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朗赫布(Horemheb):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末代君主石像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六)】如何看待穆爾西里二世共二十六年的統治?

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 II),從埃及而來的挑戰

公元前1,295年,在位長達26年的穆爾西里二世駕崩,而西臺王位第二次在和平不流血的情況下完成交接。穆爾西里二世留給繼任的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 II)一個龐大而相對穩定的帝國。穆爾西里二世在西邊阿札瓦地區建立的附庸國網絡令當地局勢趨向穩定,北邊卡斯卡地區長年的征戰亦已令當地好戰而帶敵意的部落暫時屈服在西臺的勢力之下。而在東南部敘利亞地區,雖然亞述的強盛日益威脅西臺在區內的利益,但阿勒頗和卡爾凱美什仍然牢牢在哈圖沙政府控制之下。

雖然穆爾西里二世費盡苦心南征北伐,為西臺帝國帶來了和平和繁榮,但是這個情況不會維持很久,因為在更南邊的埃及正蠢蠢欲動。埃及第十八王朝結束之後,埃及除了在巴勒斯坦地區仍然有影響力外,對敘利亞的整體影響力已經大減。然而西臺和埃及之間的緊張關係持續。四年後,圖坦卡門的繼任者阿伊(Ay)駕崩,並由霍朗赫布(Horemheb)繼位。霍朗赫布在位期間,埃及重新開始介入敘利亞事務,並在穆爾西里二世在位第九年派兵支持努哈殊什地區的反西臺叛亂。雖然埃及干涉努哈殊什地區的嘗試被西臺擊敗,但埃及並無因此而放棄在敘利亞地區擴大政治和軍事影響力的機會。埃及正靜待時機向北擴張,一切只是時間問題。

跟大眾常見的印象不同,霍朗赫布本人似乎在外交上並無太大作為,他的施政注重於重建和重新統一埃及王國內部,並根除自阿肯那頓年間開始泛濫的行政腐敗同濫用官僚權力的問題。透過一系列的改革,霍朗赫布為第十九王朝的來臨打下了穩固的根基。而隨著第十九王朝的開始,埃及將會成為西臺在敘利亞的最大戰略競爭對手。

穆瓦塔尼二世面對的困境:四面受敵的西臺

或許從穆瓦塔尼二世登位之初,他就已經知道西臺和埃及為敘利亞控制權終將有一場大戰,這場風暴的中心是從前埃及控制的敘利亞王國。要成功防衛敘利亞地區,就需要從西臺帝國的各邊界地區抽調大量軍事資源,集中在敘利亞,因為哈圖沙不能夠期望西臺在該區駐紮的總督有足夠的軍力應對從埃及而來的挑戰。但穆瓦塔尼二世亦都很清楚,將過多兵力集中在敘利亞,會令到其他地區守備空虛,令西臺本土容易受威脅,尤其是來自北方卡斯卡地區的威脅。

雖然他父親穆爾西里二世在北方的戰事,尤其是他在位晚期的戰事為當地壓力帶來短暫的舒緩,但長遠而言,這些戰爭都跟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或者任何一位前任西臺國王的北方戰爭一樣,並無帶來決定性的戰果或是帶來區內局勢長期的穩定。西臺人必須面對一個政治現實:卡斯卡地區或許永遠無法穩定地成為西臺的附庸。在這個前提下,哈圖沙當局的選擇不多,而最關鍵的政策在於強化最容易受外敵侵襲的邊境地區,以應對從卡斯卡部落而來的威脅。由於西臺首都的位置接近北方卡斯卡地區,哈圖沙將無可避免長期受到外敵威脅。

北方卡斯卡地區的再殖民計劃

在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登位之前的大規模入侵中,西臺損失的領土幾乎等於整個哈圖沙北面和東北面的紅河盆地,從西邊的紅河到東南邊的幼發拉底河都淪落敵手。外敵入侵導致西臺人口的大規模散落,以及國內地區的人民流離失所。然而,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在卡斯卡的軍事行動成功減少敵人在區內的出現次數,也逼使他們撤出部分佔據的定居點。隨著敵方後撤,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開始採納再殖民計劃:將當地原居民重新安置於聚居點中,以及強化聚居點的防禦,以抵禦敵方將來有可能的攻擊。

和他的父親一樣,穆瓦塔尼二世亦都在發動成功的軍事行動後採用再殖民計劃,以填補邊境地區的空虛。他的主要策略是將居民安置在由於卡斯卡部落入侵而荒廢的城市裡面。但他的北方戰爭和零星的再殖民計劃並無長遠解決卡斯卡威脅的問題,而穆瓦塔尼二世將要再次面對卡斯卡部落從哈圖沙北面和東北面入侵的問題。在他可以將全副精神投入到跟埃及在敘利亞的爭霸之前,他必須更有效地安排好西臺本土的安全問題,尤其是對於首都哈圖沙的保護。穆瓦塔尼二世的終極解決方案,將會是西臺史上規模前無古人的再殖民計劃。在繼續討論穆瓦塔尼二世在北方的防禦計劃之前,我們要先將注意力暫時移到安納托利亞西部。

皮雅馬納度(Piyamaradu)的登場:西臺與邁錫尼希臘的再次交手

經過長達20年的相對和平穩定,安納托利亞的西部在穆瓦塔尼二世年間再次出現哈圖沙當局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一個名叫皮雅馬納度(Piyamaradu)的地區領袖起兵反抗西臺的統治,他最終將成為西臺西部其中一個最棘手的敵人。關於皮雅馬納度的出身,我們所知的不多,他有可能是西臺貴族之後或阿札瓦地區一個反叛的附屬國王子。這個人由於與邁錫尼希臘合謀,在安納托利亞的西部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而失去西臺國王的信任。為鞏固跟希臘的關係,他甚至將自己的女兒嫁給米利都(Milawanda)的國王以鞏固同盟。米利都曾經是西臺的屬國,到了穆爾西里二世的第三年,西臺恢復對米利都的控制。但到後來穆瓦塔尼二世年間,米利都又再次歸於邁錫尼希臘。

馬那帕.塔洪達(Manapa-Tarhunda)書信泥板原物(CTH191,KUB 19.5)

歷史學家相信有可能穆瓦塔尼二世放棄對米利都的控制,以綏靖的方式換取邁錫尼希臘不再在安納托利亞西部興風作浪。這點對於日漸將注意力集中在敘利亞的哈圖沙當局尤其重要。西臺將米利都割讓予希臘這件事,我們可以從一份介定各國邊界的協議之處得知。這份協議泥板的殘存部分提及達塔薩(Tarhuntassa)、米拉(Mira) 和阿希瓦華(Ahhiyawa,即大部分史學家相信是邁錫尼希臘),並介定各國的邊界。由此我們可以推斷也許西臺國王跟希臘國王達成了某種共識,甚至簽下正式條約。至少暫時來說,西臺和邁錫尼希臘的關係都尚算和平。

對於皮雅馬納度的政治生涯我們所知甚少,因為大部分提及他的泥板文件都比較破碎,並且可能有不同的解讀。但證據指向他試圖在西臺西部附庸國地區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並曾短暫控制西北部的特洛伊(Wilusa)。但他的行動到底有沒有得到特洛伊人民認可,這就是另一個問題,因為穆瓦塔尼二世稍後有指出特洛伊是西臺忠實的盟友。至少當時來說,他唯一遇到的阻礙就是塞哈河流域地區的附庸國國王馬那帕.塔洪達(Manapa-Tarhunda)。

馬那帕.塔洪達曾經在穆爾西里二世的時代反抗西臺,並與邁錫尼希臘結盟。但當西臺以武力逼他就範後,穆爾西里二世接受了他的投降並且允許他繼續擔任國王,自此以後他一直對西臺忠誠。為表對西臺忠誠,又或許是因為擔心皮雅馬納度會對自己的王國構成威脅,馬那帕.塔洪達曾經嘗試過將皮雅馬納度驅逐出去,但結果卻是戰敗,連帶附屬的領土列斯伏斯島(Lesbos)都遭到皮雅馬納度攻擊。穆瓦塔尼二世或許會為收到這則消息苦惱,由於北方的局勢仍然嚴峻,而南方則要面對埃及的威脅,他不能夠抽出太多資源應付皮雅馬納度。但他亦擔心如果放任不管,西部的局勢有可能演變成一場大規模的叛亂。為處理西邊的問題,穆瓦塔尼二世決定派出一名將領Gassu西向,並與庫帕塔.卡隆塔聯軍進攻塞哈河流域地區以至特洛伊。

西臺派軍深入並恢復對安納托利亞西部的控制

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在關鍵時候庫帕塔.卡隆塔竟然病倒了,他只能夠向西臺表示無能力參與聯合軍事行動。關於軍事行動的歷史記錄已經佚失,但我們知道西臺暫時恢復了對特洛伊的控制,可見軍事行動短期內是成功的。但不幸的是皮雅馬納度成功逃脫,並逃往邁錫尼希臘的領土。他甚至得到了希臘國王的庇護和支持。皮雅馬納度會利用希臘的領土作基地,持續攻擊西臺在安納托利亞西部的勢力範圍,令哈圖沙當局非常煩惱。在西臺的遠征結束後不久,穆瓦塔尼二世和特洛伊國王亞歷山大(Alaksandu)簽下條約,要求後者作為充當區內的前哨觀察者角色,並於西臺進行軍事行動時給予援助。

這條條約反映西臺國王希望西部的問題,就由當地的附庸國自己擺平,從而減少西臺直接出兵干預的需要。這個亦是特洛伊在區內的作用。除此之外,穆瓦塔尼二世亦期望當將來出兵敘利亞時,特洛伊能夠出兵協助。馬那帕.塔洪達在穆瓦塔尼二世跟亞歷山大簽定條約時仍然是塞哈河流域地區的國王,但他正漸漸變成西臺的負擔。這問題導致穆瓦塔尼二世決定將他罷黜,並改為支持其兒子馬斯圖里(Masturi) 擔任塞哈河流域地區國王。他希望後者能夠成為比日漸年老衰弱的馬那帕.塔洪達更穩固且有效的西臺附庸。當穆瓦塔尼二世相信西臺在西部的勢力相對較穩固之後,他開始為跟埃及不可避免的一場大規模衝突作最後準備。

下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八)】在戰略競爭中走向對立的埃及和西臺帝國

圖片來源:

  • CTH191: Mainzer Fotoarchiv
  • Shallow profile of Horemheb, from a statue of him with the God Horus Made of limestone 18th dynasty, reign of Horemheb (circa 1343-1315 BCE): Wikimedia Commons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