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一群美國人正在國稅局填寫稅務表格


【開心繳稅的唐老鴨?「沒稅賦,沒政府」的文明代價:快看,我們的稅金正在天上爆炸】
本文摘自《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
作者:多米尼克.弗斯比(Dominic Frisby)
譯者:王曉伯
出版社:時報出版

這是有史以來,用以分離人民手中錢財最強而有力的機制。──《時代雜誌》(1942年10月號)

今天,稅賦已滲透到你從事的每一件事裡,幾乎所有的活動或多或少都牽扯到稅賦。思考與性愛是少數幾種得以免稅的活動。在古羅馬時代,甚至連小便都要課稅。感謝上蒼,還好今天沒有這種稅。

發展至今,身處二十一世紀的你不論是住在哪個已開發國家,你一生中所購買最貴重的物品,不是如多數人所認為的住宅,而是你的政府。就一個英國典型的中產階級來說,他一生繳給政府的稅金達360萬英鎊(500萬美元)──比一棟房子還要貴。你等於是要花整整20年,甚至更多的生命來為國家提供服務。就時間而言,國家擁有你的勞動力,誠如中世紀封建時代的領主擁有農奴一樣,在一週的工作時間裡,農奴有一半的時間都得為領主耕地種田,以換取領主的保護。在今天,你則是以稅金來換取政府對你與其他人的保護與服務:國防、健保與教育等等。有些人滿足於眼前的狀況,有些人則否,但是不論你的政治傾向為何,你都沒有選擇餘地。如果你要工作謀生,你就必須同時為國家與自己工作。我們其實並不如我們所認為的那麼自由。

美國華盛頓特區國稅局大樓

如果你反對政府使用你所繳納的稅金的方式──例如在中東發動戰爭,或是進行一些無用的公共建設,又或是實施一項你認為不道德的法令──該怎麼辦?你就別介意了。除了每隔四年或五年進行一次效果有限的選舉之外,你其實對你的稅金該如何使用並無置喙餘地。美國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國稅局大樓牆上刻有一段文字:「稅賦是我們文明社會的代價」,但這真的是文明嗎?以一種強迫的形式來從事你在道德上反對的事情?

社會民主主義人士視稅賦為促進社會均衡的方式:財富重分配、提供均等的教育與福利,以及消除市場經濟的扭曲。社會主義人士儘管也具有同樣的觀念,但是其態度更為極端。自由主義人士則是認為,課稅就是盜竊:是對個人自由的侵犯,並且違反了他們的財產權;政府的支出是浪費且不道德的行為,還是由個人花自己的錢比較好。

沒有稅賦,就沒有政府:環環相扣。儘管晦澀難解,但稅賦往往是每一場政治辯論的重心:政府該把錢花在哪兒?該花多少?誰來買單?錢從哪裡來?

我們今天面臨的許多問題,特別是貧富間與世代間的財富差距,都可以追溯到我們的稅制。稅賦改革是政治人物真正可以改變世界的少數幾種途徑之一。如果我們有考慮未來,有考慮到我們的子孫輩應該住在什麼樣的世界,我們就必須思考我們該如何課稅。

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

戰爭愈浩大,稅賦壓力也就愈沉重。第二次世界大戰使得全球稅賦大增。正如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所言:「戰爭很花錢。」

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花費有22%是由稅收支付。至於其餘的則是由舉債與印鈔票來解決。不過美國一般民眾大都尚未接觸到所得稅。1942年的稅務法改變了這樣的情況。必須繳納所得稅的美國人民由一千三百萬人增至五千萬人以上。突然之間,75%的美國工作階層發現自己要繳稅。此一法案「將導致納稅人數與繳納金額創下美國有史以來最高。」《時代雜誌》指出。該雜誌的預測沒錯。

該法案又稱「勝利稅」(Victory Tax),政府並發起鋪天蓋地的宣傳活動來闡明繳納此稅的正當性。為了教育人民如何繳納此稅與化解人民對此稅的憎惡,當時的財政部長小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委託華德.迪士尼(Walt Disney)製作一部影片,名為《新精神》(The New Spirit),主角是唐老鴨。美國當局也找來一批藝人宣揚納稅不僅是愛國的行為,也是一種樂趣。歐文.柏林(Irving Berlin)寫了一首歌,由金.奧崔(Gene Autry)主唱:「我今天繳納所得稅了。」這首歌高調慶賀民眾所繳納的稅金如何資助一千架飛機轟炸柏林。以如此熱情奔放的方式將稅收與戰爭相結合,實屬罕見。

到了1944年,所得稅的最高稅率達到94%。在1944年二月時,若詢問美國民眾是否接受這樣的稅率,90%的人都會表示肯定。但是真正負擔此一稅率的人可能就沒有這番熱忱了。

二戰期間,美國總共買了大約一千三百萬支槍、四百億發子彈、十萬輛坦克、三十萬架飛機、十艘戰艦、二十七艘航空母艦,以及兩百艘潛水艇。財務壓力沉重無比。美國聯邦政府在二戰所承擔的成本比一戰時多出十倍,高達3210億美元左右。這次的稅收支付了48%的成本。其餘的則是靠著借貸與通膨解決。二戰結束時,美國的債務已翻了六倍,達到國內生產毛額的110%。儘管應該包含在內計算,但通膨因素並未被納入。根據估計,通膨所造成的貨幣貶值或許占了戰爭成本的21%左右。而在歐洲,通膨可能更高。

美國的參戰使得盟軍得以扭轉戰局。美國在二戰的軍事行動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仰賴新課徵的所得稅來支撐。

勝利稅

除了舉債,所得稅現在已成為美國收入的主要來源。大政府時代開始邁步向前。

每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政府的支出總會減少,但是稅賦卻從來沒有回到戰前的水準。甚至連接近都稱不上,相反的,反而更高。

所得稅現在已成為人類生活的一部分。戰爭將課稅精靈自瓶中釋放,卻沒有人把它收回去。財政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Fiscal Studies ,IFS)將這樣的現象稱之為「棘輪效應」(Rachet Effect),政客競選連任的壓力使其難以在承平時期增稅,但是「戰爭解除了這樣的桎梏」,而且一旦開徵新稅與提高稅率,鮮少撤除。

中世紀的農奴每週必須在領主的土地上工作三天,以換取領主的保護與擁有自己土地的權利。在二十一世紀,一般人民的勞動力有40%到60%都是交給國家,以交換國家的保護與保有剩餘勞動力的權利。今天的情況已不像過去那般嚴峻。我們今天享有更多的言論與行動自由。我們的福利也遠超過中世紀的先人們。然而,看到我們為了履行納稅義務所花的時間與過去基本上所差無幾,仍讓人不免深思。

延伸閱讀:【光天化日搶錢】窗戶也得課稅?政府根本光天化日搶錢!玻璃稅、壁爐稅……歷史上那些荒謬的「萬萬稅」

《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

一探古往今來的稅務大觀園,反思如何打造未來的烏托邦。
課稅的藝術,是拔最多的毛,但讓人民發出最小的聲音?
稅怎麼來,決定人類歷史怎麼走。
這場稅賦的攻防戰,可以荒謬至迫使人民拆窗戶,也可能美妙到每天只要工作三小時。

圖片來源: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