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人之王克洛維一世的畫像


克洛維一世

在古典時代,即西元五世紀之前,羅馬帝國(Roman Empire)曾經是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幅員遼闊,曾造就了一段極之光輝的歷史和文化。然而,在爆發三世紀危機後,羅馬帝國漸漸衰落,更在後來分裂為東西兩部,西羅馬帝國最終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在西元476年壽終正寢。當帝國灰飛煙滅後,各蠻族就在帝國故土上建立了自己的王國。

延伸閱讀:歐洲文明的奠基者|羅馬帝國

所謂蠻族,其實是羅馬人對境外之民的稱呼,尤指在日耳曼地區(Germania)的日耳曼民族(Germanic)。本文想介紹的,便是後來對歐洲歷史影響深遠的其中一支,稱為法蘭克人(Franks)。

法蘭克人本來聚居在萊恩河(Rhine)的東岸。五世紀初,因為來自亞洲的匈人(Huns)遷徙到歐洲,其好戰性格使日耳曼人心生恐懼,導致了各日耳曼人遷徙進羅馬帝國境內。其中,法蘭克人渡過萊恩河,來到高盧(Gaul,約今日法國所在地)的北部地區,並漸漸征服和同化當地的高盧羅馬人。

克洛維一世

法蘭克人本身並非一個統一的部族,是由眾多不同的部落構成。克洛維一世(Clovis I)生於西元466年,來自薩利昂法蘭克部落(Salian Franks)的酋長家庭,父親死後以15歲之齡在481年繼承了酋長之位。雖然,當時的法蘭克人仍然只是由多個部族組成的部落,直到克洛維一世統治後,法蘭克王國才真正建立。而因為克洛維的祖父名叫墨洛溫(Merovech),因此他所屬的王朝便稱之為墨洛溫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

征服高盧

我們之所以稱克洛維一世為法蘭克王國的奠基者,甚至是法國奠基者,在於他在位時期曾經達成了數個關鍵成就,使王國站穩了腳。

第一個成就是征服了高盧。克洛維一世的父親和祖父在位時,曾經效力羅馬帝國,為帝國提供兵源對抗多次入侵帝國的匈人軍隊。因此,法蘭克人被羅馬帝國皇帝視為忠誠的伙伴,贈予其不少財富。說白點,這些財富其實就是法蘭克人作為僱傭兵的報酬。於是,克洛維一世登基時,法蘭克人已可算是一個頗為富有的部落。而且,他登基時,西羅馬帝國已經不再存在,他就再沒有為其提供兵源的重擔,所以可以放心擴張他的勢力。各蠻族在帝國故土上爭相建立眾多王國,克洛維一世意識到,要在這個亂世站穩住腳,必須擴大法蘭克人的勢力範圍。

不過,雖然西羅馬帝國滅亡了,但曾效忠羅馬帝國、統治高盧行省的羅馬總督仍有一定實力。這位羅馬總督名叫西阿格里烏斯(Syagrius),控制著高盧中部的蘇瓦松地區(Soissons),當羅馬帝國皇帝被廢黜後,順勢自立為「羅馬人的國王」。在說服並得到其他法蘭克部落的幫助下,克洛維一世成功打敗擁有精良裝備和士兵的西阿格里烏斯,西阿格里烏斯兵敗之後隨即投靠了另一支日耳曼部落-西哥德人(Visigoths)。

克洛維一世為了杜絕西阿格里烏斯的捲土重來,威迫西哥德人將其交出。西哥德人當時才剛在伊比利亞半島定居,根基未穩,不欲與法蘭克人開戰,於是只好交出西阿格里烏斯。西阿格里烏斯被送回蘇瓦松,克洛維一世隨即將之處決。491年末,克洛維一世基本上已經控制高盧大部份地區了。

統一法蘭克人

第二個成就便是統一了法蘭克人,建立了王權雛形。克洛維一世征服高盧後,勢力十分龐大。不過,當時除他之外,法蘭克人還存在數個酋長,其中兩個實力較強大的便是查爾拉歷克(Chararic)和拉格納查爾(Ragnachar)。這兩個人統領的法蘭克部落本來是克洛維一世的盟友,前者曾與他有過節,後者則曾在克洛維一世攻打西阿格里烏斯提供援助。

然而,這兩個人都是克洛維一世稱霸路上的障礙,不久便被克洛維一世派人暗殺掉。496年,當克洛維一世清除了餘下一些實力較差的酋長後,他就正式統一了法蘭克人。

根據後世一位專注研究法蘭克人歷史的高盧羅馬人歷史學家都爾的額我略(Gregory of Tour)所說,克洛維一世統一法蘭克人之時,身邊已經沒有任何親族。由此可見,那些昔日被克洛維一世殺掉的酋長,應該都跟他有密切的血緣關係。

蘇瓦松花瓶

除了統一法蘭克人外,克洛維一世還同時建立了王權,使法蘭克從一個部落變成一個王國。克洛維一世如何建立王權呢?我們可以從一個流傳的故事「蘇瓦松花瓶」(Vase of Soissons)可以知道。

話說,當克洛維一世攻佔了蘇瓦松之後,洗劫了當地的蘭斯教會(Rheims),士兵都因應其軍功而得到了戰利品。為保公平,克洛維一世在戰利品中讓所有人公平地抽籤拿取戰利品,其中一名士兵取得了一個花瓶。對教會來說,這個花瓶是極具神聖意義的珍品,主教聖雷米(St. Remy, Bischop of Rheims)希望克洛維一世能夠歸還這個花瓶,克洛維一世答應了。於是,他向這位士兵提出收回這個花瓶的要求,誰知這位士兵卻十分不滿,認為這個花瓶是他戰功的合理獎賞,一怒之下,在克洛維一世面前用斧頭把這個花瓶砍爛,接著說:「我抽到的就是我的,你沒有權權取走屬於我的東西!」

蘭斯教會主教聖雷米懇求克洛維一世歸還蘇瓦松花瓶(十五世紀畫作)

於是,克洛維一世就這樣作罷,只好把這個爛掉了的花瓶還給教會主教。一年後,克洛維一世叫來了他的軍隊,要查看他們的裝備。他來到了那位一年前把花瓶砍爛的士兵前,故意留難他,說他的斧頭破破爛爛,不像個合格的士兵。克洛維一世從那位士兵手上搶走斧頭丟在地上,當那位士兵彎腰把斧頭拾回時,克洛維一世便拿起斧頭把這個士兵砍成兩半,然後說:「你的東西的確是你的,但你卻是屬於我的。」於是,再也沒人敢反抗克洛維一世的命令了。

由這個故事可見,當時的克洛維一世,已在法蘭克人之間建立了權威,成為法蘭克王國王權雛形。王權的建立有賴軍隊的紀律性,曾說:

「當他初征服蘇瓦松後,他身無分文,既沒有金與銀,也沒有酒與糧,但他參考了昔日凱撒的做法-以戰場上的勝利吸引士兵效力。當每次成功打勝仗後,所有戰利品會被集中堆在一處地方,每個戰士能夠得到他應有的份。而且,王家在軍隊並無特權,所有人都必須嚴格遵守軍法。於是,本來蠻族像是不被馴服的野馬,但從此便被教導而明白服從紀律的重要性和好處。」

皈依天主教

最後一個成就是他果斷地皈依了天主教。本來,法蘭克人是信奉基督教中的阿里烏派(Aranism)。雖然同是基督教,但阿里烏派在羅馬帝國被視為異端,為了統治需要,克洛維一世比其他蠻族國王更快地決定帶領族人歸順羅馬教廷。這是一個十分明智的決定,當西羅馬帝國滅亡後,失去影響力的羅馬貴族和基督教會,急於在新建立的蠻族王國之中尋找政治上的支柱。克洛維一世願意皈依天主教,羅馬教廷當然十分歡迎,畢竟法蘭克王國是在眾多蠻族中崛起得最快的一個。

於是,這不僅使他統治羅馬高盧遺民和在地教會更容易,在得到教會和羅馬貴族的幫助下,克洛維一世更分別在500年征服了勃艮第王國,在507年把西哥德人的勢力趕出了高盧。自此,法蘭克人完全控制整個高盧地區。

508年,得到教會的加持下,克洛維一世在外交上得到東羅馬帝國的承認與結盟,被授予為執政官稱號-一種在舊羅馬世界有相當高地位的官職,成為了羅馬教會的保護者。西羅馬帝國灰飛煙滅後,東羅馬帝國成為了羅馬帝國的正朔,統治羅馬帝國故土的蠻族王國要有效統治,得到東羅馬帝國的承認是十分重要的。

511年克洛維一世逝世時,法蘭克王國的領土

克洛維一世在位時達成的這些成就,使他從法蘭克部落的酋長一躍成為了法蘭克人國家的唯一國王,意味著他作為部落軍事領袖的權力,演化為一個獨立王國的世襲王權。

西元511年11月27日,克洛維一世逝世。他一生戎馬,在王國西邊他打敗了西哥德王國(Visigothic Kingdom),在王國東邊則與東哥德王國(Ostrogothic Kingdom)結盟,並成功阻止了東哥德人對西哥德人作出前援,穩定了自己一手建立的法蘭克王國。這個法蘭克王國,後來成為了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的雛形。

懶王時代

克洛維一世死後,其領土被四位兒子瓜分。墨洛溫王朝始終面對著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幾乎都處於分裂狀態。基本上每一代國王死後,其領土都會被兒子平分,因此,克洛維一世之後的二十八任國王,只有五位曾經統治統一的法蘭克王國,這種局面,漸漸造成了王朝後期的「懶王」(Roi fainéant)時代。

所謂懶王時代,便是因為法蘭克王國長期處於分裂的狀態,國王必須依靠宮相遊走領地之間,平衡各勢力諸侯,造成了後期國王權力不斷下降,宮相成為墨洛溫王朝的實際統治者。

克洛維一世死後二百年,墨洛溫家族的王位終於被出身宮相的加洛琳家族(Carolingian Dynasty)取代而結束。後來,在西元八世紀的法蘭克王國,將出現另一位對歐洲史起了轉捩點作用的國王,跟克洛維一世作風相似,而且掀起更大的歷史漣漪,他就是千古一帝-查理曼(Charlemagne)。

延伸閱讀:你知道法國歷史上經歷過的四個王朝,全都是來自同一個家族嗎?

圖片來源:

  • St. Remy, Bishop of Rheims, begging of Clovis the restitution of the Sacred Vase taken by the Franks in the Pillage of Soissons: Wikimedia Commons
  • The map comes from Vidal-Lablache, Atlas général d’histoire et de géographie (1894). It shows Gaul in 511 AD.: Wikimedia Commons
作者

80後男生,生於香港,靠數學為生卻喜愛研讀歷史,在旁人眼中也許有點怪異。從小喜愛研究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能在人類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