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柱帝國雙頭鷹帝徽


塞爾柱的崛起

土耳其人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是一個重建的帝國。因為,他們的祖先早已擁有過光輝歲月,在西亞與中亞地區叱吒風雲,建立了強大的帝國,留下不少歷史痕跡。在九世紀之前,作為現代土耳其心臟區的安那托利亞(Anatolia),那裡仍是古老的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掌控的地方,並沒有人聽過塞爾柱(Seljuks)的名號。但就在不久後,這名號會溘然升起,他們雖然不是這裡的原住民,卻註定成為這裡的主人。他們來自中亞和外蒙古地區,是遊牧民族烏古斯突厥人(Oghuz Turks)的一支。

有些塞爾柱突厥人開始當起傭兵,他們向西前進,鞋履走過中西亞的穆斯林國度。如同阿拉伯人受到感召一樣,塞爾柱人也開始相信真神阿拉的教誨。十一世紀時,這些塞爾柱騎兵終於來到了安那托利亞,一路向著愛琴海方向進發,沿路洗劫了許多屬於拜占庭帝國富裕的城市。他們帶著無數珍貴戰利品,回到他們位於呼羅珊(Khorasan)的大本營。

塞爾柱帝國

如同維京人一樣,通過未知世界的洗劫,塞爾柱人燃點了對土地的渴望,把塞爾柱的馬蹄帶到了波斯地區。或許時代真的選擇了他們,在中西亞地區稱霸已久、由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已經失去了昔日繁榮,變得黯淡無光,早已分崩離析。阿拉伯人害怕中興的拜占庭帝國,他們信任塞爾柱人的驍勇善戰,所以便完全仰賴他們的傭兵部隊。誰擁有了軍隊,誰便有最大的話語權,塞爾柱人將會取代阿拉伯人,成為伊斯蘭教的最大捍衛者。他們征服了加茲尼人(Ghaznavids),憑藉阿拔斯哈里發(Abbasid Caliphs)對他們的依賴,控制了阿拔斯王朝。作為塞爾柱人首領的圖赫里勒(Tugril),被賦予一個震撼世界的稱號—「蘇丹」(Sultan),也就是「力量」的意思。擁有力量的人,將會成為真正的統治者。

土庫曼斯坦紙幣上的圖赫里勒畫像

阿拔斯王朝的哈里發已不存在任何權威,實際上只是塞爾柱蘇丹的傀儡。圖赫里勒在消亡的阿拔斯王朝之上,建立了一個新生帝國—塞爾柱帝國(Selijuk Empire)。他在西元1063年逝世,外甥阿爾普.阿爾斯蘭(Alp Arslan)在隨後的權力鬥爭中勝出,成為了第二代蘇丹。當他完全征服波斯地區後,便把塞爾柱的影響力帶到了阿塞拜疆(Azerbaijan)和亞美尼亞(Armenia)。對於拜占庭的希臘人來說,這是一個不好的先兆,因為他們知道,塞爾柱人不會就此心感滿足。總有一天,他們會對拜占庭帝國的安那托利亞地區,虎視眈眈。

「阿羅姆」

安那托利亞地區是個吸引征服者的地方。這裡土地肥沃,資源豐富,曾是無數古代帝國的興盛之地。如今這裡更有許多村莊、市鎮和城市林立,全部坐落在往中東貿易路線的要道上,因此安那托利亞是拜占庭帝國最富裕的地方。無怪乎對於穆斯林來說,這個地區是「羅馬」的同義詞。在他們的語言裡,安那托利亞有另一個稱呼「阿羅姆」(Al-Rum),正正就是「羅馬」的意思。

另一邊廂,拜占庭帝國的盛世馬其頓王朝已經結束,現在統治這個帝國的,是來自杜卡斯王朝的羅曼努斯四世(Emperor Romanos IV)。軍人出身的他知道塞爾柱人帶來的威脅,畢生都在與之對抗。相對於冒起的塞爾柱帝國,拜占庭帝國顯得力有不繼。軍隊的質素成為兩國勝負的主要因素。拜占庭帝國的軍隊在曼齊克特戰役(Battle of Manzikert)這場決定性的戰役中慘敗,羅曼努斯四世兵敗被俘。

塞爾柱帝國的最大版圖(1093 CE)

這是一場浩劫。帝國軍隊主腦被俘,拜占庭的軍隊頓時六神無主。他們在沒有指揮的情況下無法與強大的塞爾柱軍隊對抗,拜占庭帝國在安那托利亞的缺口被打開,突厥人紛紛進入這裡。這些突厥人都是穆斯林,而住在安那托利亞的希臘人卻信奉基督教。希臘人害怕這些陌生的異教徒,為保性命,他們放棄了自己的土地而逃。這些被遺廢的村莊、市鎮和城市,變成了突厥人的居住地,他們在尼西亞(Nicaea)建立了一個厚實的根據地。就是這麼一場戰役,促使了安那托利亞社會來了一次文化大洗牌。這裡不再是屬於基督徒的安那托利亞,如今變成了穆斯林的阿羅姆。

這不僅是拜占庭帝國的事情。西元1096年,基督教的聖地耶路撒冷(Jerusalem),也落入塞爾柱帝國的手中。恐慌的羅馬教皇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的一句「神的旨意!」(God wills it!),號召和鼓勵西歐封建主和騎士東征奪回聖地,這就是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塞爾柱人被十字軍的騎士趕出了尼西亞,只好後退至安那托利亞中部的科尼亞(Konya)。隨後,塞爾柱人的目光放到了東方。

塞爾柱人陸續吞併了他們的突厥近鄰—北邊達尼什曼德人(Danishmendids)、東北邊薩爾圖格人(Saltukids)和門古切克人(Mengucheks)以及東南邊阿爾圖格人(Artukids)建立的諸穆斯林王國。這使塞爾柱帝國成為了民族大熔爐,不僅有塞爾柱人,還有庫爾德人(Kurdish)、阿拉伯人(Arabs)、希臘人(Greeks)、亞美尼亞人(Armenians)和猶太人(Jewish)。

羅姆蘇丹國

在新生的阿羅姆(安那托利亞),塞爾柱人成為了真正霸主。亞美尼亞人樂於向其臣服,而庫爾德部落酋長也甘心為塞爾柱軍隊效力。至於居住在安那托利亞的希臘人,從此與拜占庭帝國的文化連結中斷,他們只好改宗皈依伊斯蘭教,並把自身同化到突厥文化當中。阿羅姆既然如此富庶,又是偉大的「羅馬」的代名詞,其統治者蘇萊曼沙阿一世(Suleyman Shah I)決定自立門戶,脫離以波斯地區為中心的大塞爾柱帝國,並把國家稱為羅姆蘇丹國(Sultanate of Rum)。「羅姆」是「羅馬」的意思,「蘇丹」就是統治者,塞爾柱人建立的這個國家,就是穆斯林世界的「羅馬帝國」。身為安那托利亞的主人,這裡的塞爾柱人認定自己繼承了羅馬帝國的文化遺產。羅姆蘇丹國漸漸成為了塞爾柱帝國的正朔,比起原來的那個帝國,還多存在了一百年之久。

羅姆蘇丹國最大版圖

西元1176年,羅姆蘇丹基利傑.阿爾斯蘭二世(Kilij Aslan II)在安那托利亞西南部打敗了拜占庭帝國皇帝曼努埃爾一世(Emperor Manuel I)的軍隊,正式粉碎了希臘人重奪安那托利亞的希望。而且,塞爾柱人終於能夠擁有一條直達海岸的道路,貿易也不再限於陸路。兩年後,基利傑.阿爾斯蘭二世為塞爾柱人首次統一了整個安那托利亞中部地區。繼「阿羅姆」後,另一個新生名字將用來稱呼羅姆蘇丹國,這個名字別具意義,註定將在往後的八百年間不斷被提起—拜占庭希臘人把羅姆蘇丹國稱為「土耳其」(Turcia)。

來自遠方的狼

羅姆蘇丹國與拜占庭帝國並非永無休止的在爭鬥。近百多年對安那托利亞的爭奪,已使他們疲於奔命,虛弱的拜占庭帝國,也確實再無能力可以光復故土。於是,他們在十三世紀時互相締結和約。安那托利亞終於有了一刻的平靜,但這卻是更大的暴風雨來臨前夕的寂靜。來自遠東的野狼,已經在張牙舞爪。沒錯,那些人便是來自蒙古草原的狼,他們的首領叫成吉思汗(Genghis Khan)。蒙古人的軍隊席捲中亞,把強國花剌子模王國(Khwarazmia)毀滅。這個王國原是塞爾柱的附庸。雖然塞爾柱人是霸主,但蒙古人並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蒙古人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他們由遠東西征來到西亞,征服是純粹的目的,他們不打算在征服的地區展開任何有效的統治。於是,為了軍隊遠征的方便,他們把征服的地區摧毀,燒殺搶掠成了征服後的例行公事。雖然有部份人躲過屠殺,但他們隨即被鎖上奴隸的鐵銬。對於中亞的突厥人來說,蒙古人是最邪惡的惡魔。學者、商人、詩人、宗教長老、藝術家和遊牧民等等,都極為害怕,他們只好放棄家鄉,向西躲避蒙古人的蹂躪。

貝伊利克

雖然如此,塞爾柱人面對這樣巨大的威脅,並沒有把全副心力投放在國家的防禦工事上。他們仍在不斷建造清真寺、學校、醫院和庭園等等,似乎幾百年的定居生活讓他們忘掉遊牧民族應有的觸覺。話雖如此,塞爾柱人對阿拉伯建築學、藝術和文學的貢獻卻非常巨大。阿拉伯文隨處可見,大至建築物、小至錢幣上都刻著這種文字,阿拉伯語是社會的主流語言,波斯語只在宮廷使用。這種豐盛文化甚至傳到了基督國度拜占庭帝國,有些拜占庭帝國的希臘人開始擁抱伊斯蘭教,他們受到稱為「德爾維希」(Dervish)的伊斯蘭苦行僧影響而改信了伊斯蘭教。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虛假的和平。西元1243年,塞爾柱人在安那托利亞北部輸掉了一場惡毒的戰爭,被迫成為了蒙古人的附庸。其實在這之前,羅姆蘇丹國已經成為最後的塞爾柱國度,那個曾在波斯地區的大塞爾柱帝國早已不復存在。雖然蒙古人是擅長征戰的野狼,但他們卻對統治技巧一竅不通。十年後,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分裂成元朝和四大汗國,而伊兒汗國(Ilkahanate)成為了塞爾柱的新主人。

十四世紀時的安那托利亞侯國

塞爾柱人往後還不斷對抗著蒙古人。蒙古人的出現只是曇花一現,他們終會在歷史舞台退下來。十四世紀時,羅姆蘇丹國已經油盡燈枯,無力控制安那托利亞。這個地方不再是統一國度,蒙古人也已經離去。這裡剩下來的是許多稱為「貝伊利克」(Beyliks)的安那托利亞侯國。與曾經存在的塞爾柱帝國和羅姆蘇丹國相比,他們完全不團結。

當然,塞爾柱的歷史只是土耳其人在歷史上第一次的光輝歲月,顯然不會是唯一一次。在分裂的安那托利亞土地上,土耳其人漸漸意識到新的秩序將被建立。歷史如同宿命一樣,一千年的拜占庭帝國已經被時代摒棄而註定沒落,土耳其人的重新崛起卻才剛剛開始。這趟光榮歷史源自一個土耳其人的夢而起,他住在安那托利亞西北部的一個貝伊利克。這個人的目光如炬,遙望著遠方拜占庭帝國的帝都—世界之城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他的名字叫奧斯曼(Osman),是一個稱為奧斯曼尼(Osmanli)的土耳其部落的酋長。這個小小的部落,日後將蛻變成偉大的鄂圖曼帝國,延續甚至超越塞爾柱人早已非常光榮的歷史。

圖片來源:

  • Tughril 990-1063 on 1 Manat 2009 Banknote from Turkmenistan Founder and first Sultan of the Seljuq Empire during 1037-1063: 123rf
  • 1090–1120 The Seljuk Era: The Map Archive
  • Greatest extent of Seljuk Sultanate of Rum Map For Anatolia: Istanbul Clues
  • Anatolian beyliks, circa 1330: Wikimedia Commons
  • Vectorisation of the logo of Selçuk University, Konya, Turkey.: Wikimedia Commons

作者

八十後男生,生於香港,靠數學為生卻喜愛研讀歷史,在旁人眼中也許有點怪異。從小喜愛研究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能在人類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