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一世(1530年)


初登大位

在十六世紀初,歐洲算是個權力分佈平衡的時代。這個時期的歐洲,由三位年輕的統治者彼此制衡,他們分別是英格蘭的亨利八世(Henry VIII, King of England)、法國的法蘭索瓦一世(Francis I, King of France)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查理五世(Charles V, Holy Roman Emperor)。西元1520年,位於東方的鄂圖曼帝國剛經歷了王位更迭,剛滿26歲的蘇萊曼一世(Suleiman I, Sultan of Ottoman Empire)成為帝國蘇丹。

在這時風雲色變的歐洲,魅力四射的君主比比皆是,根本沒有人有興趣關心這個新任土耳其君主會有甚麼能耐。不過,蘇萊曼一世的名字不久後就會在歐洲變得家傳戶曉,無人不識,而且還贏得了歐洲人對他極高的評價,甚至稱他為「蘇萊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

蘇萊曼一世(1530年)

蘇萊曼一世擁有一副典型的土耳其人樣貌。他身材高大,額頭有點闊,臉也比較圓,有著鷹鉤鼻和一對褐色的雙目,脖子看來長得不太自然。他在帝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長大,自小就在托卡比皇宮(Topkapi Palace)裡接受高質的皇室教育。在許多著名學者教授下,蘇萊曼一世在歷史、科學、文學、神學和軍事等等向個範疇上都受到非常全面的教育。除此之外,他還是個天生的詩人和語言學家,精通五種語言-土耳其語(Turkish)、阿拉伯語(Arabic)、察合台語(Chagatai)、波斯語(Persian)和塞爾維亞語(Serbian)。

事實上,歐洲人對蘇萊曼一世這個新任東方君主漠不關心,原因在於這位年輕的新蘇丹被認為是個斯文學者,不像他的父親塞利姆一世(Selim I, Sultan of Ottoman Empire)那樣是個軍事強人。塞利姆一世在位只有八年,但卻為兒子蘇萊曼一世留下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巨大帝國。他在位時,成功征服了埃及的馬木留克王朝(Mamlunk Sultanate)和波斯的薩法維王朝(Safavid Dynasty)。因此,當蘇萊曼一世繼位時,鄂圖曼帝國的版圖已囊括了希臘、土耳其、黑海沿岸、埃及、利比亞、巴勒斯坦、現今沙地阿拉伯的漢志地區(Hejaz)和阿爾及利亞沿岸等等廣大領土。

位於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托卡比皇宮

既然塞利姆一世時期的鄂圖曼帝國呈現了高度侵略的擴張態勢,當時的歐洲人認為,繼承皇位的蘇萊曼一世也許繼承父親的擴張政策。沒錯,這位年輕蘇丹的確有其野心,但除了軍事擴張外,他還有其他更重要的理念想要實踐。

在說蘇萊曼一世的事蹟之前,讓我們來看看十六世紀的歐洲君主各有甚麼盤算。基本上,當時整個歐洲最有權力的君主,非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莫屬。其次,兩個較強大的君主便是英格蘭的亨利八世和法國的法蘭索瓦一世。當然,擁有廣大領土的鄂圖曼帝國,也是有相當大的影響力的。

延伸閱讀:【來自雄鷹的家族(二)】日不落帝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

各懷鬼胎的歐洲君主

亨利八世經常在尋找機會,欲奪回英格蘭在法國的領土。因為,在英法百年戰爭之前,英格蘭國王一直統治者法國北部的諾曼第地區,這個地區也是英格蘭國王們的起家之地,因此歷代國王都想要取回「老家」。至於法蘭索瓦一世,則時刻想重奪米蘭公國(Duchy of Milan)的統治權。而實力最強的查理五世,野心自然更大了,他企圖透過自己的話事權,統一和團結整個基督教世界。想要做到這點,就必須先奪回聖地耶路撒冷(Jerusalem)和曾為羅馬帝國首都、東方基督教陣營、現為鄂圖曼帝國首都的君士坦丁堡,這無疑是對蘇萊曼一世的挑戰。蘇萊曼一世從小受到古希臘英雄亞歷山大大帝的事蹟所影響,認為自己是繼承這位英雄的氣慨和信念,因此,他也有從東方進軍西歐的企圖。

相比起查理五世,蘇萊曼一世統治下的鄂圖曼帝國仍遜色不少。透過爺爺精心策劃的聯姻,查理五世繼承的哈布斯堡帝國(Habsburg Empire),橫跨了歐洲的西中南部,而且因為繼承了西班牙王位,因此更坐擁了其在美洲和亞洲的廣大殖民地和資源。當時若只算西班牙,已經是地球上名符其實的第一個日不落帝國,更何況查理五世統治的土地,還不只是西班牙。

查理五世與亨利八世和法蘭索瓦一世還有親戚關係,例如亨利八世的第一任王后阿拉貢的凱薩琳(Catherine of Aragon),便是查理五世的王姊。照理說,查理五世在歐洲應該是個主要的持份者,其影響力該是主導著歐洲政治,但歷史卻告訴我們,這個有著最大權力的歐洲霸主,他的一生卻忙於應對蘇萊曼一世的挑戰。

延伸閱讀:【鐵腕.都鐸王朝(六)】亨利八世把王后休了,只因生不出個兒子

查理五世在歐洲的勢力範圍

攻佔貝爾格萊德和羅德斯島

1521年7月,這位新任蘇丹很快便清楚告訴了世人他的意圖,那就是向西方挺進。他帶著六千兵力的軍隊,當中包括精銳的土耳其新軍(Janissaries)、騎兵和步兵,圍攻當時屬於匈牙利王國(Kingdom of Hungary)位於多瑙河沿岸的要塞城市貝爾格萊德(Belgrade)。雖然貝爾格萊德是個強化了防禦能力的城市,而且在多瑙河還停著不少戰船用作抵禦外敵,但在蘇萊曼一世的指揮下,土耳其軍隊還是成功攻陷了這座城市。

不過,蘇萊曼一世卻不像查理五世在1527年洗劫羅馬的做法那般。反之,蘇萊曼一世的軍隊軍紀嚴明,不但沒在貝爾格萊德燒殺搶掠,還向因為戰事而財產受損的當地人民提供合理賠償,而且更果斷地處決那些趁火打劫的罪犯。

蘇萊曼一世在歐洲成功建立了立足點後,沒有乘勝追擊深入歐洲大陸,卻將目光放在羅德斯島(Island of Rhodes)。羅德斯島是位於地中海東部的一個要塞島嶼,由醫院騎士團(Knights Hospitaller)控制。醫院騎士團是在地中海進行貿易和運輸的穆斯林船隻的夢魘,他們經常襲擊穆斯林船隻,搶奪船上的物資和俘虜船員,早已是鄂圖曼帝國的眼中釘。現在蘇萊曼一世正式向西方宣戰了,醫院騎士團對穆斯林來說的威脅就更大了。於是,蘇萊曼一世決定要解決這個問題。

早在塞利姆一世時期,鄂圖曼帝國便已建立了一支強大的海軍。到了蘇萊曼一世,花了不少努力進一步強化海軍,任命了被西方稱為「巴巴羅薩」(Barbarossa)的海雷丁帕夏(Hayreddin Pasha)治理海軍。如今,這支海軍擁有四百艘精良的戰船和十萬名訓練有素的士兵,但軍紀不太好,經常在地中海沿岸屠殺平民,蘇萊曼一世卻沒有阻止。

1522年12月,花了六個月的蘇萊曼一世終於利用這支海軍攻陷了羅德斯島。為了盡早在冬天完結前結束戰爭,蘇萊曼一世選擇如他在貝爾格萊德的處理手法一樣,善待羅德斯島的被征服者。他向曾死守家園的守軍表示尊重,給予醫院騎士團的殘餘部隊在十二天內從島上撤離,更允許他們帶走屬於他們的武器、財產和宗教信物。至於居住在羅德斯島的平民,蘇萊曼一世則允許他們在未來三年間自由選擇是否離開。

延伸閱讀:【中古騎士錄】今天的聖約翰救傷隊,昔日的中世紀三大騎士團之一-醫院騎士團

蘇萊曼一世沒有對羅德斯島的人民實行恐懼統治,卻試圖籠絡他們的心。為此,他鼓勵羅德斯島的平民留下生活。他不強迫信奉基督教的平民改信伊斯蘭教,並承諾不會破壞島上的教堂,或將之改建為清真寺。

後來,當醫院騎士團遷至馬爾他作為根據地時,持續對抗鄂圖曼帝國的海軍。於是在1565年,蘇萊曼一世再次對之發動了攻擊,這次他不再善待醫院騎士團了,轉而對馬爾他島採取了毀滅性的進攻,使島上的城市造成巨大破壞,也因此屠殺了不少當地住民。醫院騎士團奮力抵抗,大半的成員陣亡,但也造成了鄂圖曼帝國軍隊損失慘重而被迫撤退。從此,醫院騎士團便在馬爾他島站穩了腳,漸漸演變成馬爾他騎士團(Knights of Malta),直至十九世紀拿破崙的征服為止。

土耳其和平

在往後的數十年間,因為西班牙收復戰爭而被趕離伊比利亞半島的摩爾人(Moors)和猶太人(Jews),紛紛逃亡到了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堡在蘇萊曼一世的治下,成為了一個十分有器量的城市。在這裡,每個人都享有宗教自由,他們不須害怕因為不信奉伊斯蘭教而遭到迫害。這種政府鼓勵了新移民的遷入,他們大多是商人、工匠和銀行家,從此成為了君士坦丁堡的新力軍。當然,作為政教合一的國家,非穆斯林在鄂圖曼帝國還是需要繳交附加稅,但至少他們能夠享受到和平和自由。

查理五世

蘇萊曼一世十分善於維持附庸國的忠誠。例如,他勤於派遣使節來到外汐凡利亞(Transylvania)的山區,跟波斯尼亞人(Bosnians)和克羅地亞人(Croats)的酋長(Chieftains)保持友善的溝通,以和平手段確保他們忠於鄂圖曼帝國。在鄂圖曼帝國治下的希臘,因為統治有道,農作物的產量更比在威尼斯人統治時期更多。希臘和法國商人可以很安心地在帝國裡營商,在當時,這個帝國是穩定環境的代名詞。本來,鄂圖曼帝國在東歐曾瀰漫著一種「土耳其恐怖統治」的氛圍,但如今在蘇萊曼一世的統治下,卻逐漸轉為一種稱為「土耳其和平」(Pax Turcia)的昇平景象。當然,這只限於東歐地區,對於他對西歐的擴張,就是另一回事了。這些我們之後再談。

褻瀆神明的百合和新月的聯盟

但在西歐,情況就完全不同了。查理五世與法蘭索瓦一世長期都在如箭在弦的狀態中,西歐因此戰禍綿綿。法蘭索瓦一世的妹妹就曾說過:

「這兩個人出生好像就是為了憎恨對方。」

因為對查理五世的敵意,法蘭索瓦一世唯有嘗試放棄宗教上的分歧,向鄂圖曼帝國尋求結盟,合作應付查理五世的戰爭。這種摒棄多個世紀以來宗教敵對而尋求政治上的聯盟,招來了基督教世界強烈的批評,但無容置疑這決定相當劃時代。

1525年,法蘭索瓦一世在帕維亞戰役(Battle of Pavia)中潰敗,被查理五世俘虜。法蘭索瓦一世的母親唯有向蘇萊曼一世尋求協助。蘇萊曼一世是個有遠見的君主,他認為宗教不應該成為政治角力的障礙,因此當法國來尋求和解和結盟時,他看到的是一個絕好機會-一個讓他能夠在歐洲棋盤發揮影響力的機會。因此,蘇萊曼一世迅速答應了法國,表示全力支持法蘭索瓦一世。

自此,這個法國-鄂圖曼聯盟(Franco-Ottoman Alliance)就慢慢形成了,而且將會跨越數個世紀。然而,這個結盟卻被當時的人抨擊為「不虔誠的聯盟」(The Impious Alliance)和「褻瀆神明的百合和新月的聯盟」(The Sacrilegious Union of the Lily and the Crescent)。

法蘭索瓦一世與蘇萊曼一世結盟

維也納圍城戰的失敗

一年後,即1526年,在法蘭索瓦一世的默許下,蘇萊曼一世進軍匈牙利,成功在摩哈赤戰役(Battle of Mohács)中決定性地擊潰匈牙利的軍隊,匈牙利國王拉約什二世(Louis II, King of Hungary)戰死,意味著匈牙利王國土崩瓦解。然而,蘇萊曼一世卻在稍後更具野心的進軍中遭受到了初次失敗。1529年,鄂圖曼帝國軍隊包圍維也納,雖然成功打擊神聖羅馬帝國,卻最終失敗而回,無法攻陷當時歐洲重鎮維也納。後來在1532年,蘇萊曼一世曾捲土重來,不過最終仍是無功而還。

雖然在維也納圍城戰中鎩羽而歸,但蘇萊曼一世的軍隊仍震懾了他在歐洲的競爭者。這支軍隊的主力部隊稱為耶尼切里(Janssaries),亦即是「土耳其新軍」,最初由戰俘組成,後來則在希臘、阿爾巴尼亞(Albania)和巴爾幹(Balkans)等等的基督教家庭的孩童中挑選出來,帶到帝國的心臟地帶精心訓練,成為整個帝國裡最精銳也最忠於蘇丹的士兵。奧地利一名大使奧吉爾.德.布斯貝克(Ogier de Busbecq)曾在他的書中寫道,讚美過這位蘇丹的軍隊極具紀律:

「他們極有耐性、服從性強、不容易爭吵,而且完全不畏懼。這支軍隊不喝酒只喝水,飲食極度節制,他們每天只以蘿蔔、黃瓜、大蒜、鹽和醋作為主食,有時他們會在水中混入麵粉、牛油、牛肉粉末和香料。或許,這就是鄂圖曼帝國的高蛋白飲料。與如此有系統的土耳其人比較,我不敢想像我們將會擁有怎樣的未來。」

當然,蘇萊曼一世的成就不只在軍事和外交方面,他在內政方面還有很多突破性的改革,而且富有個人特色和魅力。讓我們在下篇繼續描寫這位鄂圖曼土耳其史上最偉大的君主。

下一集:鄂圖曼帝國的蘇丹蘇萊曼一世,為甚麼能獲得西方給予「大帝」的稱號?(下)

圖片來源:

作者

80後男生,生於香港,靠數學為生卻喜愛研讀歷史,在旁人眼中也許有點怪異。從小喜愛研究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能在人類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