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五世成名的阿金庫讓之戰(左);聖女貞德成名的奧爾良之戰(右)(十九世紀畫作)


上一集:【英法百年戰爭(二)】黑死病的結束,英法兩國重新爆發戰爭,卻又因內部政局而停戰

法蘭西的內亂

話說法國國王查理五世(Charles V, King of France)逝世後,由兒子查理六世(Charles VI, King of France)繼承王位,時年1380年。查理六世登基時跟英格蘭的理查二世(Richard II, King of England)一樣,都只是個小孩。不過,這位孩子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他患有精神病,因此查理六世有個外號叫「瘋子查理」(Charles the Mad)。

既然國王年幼又有精神問題,要他親政可難為他,攝政王便是必要的存在。攝政王是個很吸引人的職位,誰當上攝政王,誰就能大權在握,掌控法國朝政。當時爭做攝政王的有兩派勢力,一派以勃艮第公爵無畏的約翰(John the Fearless, Duke of Burgundy)為首,另一派則以奧爾良公爵路易一世(Louis I, Duke of Orléans)為首。

查理六世(十五世紀畫作)

延伸閱讀:法國國王查理六世,竟深信自己的身體是由玻璃構成的

一直以來,在法蘭西,這兩家勢力最大,經常互相競爭。如果其中一派當上攝政王了,另一派自然將嚴重失勢,日後必沒好日子過。於是,這兩派如今因為爭奪權勢,也不再有忌諱,誓要把對方剷除為止。而且,因為兩派鬥爭,下層人民成為了磨心,加上長年戰爭,法國人民的不滿情緒日益提升。

1407年,路易一世在街上被約翰派人刺殺成功。隨後以約翰為首的勃艮第派策動了巴黎人民暴動反對奧爾良派,希望將之徹底清除。怎知,約翰在這此暴動中失算,造成勃艮第派失勢,新任的奧爾良公爵瓦魯瓦的查理(Charles of Valois, Duke of Orléans)就成為了攝政王。

約翰心生不忿,為了挽回自己的勢力,決定與法國的敵人英格蘭國王亨利五世(Henry V, King of England)結盟,倒過來攻打自己的國家。其實,早在英法百年戰爭前,法國過去不時都有內部爭拗,不少法國貴族都曾要求英格蘭出兵干預,所以約翰這趟賣國也不是首創。

至於亨利五世則是求之不得了,既然現在有人願意裡應外合,他也就不放過這個機會。不過,開戰總要有個理由,亨利五世要求法王查理六世把女兒瓦魯瓦的凱撒琳公主(Catherine of Valois)許配給他,並以法國兩塊領地作為嫁妝。查理六世雖然瘋瘋癲癲,但也不會瘋得就這樣把女兒和土地拱手相讓,於是就立馬拒絕了。亨利五世早就預料到會被拒絕,於是親自派兵渡過英倫海峽,向法國開戰。

第三階段的英法百年戰爭,正式開打!

亨利五世(十六世紀畫作)

一統江山

1415年,英軍被法軍圍困在法國一個名叫阿金庫爾(Agincourt)的地方。在這之前,英軍經歷長途跋涉,又在攻城戰中傷亡慘重,已經疲憊不堪,有點強弩之末的味道。法國認為這是個好機會消滅英軍,各路貴族都帶兵來到阿金庫爾,準備嘗嘗打勝仗的滋味。

亨利五世手上兵力也才不到一萬人馬,法軍總數卻是其數倍之多。本來他也有點懾於客觀戰況,想與法國講和,但法國又豈肯放棄這絕好機會呢?於是,亨利五世無可奈何,只好奮戰迎敵!

這種戰況是不是有點似層相識?沒錯,就好像第一階段戰爭時黑太子愛德華(Edward the Black Prince)面對法軍包圍的克雷西之戰(Battle of Crécy)。在克雷西之戰中,英軍憑著長弓兵的威力和地形的優勢,以少勝多,重創法軍,黑太子打出了名堂。這次換成亨利五世,他確有點黑太子的風範,把法軍引到狹窄的通道上。

人類總要重覆犯同樣的錯誤!各路法國貴族無不想在這仗中爭取軍功,他們那些穿著重裝的軍隊在狹道上你推我撞,方寸大亂,給亨利五世的長弓兵逐一擊破。在這戰中,法軍損失了大部份人馬,包括貴族和士兵,而英軍卻只損失寥寥數百。這便是英法百年戰爭中另一場著名戰役—阿金庫爾之戰(Battle of Agincourt)。跟克雷西之戰一樣,英軍同樣在人數上劣勢,也同樣是由長弓兵決定勝負。亨利五世因為這場戰役,聲名大躁。

阿金庫讓之戰當日清晨

就這樣,法國因阿金庫爾的慘敗元氣大傷,而且怯於亨利五世之名,軍心大亂,士氣一落千丈,已經無法作戰。亨利五世乘勝追擊,重新佔據了法國大片土地,這次連首都巴黎都被攻陷。這時,勃艮第公爵無畏的約翰感覺事情有點不對了,他只是要亨利五世幫忙打倒奧爾良公爵,並非要葬送整個法國給英格蘭啊。於是,他急忙聯絡奧爾良公爵,想與他和解,合力對付英格蘭。不料,兩家始終積怨太深,或許奧爾良公爵查理因國難當前有心和解,但奧爾良派的人卻沒放下成見,於是反而設計把約翰殺了。

於是,新任的勃艮第公爵好人菲利普(Philip the Good, Duke of Burgundy)又因父仇而不肯和解了,繼而與亨利五世脅迫奧爾良公爵和查理六世簽署屈辱的《特魯瓦條約》(Treaty of Troyes)。條約規定,法國王太子(The Dauphin)被剝奪王位繼承權,查理六世死後,將由亨利五世繼承法國王位,英法兩國成立共主邦聯,凱撒琳公主嫁到英格蘭,並以法國兩塊領地為嫁妝。

在《特魯瓦條約》下,英格蘭實際上便已吞併了法國。自征服者威廉離開法國諾曼第(Normandy),在1066年征服英格蘭成為英王後,一直來到1420年,英格蘭終於在亨利五世下,達成了歷代祖先夢寐以求的宏大願望-兼併法國,一統河山。

亨利五世成就了前所未見的大業,英格蘭達成了最高峰和最榮耀的時刻。可惜的是,他在一次戰役中感染了傷寒,未能等到成為法國國王後便帶著無比的遺憾和牽掛病逝。他臨終前看著自己未夠一歲的幼子亨利,心想自己成就的功業也許就此前功盡廢。他感到遺憾的不是自己生命的短促,而是任他再雄心壯志、再才華洋溢,也只是一個敵不過死神召喚的凡人。如果他能活得久一點,百年戰爭可能早就結束,英法兩國的歷史軌道也許會完全不同。

一百多年後,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筆下完成了一部文學作品《亨利五世》(Henry V),描述的正是這位戰神國王短促卻無比精彩的一生。

聖女貞德

亨利五世死後,幼子亨利繼承英格蘭王位,是為亨利六世(Henry VI, King of England)。亨利六世的母親是法國凱薩琳公主,也就是說,他同時擁有英法兩國王室的直系血統。1422年,他的外祖父法國國王查理六世撒手人寰,這位天真瀾漫的小國王尚未知道世界是甚麼模樣,就達成了歷代英格蘭國王的夢想-同時繼承英格蘭王位和法國王位!

被《特魯瓦條約》剝奪了法國王位繼承權的查理太子(Charles, The Dauphin),為勢所迫下流亡到了法國南部,正感嘆著自己不幸又滄桑的人生。世事無常,機會要來便來。當他得知那個人人稱怕的亨利五世突然病逝,而父王查理六世又在不久後離世後,便不顧《特魯瓦條約》的協議下,自行在布爾日(Bourges)宣佈繼承法國王位。

在法國替亨利六世攝政的貝德福特公爵蘭開斯特的約翰(John of Lancaster, Duke of Bedford)聞訊後,認為必須要把法國王室的餘孽清除才能安枕無憂。於是,他背負著亨利五世的戰旗,繼承其遺志,繼續在法國土地上掃蕩。

查理太子(後來的查理七世)(十五世紀畫作)

話說現在英軍掌握了法國兩個非常重要的地方。第一個當然就是法國首都巴黎,另一個則是歷代國王的加冕場地蘭斯(Reims)。蘭斯正由英格蘭盟友勃艮弟公爵菲利普控制,查理太子自封為法國國王後,卻不太得到承認,只被稱為「布爾日王」,原因一來是亨利六世才是合法得到法國王位,二來就是他沒在蘭斯加冕,成不了真正的國王。其實,亨利六世也應該及時到蘭斯加冕,但可能英格蘭方面不太清楚法國的傳統,而且這位小國王的頭還未能戴上厚重的法國王冠,所以沒有到這裡進行加冕儀式。

當然,英格蘭是絕不會讓查理太子自由進出蘭斯的。他們也不打算以逸待勞,正準備進攻查理太子最重要的根據地-奧爾良(Orléans),想一舉消滅他餘下的武裝力量。當時,奧爾良是法國中部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戰略點,如果查理太子的軍隊失守了,那麼英軍從此便能長驅直入而無任何障礙,法國王室剩下佔據的南部土地,恐怕守不住了。法蘭西民族迎來了民族和國家存亡的關鍵時刻。

1428年10月,英軍重重圍困著奧爾良,並用了一招「圍點打援」,把前來馳援奧爾良守軍的法國軍隊一一消滅。奧爾良守軍在城中度日如年,眼看戰況每況愈下,城裡終有一日彈盡糧絕,深感無比絕望。每名守軍和平民都知道,城破之日就在不遠,而城破之日來臨之時,也代表了國破家亡的喪鐘正式敲響。

就在查理太子極度徬徨和苦惱之際,一名十七歲的農村女孩拜訪了奧爾良的指揮官,要求與查理太子見面。指揮官通報查理太子,說這位女孩自稱是由上帝派來的使者,是來幫法國解圍的救兵。一眾貴族現在對戰局全無辦法,查理太子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看看她有甚麼良策。不過,他沒有就這樣直接接見這位女孩,要給女孩的一道測試-認出混進軍隊中的自己。女孩顯然沒有見過查理太子,但憑著她敏銳的觀察力,很快一眼便認出隱藏在軍隊中的查理太子。女孩果斷的判斷讓他大吃一驚,急忙問女孩的名字。女孩接著趾高氣揚地說:「我的名字是貞德(Joan)。」

銳利反攻

查理太子調查了貞德的背景後,作出了他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把軍權交給貞德。也就是說,他把整個國家存亡的命運,託付給只有十七歲的女孩!其實,這絕對不是個容易的決定,試想想,如果查理太子沒有一定的用人智慧,又何會就這樣把軍權交給一個農民女孩呢?而事實證明,他的這個決定,正確到不行。

貞德接過軍權後,剪了一頭短髮,穿起借來的盔甲,成為了奧爾良的新統帥。她認為,死守是一條絕路,主動進攻才有戰勝的可能。於是,她一反之前被動防守的做法,親自帶領奧爾良守軍衝出重圍,主動迎擊英軍!看見一個外表弱質纖纖的女孩尚且肯走在最前線上前勇猛殺敵,緊隨在後的男人也不好意思不全力作戰,士氣因而極度高昂。就是因為這種破釜沉舟式的反攻,貞德帶領的這次突圍讓英軍吃了苦頭,成功解救了奧爾良被圍之急!

奧爾良之戰勝利後,按正常人的想法,理應是直接進攻巴黎,一舉奪回首都。但貞德的想法卻與眾不同。她認為,法軍氣勢再如虹,查理太子的王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原因就是因為他沒在蘭斯進行正式的加冕,沒人會承認他是合法的法國國王。於是,貞德主張在進攻巴黎前,必須先重奪蘭斯,讓查理太子加冕。

在查理七世加冕儀式中的貞德(十九世紀畫作)

雖然,攻打蘭斯一役比解救奧爾良之圍更艱苦卓絕,但貞德仍然不負眾望,花了三個月終於攻陷蘭斯。查理太子隨即在這裡加冕為法蘭西之王,成為真正的查理七世(Charles VII, King of France)。現在,他是正式的法國國王了,亨利六世現在反而變成不合法。就這樣,查理七世可以名正言順地以收復法國國土之名,攻打巴黎而獲得人民的支持了。

貞德向查理七世建議趁英軍未回氣前直接進攻巴黎,一舉消滅英軍勢力,查理七世卻搖擺不定。而且,查理七世身邊的拉特雷穆瓦耶伯爵喬治(Georges de la Trémoille)也從旁警告貞德的聲勢愈來愈浩大,怕有天會直接威脅到查理七世的地位。時間就這樣被浪費,巴黎的守軍趁時加強了城池的防禦,後來導致了貞德攻打巴黎時極度困難,久攻不下,最後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被查理七世召回。

壯烈犧牲

此戰後,查理七世解除了貞德的軍權,很多追隨貞德的人十分不滿,就這樣告老還鄉,只剩貞德沒有就此離開查理七世。沒有貞德指揮的法軍,又再開始呈現衰敗之勢,剛剛辛苦攻刻的城池又一次落入英軍手中。然而,貞德沒有因此而心灰意冷,一直在鼓勵將士,並同時親自招兵買馬組成了一支遊擊隊,繼續北上與英軍作戰。

當她知道康比涅(Compiègne)的守軍被勃艮第公爵菲利普的軍隊包圍時,立即帶兵前往支援。本來敵軍人數不多,貞德來到之後很有機會打贏,不料敵方援軍卻很快出現,貞德的部隊寡不敵眾,無計可施下急忙請求康比涅守軍開城讓她的部隊撤入,貞德則殿後。怎料,就在撤入途中,康比涅守軍害怕敵軍會趁此機會攻入城內而突然關門。貞德就被拒在門外成為了棄子,就這樣一直奮戰到最後一刻,她的部隊被殲滅,康比涅守軍眼白白看著她被俘而坐視不理。

英格蘭那邊得知貞德被勃艮第公爵俘虜後,立即就用重金向他贖走貞德。在英軍心中,這名女子是眼中釘,如果不是這個橫空出世的人,英格蘭早已成就大業。貞德被英軍押到法國一處名叫魯昂(Rouen)的基地。不過,作為一個天主教國家,英軍不能就這樣憑空加諸罪名在這個女孩身上。畢竟,這名女孩自稱是上帝派來解救法國的使者,而她的確成功為法國力挽狂瀾,所以英格蘭方面的騎士和主教都不敢輕舉妄動,或許這真的是上帝的旨意。

如果貞德真的是上帝派來的幫助法國人的,那麼就更讓英人鬱悶,他們與法國人同樣是天主教徒,為甚麼上帝要偏幫法國?很快他們就想通了,這名女孩不是上帝的使者,而是魔鬼派來的異端!這意味著甚麼?這代表英軍要使用宗教法庭審判貞德,潛在罪名可以有兩種,一是「女巫」,二是「異端」。

只要有證據證明貞德是女巫,那麼就能直接用火刑燒死貞德,事實就變成英格蘭戰勝了依靠魔鬼力量反抗的法國,英軍頓時就成了正義之師。根據教義,魔鬼是無法控制處女,所以處女不可能是女巫。於是,貝德福特公爵派他的夫人前去檢查貞德是否處女,夫人如實地說貞德仍是處子之身,既然是自己夫人驗證,貝德福特公爵不能以「女巫」之名定罪貞德,英格蘭還是有一點尊重法律的意識。

那麼剩下來只好看看貞德是否「異端」。要證明貞德是異端便簡單多了,只要把「異端」的詳細罪名列出,再讓貞德在上面畫押即可。畢竟所謂「異端」的定義,在中世紀也不是那麼清晰,所以這種宗教罪名多用作政治迫害。貞德的「異端」罪名多達七十個,這種傾盡全力迫害一個十九歲的女孩身上的做法,實在是一件十分卑鄙的事。

當然,貞德雖然只有十九歲,卻是個寧死不屈的女英雄,她不可能自願在罪狀上畫押。於是,英軍便對她實行酷刑迫供,日日夜夜在肉體上和精神上折磨她。一個再倔強的女孩,也敵不過長時間的身心煎熬和折磨,英軍趁她差不多失去意識時,就讓她在罪狀上畫了押。或許貞德當時心想,與其這樣折磨我,倒不如直接取我性命!

貞德「認了罪」,她就不是上帝派來的使者,變成魔鬼派來擾亂世界的人。本來,在英格蘭的法律裡,這罪不致死,但宗教法庭為了斬草除根,便以貞德死不悔改為理由,判她以火刑處決。於是,英軍不再對她忌憚,在貞德被處死前,還對她施加了百般凌辱。

火刑是中世紀一種處決異端或女巫的死刑。中世紀時,人們認為只有被火燒時,匿藏在身體裡的魔鬼才會被趕出來。如果要消滅這些異端或女巫,就更必須以火刑處死。1431年五月三十日,貞德被綁在木頭上活活燒死,過程中貞德仍呼喊上帝和耶穌的名字,場景實在令人心傷。這還不止,英軍為了確保貞德已被完全燒死,他們把貞德屍體拿下來檢查,還讓周遭的人確認燒焦了的貞德已死,才再以火刑燒多一次使之成為灰燼。也就是說,這位為國捐軀的女英雄,被殘酷執行了兩次火刑!

貞德被處決前(十九世紀前)

二十五年後,亦即是英法百年戰爭結束後三年,教皇嘉禮三世(Pope Callistus III)為貞德平反,並宣佈她為殉教者。後來,分別在1909年和1920年,貞德先後被宣福及封聖,自此有了聖女貞德(Joan of Arc)之名。關於貞德的故事,在後世還有不少學者研究,她也成為很多文學作品的角色和對象,因而衍生了不少傳說。例如,貞德的真正身份並非一個普通農民,而是查理六世的私生女、查理七世的妹妹。在十六世紀,貞德成為了法國天主教同盟(Catholic League)的精神象徵。在十九世紀,她更被法國人的皇帝拿破崙宣布為國家英雄。

迎向勝利

貞德的死訊傳出後,法國人無不感到悲慟欲絕,哀鳴之聲處處。因為她的死,法國人終於願意團結,貴族們也終於肯放下私利,法蘭西民族在這刻終於形成。就算是那個因殺父之仇而倒戈投靠英格蘭的勃艮弟公爵菲利普,也因為自己如此害死貞德而感到慚愧。查理七世知道要戰勝英格蘭,菲利普的支持和力量是關鍵,所以他派人跟菲利普講和,並承諾為他找出殺父仇人。菲利普知道,英格蘭的最終目的是要征服法國,幫助他報父仇只是藉口,長久下去不是辦法。恰巧法王查理七世主動找他講和,權衡所有利弊後,菲利普終於倒向法國這邊了。

此消彼長,加上法國上下團結抗敵,這時的法軍再不是那個全無士氣的軍隊了。還有就是盔甲的改良,法國的重裝騎士穿上更堅固的板甲代替過時的鎖子甲,其抵抗長弓兵的能力大幅提升。面對氣勢如虹的法軍,英軍這方面卻因為失去盟友勃艮弟公爵的力量,以及長期在外戰爭而出現疲態。

1453年,除了法國北部的加來港仍然控制在英格蘭的手裡,法國基本上已經成功收復所有失去的土地,在戰爭中失敗的英軍只好撤回英格蘭。法國人終於成功把英人趕出了法國的土地,持續了一百多年的戰爭終於在查理七世的反攻下畫上句點。

自征服者威廉開始,歷代英格蘭國王都夢想能夠踏足法國的土地,戴上法國王冠。由1337年愛德華三世(Edward III, King of England)宣戰並渡過英倫海峽來到法國,到1453年英格蘭勢力撤出法國,中間曾經短暫實現了統治法國的夢想,但最終一切只是曇花一現。在英法百年戰爭前,英格蘭的人們一直認為自己只是以過客的身份住在不列顛島,他們早晚要回到歐洲大陸。不過此戰後,英格蘭就再沒有進行侵略歐洲大陸的大型戰爭。或許他們終於發現,這座不列顛島,才是他們真正的故鄉所在。

英法百年戰爭後,法國基本上消停了,英格蘭這邊卻並未結束,百年戰爭才剛完結,不久後他們又再陷入了長達三十年的內戰-玫瑰戰爭(War of the Roses)。不過,這已經不是百年戰爭的一部份,所以本系列就到此為止。

如果您對英法百年戰爭之後的玫瑰戰爭和都鐸王朝歷史富感興趣,歡迎閱讀《鐵腕.都鐸王朝》專題故事第一集:
【鐵腕.都鐸王朝(一)】誕生於血腥的玫瑰之中

圖片來源:

作者

八十後男生,生於香港,靠數學為生卻喜愛研讀歷史,在旁人眼中也許有點怪異。從小喜愛研究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能在人類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