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木留克與蒙古人對壘


上一集:【中古騎士錄】作為奴隸軍團的馬木留克,如何一步一步建立屬於他們的傳奇?(上)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

在西元1240年代,馬木留克(Mamluks)推翻其主人控制的機會終於來臨。當時,統治敘利亞(Syria)和埃及(Egypt)的阿尤布蘇丹王朝(Ayyubid Sultanate),已經搖搖欲墜。阿尤布蘇丹王朝是由庫德人(Kurds)薩拉丁(Saladin)在1171年創立的穆斯林王國。薩拉丁是庫德人民族英雄,他最享負盛名的事跡,便是帶領一眾穆斯林反攻盤據在敘利亞以及聖地耶路撒冷(Jerusalem)的十字軍(Crusades)和基督徒,並曾與獅心王理查一世(Richard I, King of England)交手,兩人對騎士精神的執著及對彼此的尊重,為後世津津樂道。

因為薩拉丁,十字軍和穆斯林後來達成了敘利亞地區的平衡狀態,大型戰爭也接近尾升,只有小規模衝突偶有發生。然而,雖然來自西方的威脅暫時停止,但穆斯林卻沒預料到更大的威脅將會來自東方-蒙古人來襲了。蒙古人從遠東進軍,早前已經從中亞深入了俄羅斯南部,迫使當地人向西遷徙,其中一支便是花剌子模人(Khwarezmians)。花剌子模人是東波斯民族,他們因為自己國家被蒙古人消滅而向西逃竄。1244年,花剌子模人得到阿尤布王朝的幫助,成功攻陷由十字軍控制的耶路撒冷。

薩拉丁

花剌子模人也是穆斯林,同樣對身為基督徒的十字軍十分痛恨。於是,當佔領了耶路撒冷後,花剌子模人第一時間便全數破壞當地的拉丁國王墓。為對此作出回應,法國國王路易九世(Louis IX, King of France)籌組了第七次十字軍東征(The Seventh Crusade)。然而,教皇並未太響應這次十字軍東征,因此,除路易九世外,其他西歐封建王國並沒有積極參與。

路易九世這次十字軍東征,沒有選擇直接攻擊耶路撒冷,而是向埃及進軍,試圖從穆斯林手中奪取這片富饒之地,並以埃及為根據地,一舉向敘利亞挺進。他的策略在初期很成功。1249年六月,路易九世帶領約二萬人的軍隊,攻陷了尼羅河三角洲(Nile Delta)城市杜姆亞特(Damietta)。埃及人只好退守至尼羅河較上游的地區。同年十一月,阿尤布王朝末代蘇丹阿薩利赫(as-Salih)突然病逝,王朝一片混亂。路易九世趁這絕好機會,率軍進攻阿尤布王朝首都開羅(Cairo)。阿薩利赫遺孀沙迦.杜爾(Shajar al-Durr)在馬木留克的支持下,取得阿尤布王朝的控制。面對十字軍的來襲,巴赫里馬木留克(Bahri Mamluks)指揮官拜巴爾(Baybars)在曼蘇拉(Al-Mansourah)帶領馬木留克擊潰了路易九世與聖殿騎士團(Templars)的聯軍。

延伸閱讀:【中古騎士錄】耶路撒冷的保衛者—聖殿騎士團

然而,路易九世戰敗後卻沒有及時撤退。數月後,補給日漸短缺,他最終決定撤回杜姆亞特,但為時已晚。在撤軍途中,路易九世被活捉,最後法國只好同意支付四十萬里弗爾(Livres,中古法國貨幣)及放棄佔領杜姆亞特為條件,贖回他們的國王。路易九世被釋放後,並不善罷甘休,這次他決定前往以色列的阿卡(Acre),試圖與蒙古人談判結盟,獲取他們的協助對付穆斯林。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歐洲人並不知道蒙古人是誰。他們以為蒙古人首領就是西歐傳說中統治東方基督徒的王者-祭司王約翰(Prester John)。他是一位寬厚正直的國王,是上帝派來消滅異教徒。

成為階下囚的路易九世

馬木留克王朝建立

前文提過,阿薩利赫在位時十分重用馬木留克,因此馬木留克權力和地位躍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阿薩利赫死後,惡果便立即浮現。馬木留克沒有交出實際的權力予阿薩利赫遺孀沙迦.杜爾。而且,因為需要馬木留克的力量抵擋十字軍的攻擊,沙迦.杜爾只好順從馬木留克。1250年,她被迫改嫁給馬木留克首領伊茲丁.艾伯克(Izz al-Din Aybeg ),伊茲丁通過這樁婚姻取得了王位繼承權,成為了埃及新任蘇丹。歷史學家認為,這年便是馬木留克王朝的建立之年。

就是這樣,伊茲丁開創了馬木留克王朝。然而,他並沒有得到普遍承認,王朝政治混亂也愈益嚴重。先是伊茲丁被其妻策劃在浴室暗殺身亡,後便是沙迦.杜爾被人活活打死。第二任蘇丹是伊茲丁兒子曼蘇爾.阿里(Al-Mansur Ali),由攝政王忽禿思(Qutuz)扶助。後來忽禿思謀反,推翻曼蘇爾,成為了馬木留克王朝第三任蘇丹。

1253年,蒙古大汗蒙哥(Möngke)派弟弟旭烈兀(Hulegu)策動第三次西征。五年後,旭烈兀攻陷伊斯蘭中心巴格達(Baghdad),殺死最後一任哈里發穆斯台綏木(al-Musta’sim),阿拔斯哈里發王朝(Abbasid Caliphate)滅亡。據記載,蒙古人用毛毯把穆斯台綏木包起來,然後命蒙古騎兵把他踐踏至死,目的就是不希望擁有王族血統的人鮮血四散,是對敵人的一種尊重。對於平民,蒙古人則展開血腥屠城,有達二十五萬人被殺。這些被殺者幾乎全是穆斯林,基督徒卻倖免於難,原因在於旭烈兀正妻脫古思可敦(Doquz Khatun)信奉基督教的一支-景教(Nestorian Church)。

延伸閱讀:【蒙古四大汗國簡史】曾經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為何最終走向分裂?

巴格達淪陷後,蒙古人接著攻陷敘利亞阿勒頗(Aleppo)。有一種廣泛卻可能是虛構的說法,蒙古人為結束長時間的圍城戰,把大量尾巴燃燒著的貓掉進阿勒頗,貓四處走動下使整座城市失火。繼巴格達和阿勒頗後,大馬士革也很快淪陷。這座城市曾屬於阿尤布王朝,現在則是由馬木留克控制。曾經打敗路易九世和聖殿騎士團的拜巴爾在這場與蒙古人的戰爭中敗退,他是少數能夠逃回開羅的馬木留克。

蒙古人在的帶領下,完成了征服敘利亞,穆斯林著名暗殺組織阿薩辛派(Assassin)在此戰中幾近全滅。十三世紀中葉,蒙古人掌握了整個西亞地區,只剩下埃及、敘利亞幾個小城和阿拉伯半島還處於穆斯林控制。可是,埃及情況並不樂觀,雖然大敵當前,但剛成為馬木留克王朝蘇丹的忽禿思仍未能完全掌控整個馬木留克王朝。

旭烈兀和他正妻脫古思可敦

與蒙古人交戰

旭烈兀征服了敘利亞後,下一個目標當然是埃及。他派出使者來到開羅,要求忽禿思投降。忽禿思好歹也是強悍的馬木留克一員,面對蒙古人的羞辱,他豈會輕易順服?忽禿思想也不想,便斬殺了蒙古來使,將他們首級懸掛在城門。同時, 忽禿思積極備戰,巴拜爾也來到了開羅,加入他的軍隊。

不過就在此時,遙遠的東方一場大事,直接影響了馬木留克王朝的命運。

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逝世,其兄弟隨即陷入汗位之爭。旭烈兀決定率領軍隊主力班師回朝,支持參與這場汗位爭奪戰的阿里不哥(Ariq Böke)。他留下大將怯的不花(Kit Buqa)及二萬蒙古兵,與馬木留克王朝作戰。1260年七月,馬木留克與蒙古軍隊雙方集結在巴勒斯坦(Palestine),不久後在北邊艾因札魯特(Ayn Jalut)爆發衝突。

初時,馬木留克先遇到了一支蒙古前哨部隊。他們把這支蒙古軍隊趕進奧龍特斯河(Orontes River)。怯的不花見狀,立即率領主力部隊趕至,與馬木留克展開了會戰。忽禿思帶領一小隊士兵勇猛地與蒙古軍交戰,接著假意後撤,引誘蒙古軍追擊。當蒙古軍追上來後,原先安排埋伏在四周的馬木留克援軍便一湧而上,把蒙古軍重重圍困著。馬木留克利用大火圍困蒙古軍,使他們無法逃離戰場。經過半天作戰後,蒙古軍隊被打敗,怯的不花被生擒。

怯的不花最後被忽禿思處決。據十四世紀一份波斯歷史文獻《史集》(Jami’ al-tawarikh)記載,怯的不花臨死前,在忽禿思面前向天發誓:

「旭烈兀將會為我的死報仇,埃及城門必會在蒙古騎兵的雷霆鐵蹄下震抖!」

馬木留克返回開羅後,忽禿思被原本幫助他對抗蒙古人的拜巴爾設計殺死,拜巴爾自立為馬木留克王朝第四任蘇丹,也就是巴赫里集團(Bahri Clique)統治期之始。我們可以看到,馬木留克王朝首幾任的蘇丹繼承皆是腥風血雨,這也為王朝留下這種繼承特點-只擁有絕對實力的人才能當蘇丹,而且每每不能善終。在馬木留克王朝歷史裡,蘇丹在位期平均只有七年,只有少數蘇丹是因為自然因素而死,其中一位更是因為害怕被暗殺而終日穿著盔甲,導致其患上肺病逝世。

拜巴爾銅像,現位於埃及國家軍事博物館

雖然在王位繼承混亂,但馬木留克王朝卻是中世紀晚期其中一個最穩定的穆斯林政權,存在近三百年。當1517年鄂圖曼土耳其人(Ottoman Turks)絞殺末代馬木留克王朝蘇丹後,埃及人民普遍為大量馬木留克之死感到悲傷。也是因為如此,為了穩定埃及統治,鄂圖曼帝國允許餘下少數馬木留克繼續管理已成為帝國新行省的埃及。

在下一集,我們將會介紹成為第四任馬木留克王朝蘇丹的巴拜爾,如何對內鞏固自己統治,對外在強敵環伺的局勢下保持獨立。此外,馬木留克並非依靠運氣戰勝蒙古人,他們是如何兩次擊敗這個一度被認為不能戰勝的敵人呢?我們也會解釋一下。

圖片來源:

作者

八十後男生,生於香港,靠數學為生卻喜愛研讀歷史,在旁人眼中也許有點怪異。從小喜愛研究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能在人類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