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陀斯山的小型聚居地-達夫尼(Dafni)


【亞陀斯山-世界上唯一一個全為男性人口的地區】
本文摘自《不尋常的邊界地圖集:全球有趣的邊界、領土和地理奇觀》
作者:佐蘭.尼科利奇
譯者:林資香
出版社:春山出版

P273_Map data © OpenStreetMap contributors

40º 09′ 31″N | 24º 19′ 39″E

在希臘北方,亞陀斯(Athos)既是一座山、也是一座半島—哈爾基迪基半島(Chalkidiki)較大的三條「腿」之一。由於山上有二十間東正教修道院,因此亞陀斯山通稱為「聖山」(Holy Mountain,希臘文為Άγιον Όρος);在古時,這座半島則被稱為阿克特(Akte)。

亞陀斯山是在希臘統治下的一個自治政體,大約有兩千名修士住在這座半島上,半島占地約三百九十平方公里,長六十公里,寬七至十二公里。八世紀末,首批僧侶與修士來到這座半島;十世紀下半葉,亞陀斯山修道院社區開始以大拉伏拉修道院(Monastery of Great Lavra,希臘語為Μονή Μεγίστης Λαύρας)為基礎而形成,一座又一座的修道院,開始在亞陀斯山林木茂密的山坡與海岸上建立起來。鄂圖曼帝國統治時期是亞陀斯山修道院社區最艱難的一段日子,當時修道院被徵收以高額的賦稅,雖然土耳其人並未對亞陀斯山的內部事務多加干預。

二十世紀初,希臘軍方解放了包括亞陀斯在內的整個哈爾基迪基地區,接下來數年,希臘與俄羅斯因聖山的主權而關係緊繃;一次大戰之後,這座半島成了希臘的一部分。二次大戰以及德國占領希臘期間,應其政府要求,聖山受到了希特勒的保護,使它得以歷經戰亂而幾乎毫無損傷,依然保持原貌。

西蒙岩修道院

根據今日的希臘憲法,聖山修士國(Monastic State of the Holy Mountain/Monastic State of Agion Oros)代表希臘的一處自治領地,由二十間主要的修道院共組成「神聖社區」(Holy Community)。卡里埃(Karyes)是聖山的首府與行政中心,也是擔任希臘代表的州長官廳所在地。聖山上所有的修道院皆受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Ecumenical Patriarchate of Constantinople)直接管轄—儘管許多修士對普世牧首與羅馬天主教教宗(Roman Catholic Popes)的會面多持反對態度。

亞陀斯山當局是由二十間修道院(神聖社區)各派出一位代表以及一個執行機構(由四位成員成立的神聖政府〔Holy Administration〕)共同組成,並以首席修士(Protos)為首。所有修士皆自動獲得希臘國籍。普通人也可以拜訪聖山,但必須滿足兩個條件:獲得特別許可,並且不得為女性。

幾乎所有雌性物種都被禁止進入聖山,然而聖山上唯一不受這條規則所約束的雌性動物,就是母貓跟母雞了(前者是為了捕鼠,後者是為了生蛋,而蛋黃則被用來當成繪製肖像的染料)。十四世紀時,塞爾維亞強大的皇帝杜桑(Serbian Emperor Dušan the Mighty)將他的妻子海倫娜皇后帶上亞陀斯山,以保護她免受瘟疫之害;但為了表示對女性不得進入聖山這項禁令的尊重,皇后一直被放在轎上搬來運去,並未真正踏足聖山的土地。

由於這項女性不得進入亞陀斯山的禁令違反了兩性平等的普世原則,在二○○三年,歐洲議會(不成功地)呼籲廢除這項規定。由於聖山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國家,這項規定實際上意味著,聖山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人口全為男性的國家。

希臘在簽署《申根公約》時,同時對亞陀斯山的特殊地位提出了一項聲明:容許這個修士國家只需遵守部分的協定。

亞陀斯山另一個奇特而有趣之處是其使用的曆法以及計時的方式。山上的修道院使用的是儒略曆(Julian calendar),儘管希臘全國與教會皆已在兩次大戰之間改成使用所謂的儒略改革曆(Revised Julian calendar),有些其他的東正教教會與國家(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賽普勒斯、君士坦丁堡牧首等)也是如此。儒略改革曆是由塞爾維亞科學家特普科維奇(Maksim Trpković)與米蘭科維奇(Milutin Milanković)所提出。同時,聖山仍然使用古老的「拜占庭時間」(Byzantine time)來計時,故日落代表著00:00;而由於一年中每天白晝的時間長短不定,顯示「拜占庭時間」的手錶通常必須每週一次以手動方式加以調整設定。

《不尋常的邊界地圖集:全球有趣的邊界、領土和地理奇觀》

世界並不總是如我們認為的那樣。本書作者將全世界最古怪、最有趣、最不可思議、最不尋常、最不合邏輯的各種邊界現象,透過精要趣味的文字與簡潔清晰的地圖,一一解謎。各種內飛地、外飛地、分裂的、不存在的城市和島嶼……,將使你重新思考「邊界」的意義,以及它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

圖片來源: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