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安德塔人素描


【真正的滅絕是什麼?】
本文摘自《滅絕生物學:失敗者的生存策略》
作者:池田清彥
譯者:陳朕疆
出版社:世茂

除了智人,所有人屬物種皆已滅絕

讓我們多談一些人類的雜交吧。

距今七百萬年前,出現於非洲中部的查德沙赫人(Sahelanthropustchadensis)189第六章真正的「滅絕」是什麼?190被認為是最早的人類。後來原人(Orrorin)、地猿(Ardipithecus)等屬相繼出現,接著出現了南方古猿屬(Australopithecus)。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南方古猿,是四百萬年前的湖畔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anamensis)。

阿法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afarensis)是一種生存於約四百萬年前~二百萬年前之間的「修長型」南方古猿。一九七四年於衣索比亞發現的著名化石「露西」,被認為是二十五歲~三十歲的阿法南方古猿女性,身高約為一公尺。

修長型的南方古猿中,一部分分歧演化成較強壯的傍人(Paranthropus),其中又以鮑氏傍人(Paranthropusboisei)、羅百氏傍人(Paranthropusrobustus)較為著名。

而另一部分的南方古猿,則在約二五○萬年前演化成人屬(Homo)物種。最古老的人屬物種為巧人(Homohabilis)。

一九○萬年前~一八○萬年前的東非,曾棲息過好幾種人屬物種。早期人屬物種中,演化程度最高的匠人(Homoergaster)在約一五○萬年前時,從非洲來到亞洲,並演化成直立人(Homoerectus)。爪哇猿人及北京猿人皆屬於直立人,不過這些直立人的後代皆已滅絕。仍留在非洲的人屬物種,後來演化出海德堡人(Homoheidelbergensis)這個與現代人類相當接近的物種,而在約六○萬年前時,海德堡人分歧為尼安德塔人(Homoneanderthalensis)的種系,以及智人(Homosapiens)的種系。最後,除了智人,其他人屬物種全部滅絕。

不過,在物種的層次上滅絕,並不代表在種系的層次上亦滅絕。基本上,七百萬年前的人種系一直存續到了現在,成為現代智人的一部分。

人是靈長類(靈長目)中的一科,靈長目之上的分類群為哺乳類(哺乳綱),而哺乳綱的祖先為二疊紀時出現的「哺乳類型爬行類」(合弓綱)。目前發現的哺乳類型爬行類化石,多為二疊紀時留下,現在則完全沒有合弓綱動物,故合弓綱動物應該已經完全滅絕。不過,現生哺乳類的祖先應為合弓綱中的某種動物。也就是說,已滅絕的哺乳類型爬蟲類中,某種動物的種系一直被保留了下來,並傳到了人類身上。「即使物種滅絕,種系卻不一定會跟著滅絕」就是這麼回事。

說得誇張點,三十八億年前誕生的生物,其系群到現在仍未滅絕。第一個誕生的生物是所有生物的母種。現存所有生物全都是三十八億年前誕生之某個原核生物的後代,只要不是所有生物全部消失,這個生物就沒有「滅絕」,而是能以種系的形式存續下去。

如同我們在第一章中所說的,多細胞生物誕生於六億年前,在那之後,地球上出現了六次生物大滅絕。不過在每次大滅絕時,都會有某些生物能夠熬得過去。這些生物就物種而言確實是滅絕了,但做為種系卻延續了下來。只是,現在的我們已無從判斷哪個已滅絕的物種種系已延續至今,哪個沒有。

從基因層級來看,尼安德塔人與丹尼索瓦人尚未滅絕

回到人類的話題,人屬之一的尼安德塔人於四十萬年前出現,三萬九千年時滅絕。但很明顯的,尼安德塔人的DNA確實存在於智人的基因內。除了十多萬年以來,每個祖先都是非洲原住民的人們之外,其他現存人類的基因中,都有一部分的基因來自尼安德塔人。也就是說,尼安德塔人曾與智人雜交過,所以現代人的基因中,有百分之二來自尼安德塔人。

如果尼安德塔人從未與其他物種的人類雜交,一直保持尼安德塔人的「單系群」,這個種系確實在三萬九千年前便已滅絕。實際上,尼安德塔人卻曾和智人雜交,基因混入了現代人的基因體,故尼安德塔人的基因至今仍未滅絕。某種意義上,現代人可以說是尼安德塔人的後代。

我們常聽到有人說「人口再這麼減少下去,日本人就會滅絕了」。這裡說的「日本人」,究竟是指那些人?是指住在日本列島上的人嗎?還是所謂日本人血統的人?

舉例來說,一位日本女性前往非洲,與非洲人結婚,並生下孩子。那麼這個孩子自然有日本人的血統。即使日本列島上的日本人因為某些原因而全部消失,只要其他地方還留著日本人的血統,那麼「日本人滅絕」就不會成真。再說,所謂的日本血統其實是個模糊的概念,日本人與中國人、韓國人在遺傳學上幾乎相同。

基本上,「不存在人種的概念」已是人類學上的常識。所有現代智人百分之九十九.九的DNA都相同。

前面提到,現代智人的祖先曾與尼安德塔人雜交過。丹尼索瓦人(Homodenisova)由尼安德塔人分歧而來,是與尼安德塔人稍有差異的物種。而智人的祖先就曾經和丹尼索瓦人雜交過。目前已知,丹尼索瓦人曾和智人與尼安德塔人共同生存了數萬年。

丹尼索瓦人在四萬年前便已「滅絕」。而走出非洲的智人,在十萬年前左右,以及六萬年前~五萬年前之間,曾兩度與尼安德塔人雜交。接著又在五萬年前~四萬年前之間,與丹尼索瓦人雜交,其後代再擴散至全世界。在基因的層次上,尼安德塔人與丹尼索瓦人皆沒有「滅絕」。西藏人、澳洲原住民、因紐特人、新幾內亞人、美拉尼西亞人等,都具有尼安德塔人與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特別是新幾內亞人的DNA,有百分之三~六來自丹尼索瓦人,有百分之二來自尼安德塔人,故一共有百分之五~八的DNA來自其他人類。

而日本人也有少許DNA來自丹尼索瓦人,不過大致上還是尼安德塔人與智人的混血物種。

粒線體DNA必定繼承自母方,而非父方,故我們可以從粒線體DNA追溯母方的血統。而調查結果發現,現代智人的粒線體DNA全都來自智人。沒有任何一人的粒線體DNA來自尼安德塔人。也就是說,女性尼安德塔人在雜交後所生下的後代,並沒有一直延續至今。女性尼安德塔人與男性智人所生下的小孩,或許是在尼安德塔人的村落內長大的,後來隨著尼安德塔人族群的滅絕,這個種系也跟著消失了。因此,具有尼安德塔人粒線體DNA的「女性尼安德塔人後代」,便沒有延續至今。除了非洲人,現代智人皆為數萬年前,男性尼安德塔人與女性智人混血後產下的後代。

《滅絕生物學:失敗者的生存策略》

地球生命出現以來99%都已滅絕。
脆弱的生物,為何卻能存活在地球漫長38億年至今?
物種不滅的生存策略是什麼?
自從多細胞生物在6億年前出現,至今生物已經大規模滅絕了6次。
生命與進化的奧秘,就藏在這6次大滅絕中。

圖片來源: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