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 for something?

【來自雄鷹的家族(二)】日不落帝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

前文提到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讓自己的兒子菲力普一世(Philip I)與西班牙王國公主暨王位繼承人「瘋婦」胡安娜(Joanna the Mad)結婚。

上篇:【來自雄鷹的家族(一)】哈布斯堡家族的掘起

這招可真夠絕,胡安娜因為精神問題根本無法治理國家,他們所生的兒子奧地利大公卡洛斯一世(Carlos I)自然順理成章的獲得西班牙王位繼承權,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 Dynasty of Spain)就此建立了。

卡洛斯一世在1516年正式登上西班牙王位。其實在這之前,西班牙早已迅速掘起並成為能與英、法並列的歐洲強國,稱西班牙帝國。哈布斯堡家族控制著西班牙及其在美洲的廣大殖民地,讓卡洛斯一世時期的哈布斯堡家族成為了歐洲最顯赫的王室。不過,要說這位人兄卡洛斯一世,他的統治可說同時決定了哈布斯堡家族無法再進一步擴展勢力。

讓我們現在暫且撇下卡洛斯一世,那麼,當時的西班牙是如何迅速掘起?

第一個「日不落帝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

話說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日耳曼人(Germanic)在帝國故地上紛紛建立起王國來。其中西哥德人(Visigoths)在伊比利亞半島(Iberia,今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立西哥德王國(Kingdom of the Visigoths)並皈依了基督教。西哥德王國可說是個腥風血雨的國度,立國二百多年都長期處於權力鬥爭中,真是疲憊得很。到了西元711年,來自北非的穆斯林終於為這個國家解決內訌問題—就是解決這個國家!他們渡過直布羅陀海峽(Strait of Gibraltar)登陸伊比利亞半島,隨即攻陷西哥德王國首都拖雷多(Toledo),在這片土地上建立了伊斯蘭王國,從此展開了伊斯蘭勢力在伊比利亞半島中南部(穆斯林稱這片土地為阿安達魯斯(Al-Andalus),意為「西方之地」)將近800年的統治,基督教勢力則狼狽地退至伊比利亞半島北部的山區。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此後的幾個世紀,北方諸基督教王國為收復伊比利亞半島不斷與南方的伊斯蘭王國發生衝突,你打我我打你,互有勝負,但都沒有大幅改變伊比利亞半島的割據形勢。15世紀時,卡斯堤亞王國(Reino de Castilla)和阿拉岡王國(Reino de Aragón)成為伊比利亞半島最強大的基督教王國。兩國都是熱血份子,積極提倡和進行領土收復運動,惺惺相惜,遂一拍即合。1462年卡斯堤亞王位繼承人伊莎貝爾一世和阿拉岡王位繼承人費南度二世步入教堂齊說「我願意」—秦晉之好就此締結。他們兩人分別繼承王位後,兩國正式合併為一統的西班牙王國,收復伊比利亞半島的戰爭也愈演愈烈。1492年,西班牙趕走了南方最後一個伊斯蘭國家格拉瓦達王國(Reino nazarí de Granada),伊斯蘭勢力從此被排劑出伊比利亞半島。

同年,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西班牙開始大幅開拓美洲殖民地的資源(這絕對是美洲大災難)。大量從美洲奪取的資源和財富,源源不絕的運送到西班牙本國,使得西班牙迅速強大起來。卡洛斯一世作為伊莎貝爾一世和費南度二世的外孫和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孫子,他所繼承的西班牙王位,統治著伊比利亞半島和美洲殖民地外,還佔有南義大利、西西里和北非多個城市,是一個名副其實強得沒話說的「日不落帝國」。

卡洛斯一世(查理五世) 圖片來源:ABC España
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一世(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五世)
圖片來源:ABC España

宗教改革的衝擊—哈布斯堡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讓我們把話題拉回到這位卡洛斯一世。卡洛斯一世在位時,哈布斯堡家族的權力幾乎達至頂峰。他除獲得西班牙王位外,更從祖父馬克西米利安一世那裡繼承了德意志王位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頭銜(即英譯的查理五世 Charles V,德譯的卡爾五世 Karl V),獲得了哈布斯堡家族在歐洲的領地如勃艮第(Burgundy)、法蘭德斯(Flanders)、米蘭(Milan)、蒂羅爾(Tirol)、盧森堡(Luxembourg)和奧地利(Austria)等地。自知擁有如此強橫的實力,卡洛斯一世也雄心壯志起來了。他玩起國際博弈遊戲來,欲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財富,並以對抗東方奧斯曼帝國(Osmanlı İmparatorluğu)的威脅為由,企圖聯合所有歐洲的基督教國家並置於哈布斯堡的領導之下。

然而,往往是時勢造英雄。當時的歐洲局勢,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他的野心會失敗。因為,基督教迎來了第二次而且也是規模最大的分裂—宗教改革(Reformation)爆發了。

其實,早在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位時期,宗教改革的計時炸彈就已經埋下。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歐洲擴張勢力時,借助德意志商人富格爾(Fugger)的財源支持。富格爾不但為馬克西米利安一世提供競選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經費,也在解決很多政治問題和實現聯姻關係時,富格爾都是馬克西米利安一世不可或缺的助力。富格爾政治投機,也選對了對象,富格爾家族從此成為了哈布斯堡家族最大的債主(哈,但哈布斯堡家族也從來不怎麼還錢,這個富格爾家族家族也因此破產收場)。由於得到勢力日漸龐大的哈布斯堡家族在背後撐腰,富格爾膽子也相應大起來了。他開始利用天主教的腐敗歛財—售賣贖罪券(Indulgence)。

卡洛斯一世時期的哈布斯堡帝國在歐洲的統治範圍(1547年) 圖片來源:By edited by Sir Adolphus William Ward, G.W. Prothero, Sir Stanley Mordaunt Leathes [Public domain 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卡洛斯一世時期哈布斯堡家族在歐洲的統治範圍(1547年)
圖片來源:By edited by Sir Adolphus William Ward, G.W. Prothero, Sir Stanley Mordaunt Leathes [Public domain 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利用基督教教義中的原罪及人們渴望得到救贖和洗刷罪孽的心理,售賣贖罪券是歛財的好技倆。當時教廷腐敗透頂,教廷上下透過售賣贖罪券歛財,甚至連教皇也默許贖罪券的存在。此舉使很多人對教廷徹底失望,進而動搖了天主教在歐洲的權威。1517年,教士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提出的《九十五條論綱(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算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草。對這篇振振有詞的論綱,歐洲社會回響極大,爆發了對教廷的抨擊和示威。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很多領地也紛紛改信了新興的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

卡洛斯一世被教皇加冕為意大利倫巴底國王,哈布斯堡家族堅負起保護天主教的責任,以對抗新教勢力。這下卡洛斯一世可真頭大了,因為新教徒問題並非是單純的宗教問題,在內其實混雜了複雜的政治遊戲,根本無法解決。他花了很多錢去進行外交策略工程,但到最後他不但無法統合歐洲,他甚至也無法駕馭神聖羅馬帝國境內日益壯大的新教徒。位於帝國北面的尼德蘭(Nederland,低地國)(富格爾最先販賣贖罪券的地方)更因此爆發了嚴重的教派衝突,三十年戰爭(Thirty Years’ War)結束後正式脫離哈布斯堡的統治(就是荷蘭的前身)。

哈布斯堡持續與新教徒對抗,卻始終無法解決德意志地區新教徒的問題。事到最後,晚年的卡洛斯一世只好於1556年放棄奧地利大公爵位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帝位並傳給弟弟費迪南一世(Ferdinand I),而西班牙王位則傳給兒子菲力普二世(Philip II)。德意志和西班牙統合於單一王朝的鴻圖大計破滅,哈布斯堡家族自此分家。這個家族在歐洲的統治逐漸走向衰落。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1 - 1714) 圖片來源:Athanasius Contra Mundum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1 – 1714)
圖片來源:Athanasius Contra Mundum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覆亡

雖然美洲大陸帶來巨大財富,但歷代西班牙君主的外交政策,包括競逐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經費、與法國的爭雄以及處理土耳其向歐洲擴張的問題等,使西班牙背負沉重的經濟負擔,國力衰退。西班牙就像個暴發戶,不懂理財,只懂花費。國家沒有活用開發殖民地帶來的巨大利潤去發展國家經濟。王室貴族揮霍無度,窮奢極奢 ,國家入不敷出。加上西班牙哈布斯堡君主們的統治政策不利國內情勢發展,一向所向披靡的「無敵艦隊(Armada Invencible)」又敗於英國海軍(那麼英軍是「更無敵艦隊」?),西班牙在歐洲逐漸淪為二等國家,錢也花光了。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已是風雨飄搖了。

1700年,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絕嗣,最後一位國王卡洛斯二世(Carlos II)臨終前指定有法國波旁王室(House of Bourbon)血統的甥孫菲力普五世(Philip V)為繼承人。這位菲力普五世是早已成為歐洲霸主的法國波旁王朝(Bourbon Dynasty)國王路易十四(Louis XIV)的孫子,如果他順利繼位,那麼西班牙的統治權就會從哈布斯堡家族手中轉移到波旁家族手中,路易十四的勢力將會進一步擴大。統治奧地利(Austria)的哈布斯堡王朝則認為西班牙應該由哈布斯堡家族的奧地利大公卡爾六世(Karl VI,即查理六世 Charles VI)所繼承,以圖阻止家族失去西班牙。兩邊都不相讓,武力就成為最後的解決方法—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爆發(1701-1714)。不過,這次可不只是西班牙的家事,歐洲列強也趁機選擇了支持的陣營,捲入這場戰爭以圖獲得政治利益,甚至連西班牙王國內的卡斯堤亞王國和亞拉岡王國也出現敵對狀態。

曠日持久的戰爭不但勞民傷財,奧法兩國不得不停止打仗。和約締結,從此西班牙本國及其廣大殖民地落入波旁家族手中,而西班牙在歐洲的其他領地則落入奧地利手中。法國波旁王室雖然奪得了西班牙王位繼承權,但和約也規定法國不能與西班牙合併。雖然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本身取得了很多西班牙在歐洲的領土,但也代表哈布斯堡家族的勢力自此退回中歐一帶。然而,法國和西班牙因為處於「同一屋簷下」,兩國關係緊密起來。隨著兩國成為牢固的「家族盟友」,以及位於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北方—擁有選王侯資格的普魯士王國(Kingdom of Prussia)的掘起,哈布斯堡家族掌控的奧地利和神聖羅馬帝國也開始出現很多憂患,而且他們也面臨與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一樣的絕嗣危機……

【待續】

One comment

您的留言