水不健康。他們喜歡呼朋引伴一起進餐,但是我們現代人那種大吃大喝到每個人都撐死的宴會型態,會讓他們很嫌惡。古希臘人聚在餐桌前是為了一場有益的暢談和品嘗一杯好酒,由於他們是一群講求中庸之道的百姓,所以他們瞧不起那些飲酒過量的人。

飯桌飲食上流行的簡單樸素,同樣主導了希臘人對服裝的選擇。他們喜歡乾淨和打扮整潔,喜歡把頭髮和鬍子修剪得清爽俐落,喜歡以運動和游泳來感受自己強健的身體。但是他們從來不隨從色彩鮮豔和花紋奇特的亞洲風格。他們穿白色長袍,設法讓自己看起來像那些穿著藍色長披風的現代義大利軍官一樣帥氣。

他們喜愛看見自己的妻子穿著美麗,配戴飾品,但同時也認為在公眾場合炫耀財富(或炫耀妻子)是件非常庸俗的事。無論何時,女子外出都當儘量不引人注目。

總之,古希臘人的生活除了講求中庸之道,還講求簡單樸素。桌椅、書籍、房屋和馬車等類的「器物」,都很容易耗掉擁有者大量的時間。最後,人一定會變成器物的奴隸,為了器物的需求,把時間都耗在打磨拋光這些器物,為它們擦拭和上漆等等。希臘人最想要的是「自由」,包括身體上和心靈上的自由。他們會將日常生活所需降到最低程度,以此來維持自己的自由,在心靈上獲得真正的解放。

延伸閱讀:【人類的故事】中世紀教宗與皇帝之爭:一場教權與君權之間的持續對決

《人類的故事【名家重譯精裝珍藏版】:房龍傳世經典巨著,掌握領略九千年的全球通史》

簡潔易懂、幽默流暢,百年來全世界最多人閱讀的世界史入門,享譽全球大眾史學家房龍為兩位孫子撰寫的傳世之寶,榮獲第一屆紐伯瑞文學獎,暢銷全世界超過一千萬冊。特邀台灣翻譯名家鄧嘉宛重新詮釋,感受說故事高手的魅力,暢遊九千年人類文明的來龍去脈!

圖片來源: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