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置放於土耳其安卡拉安那托利亞古文明博物館內的西臺泥板


本篇文章獲 Zannanza’s History Channel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上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五)】巴比倫王太后塔瓦娜娜為西臺帝國帶來甚麼麻煩?

北方卡斯卡地區的麻煩

雖然穆爾西里二世的戰爭大致上平定了敘利亞和阿札瓦地區的叛亂,但西臺本土仍未能稱得上安全,因為北方的卡斯卡地區(Kaska)仍持續為本土帶來威脅。穆爾西里二世的後半任期大部分時間花費在平定卡斯卡地區局勢之上,這些戰役某程度上為卡斯卡地區帶來短暫的和平及穩定。

事實上,根據歷史文獻記載,在第十九年穆爾西里二世聲稱進攻到從未有西臺國王到過的地方:塔庫瓦希那(Takkuwahina)以及塔漢塔蒂帕(Tahantattipa)。到了第二十二年,他甚至是鐵列平以來第一位進軍到哈蒂祖瓦(Hatenzuwa)的西臺國王。第二十一年穆爾西里二世征服了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未能征服到的圖瑪拿地區(Tummanna),並在戰場上決定性地擊敗當地領袖Pitaggatalli的軍隊。圖瑪拿地區的首府被西臺軍隊佔領,而Pitaggatalli就被逼逃亡山區。

雖然如此,穆爾西里二世除了成功的戰役之外,也有失敗的時候。卡拉沙瑪地區(Kalasma),一個自圖哈利瓦三世開始就一直忠於西臺的附庸國竟然叛變。由於穆爾西里二世正忙於從圖瑪拿地區帶同戰利品回歸,未能抽身御駕親征,因此只能派出一位將領利努瓦札(Nuwanza)用武力解決問題。努瓦札雖然表面上開始時打贏了這場戰爭,但數年後叛亂再起,敵人且入侵附近的西臺屬國。卡拉沙瑪地區的領袖再次被西臺軍隊擊敗,並被逼逃跑,但西臺方面要再打一場戰役,才完全將局勢控制住,並恢復在卡拉沙瑪地區的主權。

穆爾西里二世的征服是否穩固?

即使歷史記載穆爾西里二世打了很多場勝仗,但歷史學家普遍懷疑這些勝仗到底有多長遠的效果。我們相信,穆爾西里二世的征服並不比他父親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征服長久。在安納托利亞西部的阿札瓦地區,西臺的勢力或許比較穩固,然而卡斯卡仍持續威脅西臺利益,並為北方的屬國帶來不穩定性。

對於哈圖沙當局而言,他們可以動用的手段選擇不多。由於卡斯卡地區零碎化的政治結構,以部落而非王國為基礎的地區局勢,西臺很難像在阿札瓦一樣,透過經營一系列附屬國來鞏固軍事征服的成果。為穩固北方的局勢,西臺只能夠通過定期派軍北伐卡斯卡部落帶來短暫的和平。

除此之外,西臺人用的另一個方法是:通過大規模移民和人口定居計劃穩定邊界地區的局勢,作為卡斯卡和哈圖沙之間的緩衝。穆爾西里二世明顯嘗試過這個辦法,例如他重建了Tiliura這座由漢提里二世就廢棄的北方城市,但人口的重新定居一直要到穆瓦塔尼二世才告完成。

穆爾西里二世亦成功重奪了古王國期間因為卡斯卡入侵而丟失的那裡克(Nerik),它是西臺的一座宗教聖城。穆爾西里二世甚至親自到那裡克主持一場風暴之神的祭典:這個是300年來首次。雖然這場祭典對西臺帝國而言有很強大的象徵意義,但那裡克人口的重新定居在穆爾西里二世期間亦都並未完成,而一直要到穆爾西里二世的孫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時期,西臺才完全恢復對那裡克的控制。

戰後的人口大規模遷移

在西臺的戰爭政策當中,每次打完仗西臺軍隊都會將大量居民從被征服的國家遷移到西臺本土。此後的新亞述帝國(Neo-Assyrian Empire)都有採用類似的政策對待被征服的人民,但規模往往沒有西臺那麼大。由於穆爾西里二世打了很多場勝仗,所以被遷移的人口數量應該相當可觀。每次由小型部落的數百人到數千人不等,這個為軍隊的交通物流、以及西臺本土的重新定居計劃構成巨大的挑戰。

對西臺帝國而言,人口的大量遷移有助於鞏固與附庸國簽訂的條約,減少將來該地區再發生反西臺叛亂的機會。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大部分被逼遷移的人都是被征服國家的健全人士,他們可以用作補充西臺本土因長年征戰和瘟疫而嚴重短缺的軍人和農業人口。

我們不清楚西臺本土是如何成功接收一大群與本土截然不同、有惡意而且是在違背他們自身意願的前提下被逼遷移的人口;但歷史文件記載,除了圖哈利瓦一世年間發生過問題之外,這些被遷移的人口似乎並無為西臺帶來重大的社會和政治問題,而且他們都很快融入了西臺主流社會。而除了軍事行動記錄之外,關於遷移人口的事甚少出現在西臺歷史記錄中,證明這些人很少會造成麻煩。證據顯示:他們都迅速融入以避免類似麻煩。

到底融入的過程是如何進行?當西臺人選擇好被遷移的人口,就會將他們分成兩個大類:一組為國王服務,另一組歸於軍隊將領。後者經常都會伴隨著從被征服國家帶來的牲畜。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會作為戰利品被安置於貴族所擁有的土地上。

西臺國王如何處置敵國戰俘?

被遷移的人口當中,被分派為國王服務的人將會成為國王的財產,他們當中適合服兵役的,會成為國王的親衛隊,其中一個重要職責是駐守邊疆的城鎮。其他被遷移的人口會被分派到赫梯本土的神殿工作,其他的將會被分派作勞動人口,例如在農場或是在國家工程項目中工作。這些移民亦都會用來再安置人口稀少的地區、以及因戰亂導致人口流失的邊疆地區,而這點特別是在穆爾西里二世的繼任者年間尤為重要。他們也會被用作交換敵人手上的戰俘或人質。

實際上,將一大群人,連同他們的妻兒、牲畜千里迢迢從被征服的國家遷移到西臺本土再定居肯定是一個漫長、困難而費力的過程。而部分人亦會在過程中逃脫,並且逃到鄰近國家尋求庇護。西臺人為避免這類事情發生花了不少心血,包括在條約中訂明附屬國必須將逃到他們領土的人交還回西臺,如果拒絕交還的國家將會受到軍事上的報復。對於一個與西臺敵對的國家而言,他們的國土上突然多了一大批健全但叛逆的西臺屬民,可能對區內西臺控制的土地造成更大的威脅。

穆爾西里二世口吃的問題

根據歷史記載,當穆爾西里二世在前赴蒂昆努(Til-Kunnu)的路途上,他遇到一場巨大的雷暴,他感到非常害怕,令他說話開始出現口吃的問題。一開始他非常警覺,但當時間過去,他逐漸習慣了。但漸漸地,這個問題甚至入侵到他的夢境,到底穆爾西里二世發生了甚麼事?西臺泥板有這樣一段記載:穆爾西里二世形容他的個嘴巴歪向一邊,因此歷史學家相信他有可能是輕微中風。

我們不知道穆爾西里二世的呢個苦惱是為何開始,但有可能是長年累月在外戰爭、對大瘟疫造成西臺人口凋零的絕望,加上塔瓦娜娜和王室內部的麻煩所造的巨大心理壓力有關。這些所有因素長年累月壓在穆爾西里二世身上,沉重的打擊了他的健康,並可能造成這個他相信是跟諸神的懲罰有關的健康問題。

為了平息諸神的怒氣,穆爾西里二世首先諮詢了占卜師。在他們的指導下,穆爾西里二世到了昆馬尼城的風暴之神神殿中,為風暴之神獻上一頭牛作為祭物,並將他首次發病時所穿著過的衣服在神殿中焚燒。我們不知道這個做法有沒有用,因為穆爾西里二世相信這個是天神降下的懲罰,通過平息天神的怒氣,穆爾西里二世或許心理上會有作用也說不定。但我地並沒有其他歷史文件記載這場獻祭的效果。無論如何,穆爾西里二世口吃的問題似乎並無影響到他軍事上和政治上的領導能力。對於歷史學家而言,這個亦可以算是穆爾西里二世任內的一個小插曲。

穆爾西里二世在位二十六年的小結

到了穆爾西里二世任國王的晚期,他相信已經很完滿地回應了他登位早期所面對那些認為他過於年輕登位,且遠遠比不上他父親的批評。但他在位的年間,無時無刻都在為國奔波勞碌、南征北伐,令他自己身心俱疲。由於相信大瘟疫是他父親殺害兄弟奪權上位的天罰,穆爾西里二世為平息天神的怒氣東奔西跑,但一直沒有辦法走出他父親的陰影。對於應該如何處置他的後母塔瓦娜娜,他煩惱了很久才決定採取行動。

但剝奪一位合法王太后的權力並將她流放,穆爾西里二世一直為這個決定獨自困苦。他的對外戰爭記載顯示他是一位有能力、信念堅決而無情的戰士。但他所撰寫流傳後世的禱文,亦都顯示了這位偉大的國王、戰士的心理也有人性化和敏感的一面。他私人生活上因失去至愛所承受的創傷、他跟眾多王室成員之間的愛恨情仇,這些都記錄在歷史記載中成為永恆,也為我們提供了一窺這位西臺國王內心世界的窗口。由此可見,我們對於穆爾西里二世內心世界的認知,比起任何一位前任或繼任的西臺國王都要多。

下一集:【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十七)】穆瓦塔尼二世面對的困境:四面受敵的西臺帝國

圖片來源:

Zannanza
作者

膠登及連登會員,網路博客、聚言時報專欄作家,筆名來自公元前14世紀期間,被西臺帝國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往埃及迎娶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卻神秘消失在兩國邊界的西臺王子塞那沙。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