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都鐸與查爾斯.布蘭登


【「藍鬍子」亨利八世大膽無畏的妹妹-瑪麗.都鐸】
本文摘自《Bitch!歷史中最美麗叛逆、敢作敢為的15位婊子英雄》
作者:皮埃爾・盧內爾(Pierre Lunel)
譯者: 克蘿伊
出版社:創意市集

奧爾良的路易公爵差一點就當不成國王。這個公爵如同他的祖輩,他正是奧爾良路易一世的孫子,他與巴伐利亞的伊薩博私通,而讓「瘋子」查理六世戴上綠帽;這個女人甚至被她的孫子路易十一暱稱為「偉大的老鴇」。

路易十一厭惡奧爾良家族,就如同他厭惡每個威脅到他的王室家族一樣。他曾經對路易一世的兒子、奧爾良的查理一世寄予厚望:在阿金庫爾慘敗後,被拘禁於倫敦,是充滿魅力又風流的詩人。可惜,被釋放後,這位遊吟詩人只是一個明顯將死而沒有男性後代的老人。但是……一個女人,一個魔女,阻撓了「蜘蛛國王」的災難性意圖。某個克萊沃的瑪麗(Marie de Clèves)-不確定她是不是心腸狠毒的美麗女人-為老人誕下一個兒子。

鑑於瑪麗對於具有雄性象徵的任何事物有高漲的欲望,路易國王很懷疑這個孩子是不是詩人的親骨肉。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這個幼兒從小就以奧爾良的路易之名長大。路易國王並沒有一絲驚恐,他仍然幻想著消滅這個恥辱的家族,國王強迫少年與自己的女兒,即法蘭西的讓娜(Jeanne de France)結婚-一個如此畸形的駝背女孩,看樣子她永遠不可能生育。事實上,她也未產下任何子嗣。但是奧爾良路易的命運註定不是平凡無奇的。您不如看下去吧……

瑪麗.都鐸

查理八世繼承其父路易十一,並且立即地實現他統治時期的最大成就,與布列塔尼的女繼承人安妮結婚。婚姻契約規定,如果國王提前過世,安妮必須嫁給法蘭西的新國王。安妮既是布列塔尼公爵夫人,又是法蘭西王后,作為寡婦的她不能以犧牲法蘭西王國為代價嫁給外國王子。法學家施加這些條件時是有遠見的,因為查理八世不幸一頭撞上安布瓦茲城堡(Château d’Amboise)稍矮的門楣,比女王早一步過世。更糟的是,他死後沒有男性或女性繼承人,他們所有的孩子都早夭了。奧爾良的路易是王位的繼承人,他要求寡婦兌現自己的權利。好險!布列塔尼公國仍是法蘭西的。

路易十二是比他前任更好的播種者,為安妮女王生下兩個女兒:克洛德(Claude)以及勒內(Renée),前者嫁給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François de Angoulême)-未來的法蘭索瓦一世(François I)。但她始終沒有產下男孩,轉身立即重新投入她的任務,但心已如槁木。一五一三年,她生了一個死胎:一個男孩。由於多次嘗試為法蘭西王國產下一個王儲而耗盡氣數,她於一五一四年一月九日在布洛瓦(Blois)去世,年僅三十七歲。對於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來說,前方一切暢行無阻;他的母親是薩伏依的路易絲(Louise de Savoie),早已欣喜若狂:她將成為國王的母親。不幸的是,路易十二下定主意要讓法蘭索瓦嘗盡苦頭!他散布謠言說他正籌備三個婚姻:克洛德和法蘭索瓦、勒內和一個奧地利貴族的兒子,還有他自己的婚姻!老頭子決定再次結婚,而路易絲可以躲過了波及。就遵照旨意吧!

一五一四年五月十八日,國王以慣常地蠻橫方式,召喚了神父將他女兒嫁給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薩伏依路易絲的喜悅時光很短暫。首先,婚禮看起來像極了葬禮,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服裝!音樂,沒有!騎士比武,沒辦!完全不像一場正常的婚禮。藉口是要對安妮女王服喪期的尊重,更糟的是,國王只提及自己的婚姻。無庸置疑地,老人有著長遠的盤算……事實上,他的玩世不恭筆墨難以形容。他使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成為他的女婿,暗示他無權統治,因為他本人、路易十二將生下一位王儲!

在與法蘭西讓娜的第一次未有後繼的婚姻;和布列塔尼的安妮的六次懷胎,而只有兩個女孩活著之後,他仍不灰心,但他將要娶誰呢?一個國王-即使頭髮花白,仍有眾多的選擇。這傢伙已經打聽清楚了!西班牙和英格蘭各有一位適婚的公主。愛好新鮮胴體的路易,從一開始就刪去兩個寡婦,即英格蘭國王亨利八世的長姐瑪格麗特.都鐸和奧地利的瑪格麗特,兩人皆已年過三十。作為一個臨老著迷於花叢的人,他把目光投向十九歲的美女,即亨利八世的妹妹,瑪麗.都鐸。尚未開始殺害妻子的英格蘭藍鬍子接受了這項交易,因為他希望在對抗西班牙和奧地利之間的爭端中,能更加鞏固和法蘭西的關係。一言為定!一五一四年八月十三日,這位美女溜進床裡,撩起裙子,摩擦朗格維爾公爵(duc de Longueville)裸露的腿,這位公爵代理他的主人法蘭西國王與她結婚。

瑪麗是致命的武器,也是個兩敗俱傷的武器。在英格蘭,不到一眨眼的時間,她便積極地服務於腐爛至骨子裡的宮廷,對渴望她的人表現出極大的熱情,直到深深地愛上了一個空有外表,且與他兄弟相同的狂歡者。一位名叫查爾斯.布蘭登的男子,剛被亨利八世(Henri VIII)授予薩福克公爵(duc de Suffolk)爵位,這是追隨在國王身後,撈剩餘好處的那些猛禽之一。法蘭西國王老頭的誓言攫住陶醉於愛情中的瑪麗,她以對布蘭登的熱情抗拒著;但後者,和所有厚顏無恥的共享份子一樣,向她發誓,無論結婚與否仍會繼續愛她,且國王的年紀對他們來說毫無威脅。

第一位開心迎接貌美瑪麗的法蘭西人不是法蘭西國王,而是一位無名的貴族。在瑪麗的船舶淹沒後,他拯救她免於溺水,並深感幸福地抱著她因為衣服浸溼而顯得更為裸露的身體於懷中。真是個幸運兒!路易十二在剛見到她的第一眼,便被征服了。一個身材勻稱的胴體,有著恰到好處的豐滿;珍珠般的肌膚、一張覆有金髮的完美鵝蛋臉、讓人想親吻的一雙唇瓣、適宜歡笑和流露愛意的眼眸。

法蘭西國王路易十二

路易在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的眼皮底下,克制著當下享用新婚之夜的欲望直到最後一刻,後者則觀賞著盛宴並且樂於參與其中。

一五一四年十月九日婚禮迅速地完成。路易在十日醒來時,帶著一股年輕小伙子的神氣。「這一整夜,我達成許多美妙的事情!」他自吹自擂地吐露。過度的誇耀引起痛風的發作,緊接著另一個,然後又一個……顯而易見,她的陛下正在濫用自己的體力。美麗的瑪麗是永不饜足的。這些對他的背脊來說是可怕的性幻想,而且威脅著他的心臟。據說照此節奏下去,不需要太久的時間,他將成為一位父親……或者一命歸西!

隨著不斷充當年輕人、遭受痛風和腎結石帶來的行動困難,路易變成殘破之軀。正在此時,這個愚蠢的法蘭索瓦.德.昂古萊姆一衝而上。他思忖著,這個老人應該無法滿足美人了。這把匕首必須打磨成更鋒利的劍。

在作案的前夕(背著法蘭西國王通姦),薩伏依的路易絲,從她兒子熾烈的眼神中讀出他的意圖,斥責他道:「你瘋了嗎?你難道看不到這個纖弱而狡猾如狐狸的女人,想要吸引你到她身邊,以便你讓她懷孕嗎?再者,如果她成功地懷上這個兒子,你依舊只是昂古萊姆的伯爵,永遠不會是法蘭西國王!」

路易絲對兒子僅抱有薄弱的信心,她寧願在瑪麗身邊豎立一道由宮女和女僕所組成的防範警戒線,負責在法蘭索瓦緊急行動時立即通知她。唉,危險總是發生在我們無法預料之處。薩福克公爵布蘭登剛剛抵達布洛瓦,擔任非常和藹可親的陛下、亨利八世的大使。而瑪麗藉由性愛做了應該做的事。

當路易絲一見到這名男子,她便心生憂慮!這個表面無害卻城府深沉之人,她才不上當!她每天來回看著布蘭登和瑪麗。優里卡!瞧瞧他們的黑眼圈,不用知識份子也猜得到這兩個人可不是在一起玩賽鵝圖。路易絲難以承受……如果瑪麗在查爾斯.布蘭登的幫助下懷孕,她和她兒子的希望便完蛋了!

當她試圖從混亂中找尋出解套的方法時,正好傳來令人期盼的消息:在一五一五年一月一日的晚上,風燭殘年的法蘭西國王剛在午夜前斷氣。他的心臟在受到最終的致命一擊後,停止跳動,如同阿提拉一樣。這可憐的人只剩最後片刻,他在狂亂的母豹耳邊低語道:「我的可愛寶貝,我把我的死亡當作妳的新年禮物!」

查爾斯.布蘭登

路易絲感到如釋重負。她親愛的法蘭索瓦終於成為國王了。總之,幾近如此……瑪麗由於不斷地與布蘭登做愛,難道她不會懷上一個被大家認為是已故國王的子嗣,而後者在最後一刻奪走他兒子的王座嗎?一個糟糕的徵兆冒出來提醒路易絲:當國王去世的消息公開時,瑪麗根本是墜入昏迷之中,由於這不太像是悲傷導致的結果,那麼就有可能顯示:她懷孕了……。

錯誤的警報!事實上,如果瑪麗昏厥過去,那是因為她知道身為王室的遺孀,等著她的會是什麼:幽禁在只放幾支蠟燭的房裡整整六個禮拜。對她來說,沒有什麼比昏暗更讓她厭惡的了-除了床幃內的以外。最重要的是,亨利八世,她親愛的哥哥剛剛告訴她,直到她收回路易十二贈予的所有黃金和珠寶後,她才能返回英格蘭。那個流氓……。

在此期間,路易絲和她的兒子加快腳步行事,在兩天內安排好已故國王的葬禮儀式,並在一日之內舉行加冕典禮;在此之際,令人晴天霹靂的是,寡婦宣布了她懷孕的消息,並威脅要生下一個遺腹子繼承人-儘管眾人懷疑那不是老國王的親骨肉。但是誰能證明呢?母子兩人產生新的煩惱……誰是那位應當助老國王一臂之力的人?一個明擺著的罪魁禍首:顯然是薩福克。雖然依照瑪麗的饑渴,我們也能料想任何的情況,甚至是最糟糕的!無論這男孩的父親是僕人、熱情的馬伕還是法蘭索瓦本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幸運的是,這場警報最後以流產作結。路易絲再度鳳顏大悅;瑪麗則生著悶氣……一位剛剛從英格蘭抵達的勇敢僧侶向她報告一個震驚的事實後,她更為惱火:當她在法蘭西受煎熬的同時,布蘭登正在倫敦欲仙欲死。

自此之後,瑪麗便鬱鬱寡歡。突然之間,她震懾地看見法蘭索瓦國王親身駕到。後者不因曾被打發而怒火難消,仍向她施展魅力。無法忍受他的目的未果,他振振有詞地對她提出一個卸下心防的提議:

「夫人,您願意嫁給我嗎?」

她差一點沒昏倒。

「什麼?您怎麼能向我提出這樣的要求呢?您不是已婚了嗎?」
「沒錯……但是任何婚姻都可以撤銷。我愛您,我想要您……」欲望使他近乎窒息……。

「但是克洛德皇后正懷著您的孩子啊?」她低聲說道。

這個暗示突然澆了他一頭冷水。當女王懷孕時,要如何說服教皇取消婚姻?再者,與克洛德離婚等同於決定與布列塔尼公國切割。最後的念頭適時地為他套上了緊箍咒。

肯定的是,肉體的欲望是使最審慎的男人也變成傻子的罪愆。眼見他開始動搖,魔女使出女人獨門的傷人言語,給予他致命的一擊:「陛下,我不妨向您坦承,我完全不愛您。我愛著薩福克,您知道的!」

法蘭索瓦氣惱地離開。如果這位年輕女孩能夠為一個布蘭登拒絕法蘭西,那她見鬼去吧!但是他知道自己還未輕言放棄。他渴望著她,且勢在必得。他對她無微不至,表現出溫存的樣子。她任由法蘭索瓦如此做,將他當作知己。然而一轉眼間,該來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一時片刻的寂寞難以忍受,沒多久,那個可人兒同意為氣血阻塞的法蘭索瓦,提供女人在這俗世中唯一能找到比放血更易緩解情緒的藥物。這個補救方法極為靈驗;這個醫護人員多麼有天賦,以至於他只剩下一件關心的事情:幫助她嫁給布蘭登,用來取悅她!

瑪麗和布蘭登將在英格蘭宮廷盛大結婚。當她抵達倫敦時,這對戀人受到一群好人民的譏諷,指手劃腳地說這有美妙臀部而無腦的女孩,偏好往昔的皇家狩獵長而不是法蘭西國王……。

延伸閱讀:【Bitch!】站上斷頭臺的淫婦-蘇格蘭女王 瑪麗.斯圖亞特

《Bitch!歷史中最美麗叛逆、敢作敢為的15位婊子英雄》

數千年來,女人的自由、欲望、權力……難道若沒有男人的一丁點施捨,就幾乎一無所有嗎?

這次,十五位驚世駭俗的女性,拋開各種形式的保護、禮教規範和枷鎖,自由地按照她們的意願,活出屬於「她們」的品味、激情和愛情,再無視任何危險和閒言閒語。

圖片來源:

  • Mary Magdalen: Wikimedia Commons
  • Louis XII, King of France (1462-1515): Wikimedia Commons
  • Charles Brandon, detail of potrait of Princess Mary Tudor and Charles Brandon, duke of Suffolk: Wikimedia Commons
  • Mary Tudor with Charles Brandon: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作者

古羅馬哲學家和政治家西賽羅曾說:「沒有書本的房間就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現在,就從值得細閱的書本裡節錄精彩的文章,在這裡開始進入書的世界,尋找文字的魅力!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