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1648年後,歐洲主權國家的興起

西元1648年是歐洲政治發展的一個轉捩點。在此之前,歐洲各國對領土、人民和國界等都很模糊不清。歐洲的封建主對同一塊領土都可以宣稱擁有統治權,並對這塊領土的事進行干預,這種情況在當時的歐洲裡是非常普遍,而且也被認為是合法的。

例如,教皇作為基督教在世俗的代表,能干預歐洲基督教國家的內部事務。教皇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各封建主的權力鬥爭,在中世紀的歐洲非常普遍。所以,那時的歐洲,人們仍然沒有今日「主權國家」和「民族國家」的概念。直到1618年,這種政治形態才在一場慘烈的戰爭爆發後才改變。

1618年,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捲入了一場長達30年的戰爭:歐洲的「三十年戰爭」。這場戰爭是宗教改革後的爆發點,是天主教徒與新教徒的一場宗教戰爭。1648年,歐洲各國簽署《威斯特發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三十年戰爭正式結束。戰爭過後,歐洲的政治格局也出現了根本上的改變。

這場戰爭,基本上瓦解了自中世紀開始歐洲的兩大權力核心-羅馬教皇和神聖羅馬帝國。教皇不再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他在改宗新教的歐洲國家已沒有任何話語權,權力逐漸萎縮至天主教國家的純宗教事務。

而古老的神聖羅馬帝國,則因為內部各自獨立的領邦在戰爭中曾投靠不同宗教陣營而在戰後變得分崩離析。《威斯特發利亞和約》其中一條清楚列明,這些領邦有權直接介入參與帝國事務,使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存在變得名存實亡。

《威斯特發利亞和約》是歐洲國際關係的一個起點。它明確地確立了各國的領土疆界,在疆界內,其他國家不得對其內部的政治和經濟事務等方面作出干涉,歐洲漸漸形成「主權國家」的概念。教權沒落而國家主權的興起,歐洲國家逐漸走向政教分離,教權不再高於國家主權。

外交方面,也不再是舊時的封建主「私人外交」(如昔日封建主透過聯姻結親取得某個領地的統治權),而是提升為以國家為代表層面的「主權外交」。封建主的沒落,以主權國家為中心的外交主體正式登上權力鬥爭的舞台。

「主權國家」的興起,提供了民族主義形成的有利環境。在18世紀,進一步形成以民族為單位的「民族國家」概念,後來帶起一股股民族國家獨立和統一的革命浪潮。

圖片:《威斯特發利亞和約》確認儀式
來源:Wikimedia

 

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