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 for something?

歐洲第一位女皇帝—拜占庭帝國的聖伊琳娜

中國第一位女皇帝是武則天,那麼歐洲第一位女皇帝是誰呢?她就是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伊蘇里亞王朝(Isaurian Dynasty)的末代皇帝聖伊琳娜(St. Irene of Athens)。

是皇帝,不是女皇

可能大家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稱她是「皇帝」,而不是「女皇」。因為聖伊琳娜皇帝採用的名號不是陰性詞的「女皇」(希臘語-巴西里沙 Basilissa),而是陽性詞的「皇帝」(希臘語-巴西琉斯 Basileus)!單是看這種有著男性強悍的做法,我們就能簡單想像到,這個歐洲第一位女皇帝,跟中國的武則天可謂不分秋色。而她們共通之處,也都是憑自己的算計奪得最高的權力。

752年,伊琳娜生於希臘雅典一個很普通的貴族家庭,後來嫁給了拜占庭帝國皇帝君士坦丁五世(Constantine V)的兒子卡扎爾的利奧(Leo the Khazar,即後來的利奧四世 Leo IV)。至於為什麼她身份不是特別顯貴,卻又能夠嫁給皇室,普遍認為她是在新娘選拔會(Bride Show)中得勝。

所謂新娘選拔會,是拜占庭帝國獨有的東西。它有點像現在的選美大賽,皇室從帝國每個角落找來漂亮高貴的貴族女子,再透過一系列的選拔測試(當然是美貌和智慧都要並重)選出最合適下嫁皇室成員的女子成為王妃。這種有趣的新娘選拔制度,甚至在拜占庭帝國滅亡後還出現在俄羅斯帝國的宮廷裡。俄羅斯伊凡雷帝的皇后和彼得大帝的母親,都是從新娘選美會中選出來當上王妃的。

不過,嫁給拜占庭皇室的伊琳娜,卻不怎麼幸運,因為當時的拜占庭帝國混亂不堪。對內,帝國正處於「聖像破壞運動時期(Iconoclasm)」,朝野上下都處於權力鬥爭中,權位朝不保夕。對外,有保加利亞人(Bulgarians)和阿拉伯人(Arabs)的威脅。

君士坦丁五世與利奧四世共治時的錢幣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君士坦丁五世與利奧四世共治時的錢幣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聖像破壞運動

所謂「聖像破壞運動時期」,是指拜占庭帝國在8世紀到9世紀年間,伊蘇里亞皇室取締國內所有崇拜聖像派份子,並大量破壞聖像的一場宗教紛爭。其實,歷史上從來沒有單純因為宗教教義的紛爭。這場鬥爭並不例外,當中夾雜了不同勢力間政治與權力的角力,那就是拜占庭帝國的皇權與東方教會的教權衝突下的結果。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拜占庭帝國與基督教是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然而,拜占庭帝國的皇帝認為教權必須置於皇權之下,這點跟西方的羅馬天主教會很不同。不過,隨著教會在帝國內的財產和影響力日漸增加,帝國內崇拜聖像的行為也變得愈來愈普遍。拜占庭帝國皇帝害怕終有一天教權會擺脫皇權的控制,為統治帶來不安,於是透過宣傳崇拜聖像乃違反基督教教義,鼓勵全國人民破壞聖像以返樸歸真,藉以削弱教會在帝國內的影響力。致此,帝國就分為以皇權為代表的支持破壞聖像派和以教權為代表的反對破壞聖像派的兩大陣營。

伊琳娜出身於西方的希臘,受希臘文化影響較深,她分屬反對破壞聖像的一派。利奧四世繼位後,或多或少受到妻子伊琳娜的影響,開始傾向妻子的立場。他委任了傾向反對破壞聖像的塔拉西烏斯(Tarasius)為君士坦丁堡大教長。然而後來利奧四世又再一改立場,改為支持破壞聖像,當時的伊琳娜應該很不滿。利奧四世在位六年,統治期間除了應付國內的宗教勢力外,還不斷要應付阿拉伯人的侵擾。不幸的是,利奧四世在一次親自率軍對付阿拉伯人的戰役中,突然因病辭世。他的突然辭世,史學家認為很有可能是伊琳娜下毒所致。

破壞聖像運動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聖像破壞運動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與兒子君士坦丁六世共治

利奧四世早逝,臨終前指定他年僅9歲的兒子君士坦丁六世繼位為拜占庭帝國皇帝,皇后伊琳娜為攝政女皇。於是,伊琳娜成為了名符其實的第一個歐洲女性統治者!不過,雖然她大權在握,不過她還不是帝國皇帝,更非帝國唯一的統治者。君士坦丁六世雖然年幼,但他還是帝國排第一的統治者,是正統的「巴西琉斯」。

伊琳娜一上場,首先是肅清了那些反對她統治權的皇親國戚。她識破了利奧四世同父異母的兄弟們欲推翻她和她兒子的陰謀,強迫他們成為僧侶,使他們失去繼承皇位的資格,從而穩定了自己的地位。然後,就是清算那些支持破壞聖像派,並大肆迫害那些人。786年,她委派塔拉西烏斯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召開宗教會議,同時也邀請羅馬教皇出席。然而,這次的會議在舉行前就給支持破壞聖像的軍隊阻攔,會議失敗告終。伊琳娜老羞成怒,她因此撤換了軍事將領,甚至解散了涉事的小亞西亞軍區,把其軍事力量併入其他軍區,以防再有類似事情發生。

翌年,會議再一次於君士坦丁堡舉行,歷史有時會稱這次為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Second Council of Nicaea)。這次東西方教會達成共識,以闡釋對聖像的崇拜為敬拜聖靈而非聖像本身為目的,一致通過崇拜聖像並不抵觸聖經教義,並宣佈廢除一切禁止崇拜聖像的法規法令,而反對崇拜聖像分子為國家公敵,並開除教籍。從此,支持破壞聖像派銷聲匿跡,東西教會也因此事關係變得更緊密,伊琳娜也因此被東方教會封聖,稱為「聖伊琳娜」。不過,這麼強硬的做法,也使很多人暗地裡對伊琳娜不滿。

790年,16歲的君士坦丁六世長大成人,希望從他的母親伊琳娜手中奪回親政的權力。他聯合支持他的軍隊和大臣,推翻了伊琳娜,宣佈自己是帝國唯一的統治者。不過很吊詭的是,兩年後他又找回母親作為共治者,似乎君士坦丁六世是個不太會治國的皇帝,沒有他的老媽在做什麼也不成事。

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成為伊琳娜皇帝-歐洲史上第一位獨裁的女性統治者

其實,伊琳娜後來能夠奪取帝位,很多時要歸咎於君士坦丁六世本身是個很庸碌的皇帝,特別是在軍事方面。他在與保加利亞人和阿拉伯人的戰爭中,不像他的祖父君士坦丁五世和父親利奧四世那麼強悍,屢屢敗於敵人,使他的權威一落千丈。他的叔叔們以為這是奪權的大好機會,欲在阿美尼亞(Armenia)發動政變,卻最後失敗收場。君士坦丁六世挖了他叔叔們的眼,還割了他們的舌頭,殘暴不已。另外,君士坦丁六世還以沒有誕下男子嗣為由,流放了自己的皇后瑪麗亞和女兒們,並不理大教長的反對,娶了情婦為妻。這一切統治上的錯判,君士坦丁六世聲名狼藉,不僅對外軟弱,對內殘暴,甚至也不遵守禮節。

伊琳娜知道自己的時代來臨了。797年,她聯合了主教們和軍隊發動政變,君士坦丁六世逃亡,最終還是被抓回。伊琳娜下令挖去君士坦丁六世的雙眼,並把他與他的情婦妻子一同流放,從此消失於拜占庭帝國的政治世界中。伊琳娜成為拜占庭帝國唯一的統治者,她不採用陰性名號的「巴西里沙」,而是陽性名號的「巴西琉斯」,自稱「伊琳娜皇帝」,成為了歐洲史上第一位獨裁女皇,和唯一一個使用男性帝號的女性統治者。

查理曼的掘起與伊琳娜的覆沒

也許歷史就是環環相扣,沒有這位女皇帝,也就沒有「羅馬人的皇帝」查理曼(Charlemagne),也就沒有後來的神聖羅馬帝國。查理曼是當時西歐最強盛的帝國法蘭克王國卡洛琳王朝(Kingdom of the Franks – Carolingian Dynasty)的國王,雖然他統治著龐大帝國,但卻欠缺統治羅馬人的正當性。羅馬教皇利奧三世(Pope Leo III,這個利奧三世是羅馬教皇,與拜占庭帝國皇帝利奧四世沒有關係)眼看拜占庭帝國現在的皇帝是個女人,他認為在法律上女人不是合法的羅馬帝國皇帝,於是他宣佈-羅馬帝國的皇帝懸空(雖然在聖像破壞運動中他支持伊琳娜,但他還是不能接受羅馬帝國皇帝是個女人)。敏銳的查理曼有見及此,覺得獲得統治歐洲正當性的機會來了,就出兵意大利,為教皇解除了倫巴底人(Lombardi)的威脅。800年的聖誕節,利奧三世為他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承認他有統治羅馬帝國故土的合法性,從此開啟了中世紀歐洲封建主與羅馬教會微妙的關係,這種微妙的關係要過700年才打破,也因此誕生了怪異的「神聖羅馬帝國」。

故事回到伊琳娜這邊。其實,伊琳娜還想嫁給「羅馬人的皇帝」查理曼,以進一步鞏固自己在拜占庭帝國的地位。不過她想實行前,她就失勢了。女性統治者在當時的帝國空前絕後,統治始終不穩,加上她的統治未能爭取到支持,對阿拉伯的戰事更連連失利,內外政策矛盾,導致了朝野上下的不滿。802年,伊琳娜被她的財政大臣尼基弗魯斯(Nikephoros)發動政變推翻,並流放到愛琴海的萊斯博斯島(Lesbos)上,翌年病故,伊蘇里亞王朝結束。尼基弗魯斯成為拜占庭帝國皇帝,開創了尼基弗里亞王朝(Nikephorian Dynasty)。

這位女皇帝,在動亂中掘起,又在動亂中被淹沒。

卡爾大帝受教皇利奧三世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 圖片來源:Muenchner Kirchennachrichten - http://www.muenchner-kirchennachrichten.de/meldung/article/karl-der-grosse-schutzherr-der-kirche.html
查理曼受教皇利奧三世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
圖片來源:Muenchner Kirchennachrichten

伊琳娜皇帝對拜占庭帝國的影響

伊蘇里亞王朝的歷代皇帝,對阿拉伯採用了強硬的手段,多次擊敗敵軍,保存了拜占庭帝國的完整和權威。不過,782年,伊琳娜執掌帝國時忙於爭權,主動與來犯的阿拉伯人議和,提議無條件和談。三年和約訂立,明確劃定了兩國領土,繳納非常重的年貢。這和約使過往歷代皇帝的努力毀於一旦。後來在798年,阿拉伯又來進犯,伊琳娜又再一次主動議和,不僅承諾向其納貢,更承認阿拉伯人佔領和移民小亞細亞。

伊琳娜對阿拉伯的乞和,為拜占庭帝國帶來極度惡劣而且深遠的影響。就算到了拜占庭黃金時代的馬其頓王朝(Macedonian Dynasty)得以緩和,但其惡劣影響延至拜占庭帝國滅亡。伊琳娜的拙劣外交政策,不僅使自己走向了滅亡,也為後代留下了可怕的後患。

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